收起/展开
楼主: gew1627
查看 52250 回复 146

[散文] 沈园

[复制链接]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1-5 16:50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1-26 18:00 编辑

       同学聚会前,征集文稿,编为《难忘南开》一书,《失落》一文也收录其中。同学读后,有的感觉很好的两人,不能成就,十分惋惜。有的在微信发了感想,附录于下。其中的真名实姓全用字母代替。

WG[初心失落校园中]有感
      人类有三大难题
      一是生命之谜,即为什么活着?
      二是死亡之谜,灵魂有无?
      三是情爱之谜,追逐美满姻缘之奥妙
      几天来,看文集,大胆描述大学情感的文章仅有WG的[初心失落校园中]。此文不但独特,而且情真意切,突破文集中无人谈情感的禁区,大胆抒怀。累累男儿情愫,更兼诗情画意,荡气回肠,令人回味,令人断肠,是文集中极品,又出自于数学大家之手,忍不住反复阅读。尤其文中的 T,我一开始就猜出是谁,但是,不敢冒失。终于,文集中一首诗揭穿谜底,水落石出。
我欲游五岳,
泰山最尊高。
登临岂畏远,
爱景足自陶。
那就是她了。提起她,我们接触极少极少,但她对我有一段极其珍贵的教诲,记忆犹新,至今不能忘怀!

点评

microchaos  最近貌似您想得偏多了一些。情绪放松一些吧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发表于 2017-11-6 22:34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1-14 14:1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1-14 14:20 编辑

      (引文续)
      那是在盐山县四清的一个春季,运动正处于阶级复议,每一位工作队员手里都一大摞表格填写,内容是每家每户解放前三年家中经济情况:无非是几口人,多少土地,几头牲口,是骡子还是大马。当时小毛驴也算是生产资料。
      报表材料,上级限期完工,苦了我们这帮笔杆子,白天要上工,和社员同劳动,傍黑,饭后填写表格,最受罪的是缺觉,困得迷迷糊糊,趴在桌上,边写字,边打盹。猛一惊醒,拿笔的手还在书写一头驴,两匹马。这还没有完,队长进屋召集工作队开会,连夜传达县委四清工作精神。桌子上放着一盏煤油灯,担任队长的河间干部刘占一就着亮儿,拿着稿侃侃而谈,旁边年老的牛队长毫不在乎地打着盹儿,时而睁开锃亮的小眼睛补充两句。工作队员,包括大学生们,全都蜷缩在土炕犄角旮旯,低着头不知是听讲话还是打盹儿。T就坐在我的对面炕头,睁着两只大眼睛,毫无倦意。疤瘌眼的退伍军人林秘书居然打起呼噜,老牛故意大声怪叫:枕头!枕头!睡着了!嬉笑一阵,瞌睡没了。
      这时刘队长话锋一转:有的人有私心杂念,阶级斗争如此剧烈,还想入非非,琢磨乱耐(恋爱),人家女方根本没那意思,还死皮赖脸。说完,鄙夷的眼神向我狠狠地瞄了好几眼。我大脑轰地涨大了,脸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转进去。幸亏屋子灯暗,大家迷迷糊糊,也不知道说谁。除了知道内情的工作队的李叔棉朝着我露出怜悯的眼神,其他人不很在意。要不然我就得一步串到门外去。因为这是说我。这丑出大了,全世界都少有的大笑话。刘队长口气缓了缓:其实,半大丫头半大小子谈乱耐(恋爱),这很正常,到了岁数了,男的想这事,人家女方也想这事,没人说啥。问题是人家女方根本没这意思,你就不要死追不舍,那就要出大丑了。刘队长还要说下去,牛队长看看我低着头,脸红得都发紫了,赶紧拦住话头:行了,行了,别深说了,点到为止,点到为止吧!
直到散会,我都晕头晕脑,脑瓜乱七八糟的,时而一阵轰鸣,时而一片空白。会散了,人走了我都不知道,两腿软软的站不起来。
      只见T已经出了门口,又折回屋里,楞楞的看着我,满脸是鄙夷和不屑却又带着一丝怜悯说:         你呀!JYC!看你不傻,怎么那么笨呀!
      我抬起那张羞愧的脸说:你也知道啊?
      T回答:知道。你呀你不明白。你追求一个人,你了解人家吗?人家了解你吗?人家对你根本没好感,没印象,你就陷得那么深。你说你笨不笨?你说!
      我迟疑的点点头。
      T又说:人家根本没看上就不要再死皮赖脸。其实,你这人很不错,长长本事,了解自己再了解对方,你会觉得这不是难事。你不是笨是什么呀?
      真的吗?!我真的还有救?!
      真的呀。改变你自己,你会成功的。
      谢谢你,谢谢你。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1-28 15: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2-2 16:04 编辑

