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楼主: gew1627
查看 72798 回复 151

[散文] 沈园

[复制链接]

14

主题

7

好友

2798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13 10:4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2-21 15:42 编辑

      1943年忠烈祠落成公祭时薛岳将军曾说,:“抗战还在进行,牺牲在所难免。这总神位,特为今后为国捐躯忠灵而设,千秋万代,血食无替。”期待着后人对抗日先烈怀有永远的敬仰。一篇祭文更是体现了当年抗日军民的心声: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我中华民族崛起抗倭之神圣战争在总裁领导之下,举国奋袂,人人效死。我前线将士,莫不忠义奋发,亿万一心,以与强寇相周旋。四载以还,五洲瞠视,三岛震骇。最后胜利之必得,已操左券。而我成仁将士,以大无畏之精神,保卫国土,以最宝贵之生命,换取光荣。开创亘古未有之伟绩,尤为万代所崇敬。余忝总戎重,转战北东南各战场,目击成仁将士,前仆后继,视死如归之忠勇,未尝不肃然动容。而一念及浴血縻骨之壮烈,则又未尝不怆然出涕,不洧纪念,曷展素诚。乃请准中央,分颁钜帑。即就南岳,开地建墓,以安忠骸。而祠堂先后落成,永档大节,醵也!乃省名山片石,作万丈之光芒。浩气雄风,立千秋而不朽。精灵所积,蔚为国魂。仰止之余,当超顽懦。斯又岂止崇德报功已哉,是为记。
                   中华民国三十年一月第九战区司令长官兼湖南省政府主席薛岳撰文立石
      前人有言:墓依祠建,祠因墓显。名山忠骨,相得益彰。然而世界上很多事总是事与愿违。1944年,南岳沦陷,遭日军破坏;1949后,祠内许多民国军政要人题写的碑刻匾额大都在1953年到1956年被湖南省人民政府下令凿毁;19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后,南岳忠烈祠遭到红卫兵严重破坏,几乎所有的烈士墓都被挖掘殆尽,骨灰抛撒。一帮以抗日中流砥柱自居的人,干着与日军相同的损毁抗日遗迹的勾当,真不知他们是一家人还是两家人。由此想来,有人对日军的侵略屡表感激之辞,也并非事出无因了。
      如今忠烈祠得到了重修,是一件好事。不论是自觉也好,不情愿也罢,不再将抗日之荣光,据为一家之所有,总是一个很大的进步。但是另一方面 ,横过来竖过去,总是自己有理的那一套,因为史实不能永远掩盖,所以玩起来也不再那么得心应手了。至于要想使人淡忘那段陷历史于虚无的岁月,纵然有‘善心’,也不一定会有‘善果’。毕竟2018不会重复1918的故事。即使普通的游客,也会从忠烈祠享堂内那些英烈的石碑上注意到一个个简体的汉字,从而确认祠中的碑石,遭遇过历史的浩劫。至于挂在享堂中门上方的蒋中正先生所书题名匾:
                                                            忠烈祠  蒋中