毕业50周年同学聚会
2017年,1013中午
      金秋十月,我们数学系62级同学聚会于北京农学院,纪念毕业50周年。
      座谈会上,大家回首往事,恍如又回到求学当年,青春年少,意气风发。一幅幅旧时照片,让我们心情激荡;一桩桩旧事重提,让我们笑逐颜开。听到同学病中的消息,我们唏嘘不已,感动身受;知道同学的别后成就,我们由衷高兴,纷纷祝贺。深深的同学情洋溢在二楼的会场。
      聚会期间,我们游览了京郊雄伟的水长城。长城蜿蜒在高山之上,又跨越深谷中的流水,蔚为壮观。仰望长城,我们为古代中华民族抵抗外来侵略的决心和毅力深深感染。我们也参观了奥林匹克公园,与‘鸟巢’和‘水立方’亲密合影,为当代中国人民的巨大创造力感到骄傲。
      相聚的时光总是感到短暂,分别的时刻很快到来。祝每位同学归途顺利,健康长寿。南开百年华诞时我们再相会于母校。
      莫道归去人相远,天涯知己是同窗。

同学相聚
        相聚时短别后长,燕山秋老菊花黄。   
     莫道归去人相远,天涯知己是同窗。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 16:10 |显示全部楼层
                                                            

                                                             送显谟返澳  
                                                             2017,10,16
     今晚,专程回国参加同学聚会的显谟同学回澳洲了。
     显谟行前,京津部分同学在他就榻的速8酒店为他饯行。席间,畅谈毕业后同学相逢的故事,成家过程的曲折,油田实现计算机控制的历程,生动有趣,笑声不绝。
    下午3点30分,我们看着显谟离开朱辛庄,消失在京昌道,又将远去南半球,祝福他一路顺利。
    参加饯行的有昭娟、佩文、书俊、媛、明敏、喜江、书阁、舒强和我。后喜江因家中有照料孙辈的例行任务,驾车载舒强先行离开,所以在速8酒店前的临别留影中仅有8人。
    显谟挥手告别时,期待大家两年后在母校再次见面。希望到那时有更多的同学相聚于海河之滨。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7 16:24 |显示全部楼层
天津访故友
    2017,11,12
       十月聚会,韵和芝两位天津同学因健康等原因未能参加,大家十分牵挂。慧同学即将离京赴美,一去经年,相见不易,有意专程探望。喜江同学获知后,决定约请几位同班同学驾车一起前往。
       今晨,慧、瑗和我约在马甸桥南集合。瑗家远,慧特意在附近买好早点,让孙瑗在街边背风处匆匆用餐。我见到,笑言:“马路边吃东西,好像是要饭的!”她们不生气: “就是要饭的,又怎么样呀?” 不久喜江车到,我们迅速上车。喜江打开导航,在“小曼” 的指引下迎着晓色一路东去。
       过杨村,越运河,进天津,几经折返,终于到达泰兴南路兴旺北苑,韵同学已等候多时。她家在众多楼宇中的一幢楼房底层,因喜好清静,除时常去照料她年长的兄姐外,很少外出。有朋自远方来,又是当年同级同班的旧友,更加是不亦乐乎。她捧出了许多略显发黄、但保存完好的黑白照片给我们观看,不少还是50多年前求学时的旧照。她细心地将相片分成几组,凡东北农场时的相片,先给慧和瑗,因为她们曾在那里一起劳动过,又一起到沈阳任教。韵是T的密友,有不少T当年的相片,也归整为一组,先请我细看。逝者已去,音容宛在,我是感慨系之。因振慈同学已先期订餐,并已在饭店等候,我们不能在韵家久留。但三位女同窗总有说不完的话,叙不完的旧,久久不愿离开那套宽敞整齐的居室。
       接着去探望芝同学。她在两年前因摔倒骨折,行走不便。幸好女儿家不远,常可回家照料,有时也请保姆协助。韵说她去过郭家,但不认路,不能充当向导,只得又请“小曼”指路。到楼下,由三位女同学扶下行走不便的芝同学。上车后,一路开到鸿运顺楼下。
       这时振慈在楼上已独自等候数个小时。虽然上月我们在北京聚会时和她见过面,但在天津重逢,也是一样的高兴。边用餐,边叙旧,同学往事,异国见闻,文革辛酸,人生历程,生活感悟,儿女琐事,陈年“恩怨”,几乎是无所不谈。从中午到下午四点,言犹未尽,意犹未了。但是京津路遥,到了必须彼此告别的时候了。
       喜江开车,先将芝送回居处。我们上楼,和她的老伴朱先生见面寒暄了一会。朱先生年逾8旬,听力欠佳,但精神很好。祝愿他们身体长健,晚年安康。
       振慈已在饭店下离去,并告知我们已经到家的消息。之后又送韵到小区门外,我们就在暮色苍茫之际告别天津了。
深秋昼短,很快夜幕降临。进京安检,车辆缓缓爬行,花费了不少时间。回到马甸桥,北京城已在夜黑与灯火之中。时候不早,决定在桥边小店吃过兰州牛肉面再各自回家。店中,见大海碗容量不小,每人一碗难以胜任,就又回到同学时光:买三碗,分四份,各取所需。对我们的食量而言这是恰到好处,吃完回家,也不用惊动家中老小了。
                     天津访同窗
                    晨寒驱车津门去, 故友寻访闾巷间。
                    韵融居室常喜静, 毓芝拄杖步履艰。
                    旧影数帧思往事, 酒楼半日话当年。
                     归来分食三碗面, 万家灯火古城边。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3 15: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2-25 17:34 编辑

秋日造访文生家
2017,11,15
      下午又在马甸桥会合,去探望已故高文生同学的太太秀芳女士。
此行是在看望融同学时定下的。当年韵、慧、瑗和文生及杨女士都是东北鹤岗农场的场友,文生与秀芳女士结为伉俪,韵有搭桥之劳。听说秀芳女士身体欠佳,慧与瑗有意去探望。我和喜江,不仅与文生同班,而且62年男生由主楼迁到11宿舍楼时,正好同住楼上东头一室,所以决定与她们一同前往。自然,寻访杨女士的新居,还得借助喜江的车驾。
      由西门入北航,很快到了不远处一幢住宅楼下。杨女士慢慢迎下楼来,我们一起进入她不算宽敞但十分整洁的家中。文生刚去世不久,我与世坤等曾到过她北苑的家。已经十年了,她居然还有印象,说我比以前胖了些。喜江是初见,当知道是文生的同班室友时,杨女士很高兴。瑗提前告知了我们的到来,所以她预先作了准备。但是大家叙说往事间,自然无暇品尝她备下的水果。我们将一册《难忘南开》赠送给她,其中虽没有文生本人的文稿,但有他年轻时的身影,且金冷、世坤、有群等回忆长征及东北时光的文字中对他多有描述。我们告知她文生在南开时的一些往事,自然也说到‘二班的力量链中,仁海能让雨发立正,雨发能让高六立正’的种种趣事。
      慧和杨女士更有说不完的鹤岗旧事。在农场时她俩同排同班,还是互帮互助的“一对红”。说起当年冰雪天两人到室外打水,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打水,原本应该是将水桶挂在木杠中间,两人将杠子放到肩上担着走。但两个女孩子,一个来自北京,一个长在上海,怎么也无法将杠子架上肩膀。于是,只能将木杠放在臂弯里,一路架回住地,咣里咣当,最后一桶水成了半桶。
女士们在一起自然有她们私密的话题,而且她们还要两两悄悄地说。先是杨女士和慧在厨房说,后来又和瑗单独说。在她们开小型秘密会议时,剩下的的三人就闲谈。每到这时,喜江很自然地说到她老母亲曾经在在中南海为周恩来秘书当保姆的事。她母亲曾多次见到邓颖超。当知道喜江在南开上学时,邓曾夸奖:很好呀,总理也在南开上的学呀! 对此,喜江老母亲感到特别自豪。然后喜江就说到他自己引以为豪的三个女儿。小女儿(现在美国)属于“超生”,小时候两个姐姐常“欺负”她,说她是“多余的”,老三很委屈,就哇哇大哭。稍大一点,两个大的上学了,夏天拿着凭证去领取油田发放的“降暑冰棍”,任务就落在老三身上。老三很小,背着一个可以盛放冰棍的保温瓶,和她个儿差不多高。喜江妈妈就在窗口看着小孙女一步一步地走远。喜江说,“日子长了,发放冰棍的师傅,也认识了,只要看见两只小手扒到窗口上,就知道我家老三去了。路上有个小房子,我老妈没法做到全程监控,但是感觉老三回来时从小房子后面经过的时间比正常走路慢得多。后来发现,老三是每次在小房后面先吃了一根冰棍才回家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到了告辞的时候。这时我注意到南边窗外,在晚秋的斜阳里一树黄叶呈现灿灿的金色,很美,但也多少呈现出岁月流逝的苍凉。
      难得相聚,总得合影留念。然而楼下通道窄狭,对面就是陈旧的平房,没有好景可取。后来请了附近一位平房居住的师傅,以喜江的豪车为背景,留下了主客五人的合影。出北航时还是请“小曼”指路。但车到北门不远,“小曼”让左拐,喜江不听指挥,不和“小曼”说话了,直接到了北航北门口。交卡,门口岗亭收费的小姑娘伸手举出一张票据,“十块!” 喜江取出10元,送到岗亭窗口,不经意间没取票据,却将钱拿了回来。门口的横杆自然是不给放行的。后来我们开玩笑说:喜江呀,你一个老头子要蒙一个小姑娘还是不行呀。人家小姑娘是认得钱的呀!

访故友文生家
室外斜阳秋色老,故友相逢话年少。
五十年来多少事,西风叶落蓟门桥。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6 10:05 |显示全部楼层
秋日造访文生家
2017,11,15
      下午又在马甸桥会合,去探望已故高文生同学的太太秀芳女士。
此行是在看望融同学时定下的。当年韵、慧、瑗和文生及杨女士都是东北鹤岗农场的场友,文生与秀芳女士结为伉俪,韵有搭桥之劳。听说秀芳女士身体欠佳,慧与瑗有意去探望。我和喜江,不仅与文生同班,而且62年男生由主楼迁到11宿舍楼时,正好同住楼上东头一室,所以决定与她们一同前往。自然,寻访杨女士的新居,还得借助喜江的车驾。
      由西门入北航,很快到了不远处一幢住宅楼下。杨女士慢慢迎下楼来,我们一起进入她不算宽敞但十分整洁的家中。文生刚去世不久,我与世坤等曾到过她北苑的家。已经十年了,她居然还有印象,说我比以前胖了些。喜江是初见,当知道是文生的同班室友时,杨女士很高兴。瑗提前告知了我们的到来,所以她预先作了准备。但是大家叙说往事间,自然无暇品尝她备下的水果。我们将一册《难忘南开》赠送给她,其中虽没有文生本人的文稿,但有他年轻时的身影,且金冷、世坤、有群等回忆长征及东北时光的文字中对他多有描述。我们告知她文生在南开时的一些往事,自然也说到‘二班的力量链中,仁海能让雨发立正,雨发能让高六立正’的种种趣事。
      慧和杨女士更有说不完的鹤岗旧事。在农场时她俩同排同班,还是互帮互助的“一对红”。说起当年冰雪天两人到室外打水,好像就发生在昨天一样。打水,原本应该是将水桶挂在木杠中间,两人将杠子放到肩上担着走。但两个女孩子,一个来自北京,一个长在上海,怎么也无法将杠子架上肩膀。于是,只能将木杠放在臂弯里,一路架回住地,咣里咣当,最后一桶水成了半桶。
女士们在一起自然有她们私密的话题,而且她们还要两两悄悄地说。先是杨女士和慧在厨房说,后来又和瑗单独说。在她们开小型秘密会议时,剩下的的三人就闲谈。每到这时,喜江很自然地说到她老母亲曾经在在中南海为周恩来秘书当保姆的事。她母亲曾多次见到邓颖超。当知道喜江在南开上学时,邓曾夸奖:很好呀,总理也在南开上的学呀! 对此,喜江老母亲感到特别自豪。然后喜江就说到他自己引以为豪的三个女儿。小女儿(现在美国)属于“超生”,小时候两个姐姐常“欺负”她,说她是“多余的”,老三很委屈,就哇哇大哭。稍大一点,两个大的上学了,夏天拿着凭证去领取油田发放的“降暑冰棍”,任务就落在老三身上。老三很小,背着一个可以盛放冰棍的保温瓶,和她个儿差不多高。喜江妈妈就在窗口看着小孙女一步一步地走远。喜江说,“日子长了,发放冰棍的师傅,也认识了,只要看见两只小手扒到窗口上,就知道我家老三去了。路上有个小房子,我老妈没法做到全程监控,但是感觉老三回来时从小房子后面经过的时间比正常走路慢得多。后来发现,老三是每次在小房后面先吃了一根冰棍才回家的。”
      说话间不知不觉过了两个小时,到了告辞的时候。这时我注意到南边窗外,在晚秋的斜阳里一树黄叶呈现灿灿的金色,很美,但也多少呈现出岁月流逝的苍凉。
难得相聚,总得合影留念。然而楼下通道窄狭,对面就是陈旧的平房,没有好景可取。后来请了附近一位平房居住的师傅,以喜江的豪车为背景,留下了主客五人的合影。出北航时还是请“小曼”指路。但车到北门不远,“小曼”让左拐,喜江不听指挥,不和“小曼”说话了,直接到了北航北门口。交卡,门口岗亭收费的小姑娘伸手举出一张票据,“十块!” 喜江取出10元,送到岗亭窗口,不经意间没取票据,却将钱拿了回来。门口的横杆自然是不给放行的。后来我们开玩笑说:喜江呀,你一个老头子要蒙一个小姑娘还是不行呀。人家小姑娘是认得钱的呀!

访故友文生家
室外斜阳秋色老,故友相逢话年少。
五十年来多少事,西风叶落蓟门桥。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6 10: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2-27 15:49 编辑

                                                           洛阳访友 (1)
                                                  2017年12月13日

      今早8:30从郑州大学西门乘长途汽车来洛阳。一路高速,荥阳、义马迅速闪过,11点到洛阳站。买好回郑州的火车票(因返京车票已预订),后去凯旋路,访小峰。
                                                         洛阳途中
天寒云重日色昬,
黄土坡岭峡谷深。
此行不寻铜驼巷,
但访同窗向洛城。
       多方寻问,上楼到达叶家门前。敲门,先是无人应答,但有脚步移动的声音。“找谁?”
“老同学,老乡!”
       还是没反应,但知道有人在猫眼后向外观察。良久,终于开门了,老夫妇两人,有一种遇到不速之客的茫然。男的自然是晓峰同学,女的是他太太。五十年了,不告而至,那种警惕的目光也属正常。晓峰审视了一会,终于记起了我的名字,让到室内。当时他两正在用餐。时近中午,他太太提醒,快带我去食堂。稍晚,可能食堂没有饭了。
       因为要赶回火车站乘坐2:30东去郑州的列车,在叶家叙谈到1:30就匆匆告辞了。临行将《难忘南开》一册递到晓峰同学手上,期待他两年后能到天津和同学相聚。
       短暂的一见,知道他依然和老伴相守,很觉欣慰。友情还是同学的真,相守还是结发的淳。
                                                                     故友相逢         
故友居室何处问?
高楼层层入云深。
闻声猫眼相望久,
开门惊呼是旧人。
指点影集谁故去,
追忆年少情谊真。
终是结发知冷暖,
白头相守送黄昏。
      注:晓峰太太颇壮实,头发花白,一望而知是泰兴小城老年妇女的模样,晓峰本人则依然身板偏瘦削,头发乌黑。但他告诉我,那是染的,应该是很注意自身的仪容。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7 15:4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2-27 15:47 编辑

洛阳访友(2)
2017,12,13
      乘车到凯旋路,几经问询到达613所家属院大门口。院内楼宇众多,何处是小峰同学的家,还是无从觅处。打问几位年长者,方知叶家楼栋所在。站在楼下,“守门待人”,终于等到一位进楼的女士,告知在9层。上到9层,一共8家,又不知该敲响谁家门户。幸好此时有一位较年轻、身量不低的女士出现在电梯门口,可寻问叶家。此女士似乎有几分警惕,立即反问:
      “你找他什么事?你们什么关系?”
      还没等我说完,她就乘电梯下楼了,留给我些许的失望。
      听到一家门内有说话声,只得敲门,连连道歉后再问询,终于确知了叶小峰的居处。
      因是中午,小峰同学和他太太已快用完午餐,叶陪我去食堂,一边用餐,一边叙谈。我让他看了振慈、慧、瑗、尔晟等同学的短信,表达了同学们对他的关心与慰勉。他表示以前的事已经过去,不想多说,因为那不是愉快的追忆。我表示理解,但勉励他整顿心情,不要生活在曾经的阴影里。
      饭后回到他家,将一册《难忘南开》交给他。他仔仔细细翻阅起来。对其中的一些老照片最感兴趣,一再问我:“这是当年照的吗?我怎么不记得呢?”对照片中的同学,他能够记起名字的不多。我将手机中保存的一张两人合影给他看。他说,不知道是谁,一个也不认识。我说,“你连自己也不认识了?”他才有些回味过来。至于另一个人,我只好告诉他,那是李镛。“噢,小镛,有点想起来了”
      上楼前,我给他家所在的高楼用手机留了一张影,乘他翻阅文集时在他家里给他也拍了一张。临别之际,又请他太太为我俩合影,作为难得相逢的纪念。我邀请他母校百年华诞时一起到天津相聚,他没有拒绝。但因血压高,到时未必能成行。
      退休后的生活十分平静,很少出门,也很少与人联系。手机很旧,只能接听和打电话,还常常失灵,当然更不可能发微信。太太很关护他,督促他每天服用降压药物,外出提醒他多穿衣,该戴帽。“你看他,高压到220了,还不想吃药,还要等等看。又抽烟,不活动,还不听别人的话。”随即取出降压药,让他服下。我赶回车站时,他原想送我到附近的公交站,因他没戴帽子,在家属院门口,为他太太劝回去了。
      生活虽已平静,在他太太的心中总会留下一些芥蒂。闲谈中说起大一时光叶在初恋时对她的一往情深,他太太总是说:他是看走了眼!他是看走了眼!说到晓峰同学经常电话不接,她说,“有事打我的电话吧,我转告他。”
      每个人都期望生活中一帆风顺,但未必都能如意。遇到不如意时,最好的选择可能是退而求其次。推到重来,随后的结果常常离想望的前景更加遥远。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10 16:24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1-22 16:59 编辑

衡阳、郴州与韶关
2015,11,22-29
      应衡阳师院、湘南学院和韶关学院之邀,在一周里造访了三个城市的三所学校,作了学术报告,也游览了名胜风光,领略了城市风貌。三座城市分属两省,两座在湘南,一座在粤北,但相去不远。无论是从衡阳到郴州,还是郴州到韶关,坐高铁都是半小时的车程。城市离不开江河,衡阳在湘江之滨,郴州在郴江两岸,韶关则位于武江和浈江交汇后流入北江的三江口。湘江入洞庭湖而进长江,北江则是珠江的三大支流之一。所以以南岭为界,衡阳、郴州在长江流域,韶关则属珠江流域。
       追溯历史,一百五十年前,曾国藩曾在衡阳的湘江上训练湘军水师,屡败屡战,经十余年平定了并不太平的 ‘太平天国’。韶关则因上世纪二十年代孙中山两次在韶关举行北伐誓师而名留于世。郴州虽然在近代史上落笔不多,但是宋代词人秦少游的《郴州旅舍》,其中两句
                                  郴江幸自绕郴山,为谁流下潇湘去。
也提高了这座南国小城的知名度。
      我是11月22日傍晚离开北京的,那几天天气奇寒,行时又飘起大雪。次日天明过河南,道路两边田垄上、房舍上,甚至光秃秃的树干树枝上,全是皑皑白雪。过武胜关,进湖北境内,已不见雪花的踪影。过武汉,越巴陵,两边山岭起伏,杂树丛生,一片青绿,渐渐展示出南国的风貌。到衡阳是下午四点,就榻于衡阳市区的酒店。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16 17:5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1-22 17:04 编辑

1. 衡    阳
     衡阳,因在南岳衡山之阳而得名,也称衡州。但更有一个特殊的别号:
     雁城。
      这和华夏的文化有关。中国古代,对于离家远行长年在外的人,通信极度不便。望着年年秋来南飞、春日北归的大雁,有了请大雁传书的想象。以此,有了汉代苏武北海牧羊十八年、由汉使假称雁足得书而使苏武南归的记载,产生了唐代王宝钏苦守寒窑十八年、因请鸿雁传书而使夫妻团聚的故事。至于大雁南飞何处,在人们的想象中就是洞庭之南、五岭之北的衡阳了。王勃在《滕王阁序》中的诗句:‘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范仲淹的词作《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衡阳雁去无留意’,隐含了这样的想象。于是除了‘雁城’的称谓,‘回雁峰’之名也使衡阳城外的一座小小山峰增添了几许诗意。
      衡阳在湘江支流蒸水汇入湘江的交会处。老城在湘江之西、蒸水之南,扩展后的新市区则地跨湘江两岸,数倍于原先的衡阳城。老城区城墙早已不见,但作为湘南、粤北的中心城市,历来商业繁盛,至今仍是湖南的第二大城市。
      我们就榻的酒店在蒸湘路与常胜路交会点的西南侧,交通便利。对面就是一个长方形的街心公园,称莲湖广场。广场在南北向蒸湘路、莲湖路和东西向常胜路、解放路所围成的区域间。公园以池沼为中心,遍植观赏乔木,堆筑假山,且有平地,可供市民休憩、娱乐。我在晚餐后到广场闲步,灯影朦胧,微雨濛濛,感觉跨于池上的一座石砌拱桥颇有气势。步于桥上,可见四面高楼和不绝的车流。入夜,人影晃动,乐声阵阵,全是跳广场舞的中老年人
    离开广场,因为想要观赏湘江的夜景,就沿常胜路一直东行。穿过莲湖路、蒸水路、环城北路、和平北路,一直到达湘江之滨。这里应该是老城的区域,街道两边楼不是很高,也不是很新。在大街后有不少背街小巷,房屋陈旧一些,但小店小铺不少,夜晚还在营业。其中最多的是‘寄卖店’,几乎随处可见。有几条小街,白天应该是出售蔬菜和日常生活用品的地方。夜晚几乎无人,但路边还有一堆堆的菜叶,老鼠在街上东溜西串,好像对街道上下十分熟悉。它们钻进这边下水道,又从那边窨井盖下跳出来,就像在自己家里一样,自在而且随意。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22 16:58 |显示全部楼层

    一直向东,终于来到湘江边。江面很开阔,感觉比天津的海河还要宽一些。只是两岸高楼远没有天津多,也就不如海河有气派。石砌河岸上有栏杆,且有石阶可下到水边。但树木不是很多,景观略显单调。晚风阵阵,江水滔滔,江边的行人也很少。只在靠近解放路的岸边,有两个气枪摊点,竖着的木板背景前缀着一个个气球,供人练习射击,收取一点费用。但在我缓步来去湘江边的近半个小时内几乎无人问津。只有四五个女孩子站在江边,用手机自拍,留下她们与湘江水浪的合影。归途中,各条街道依然霓虹灯闪烁,行人来去不绝。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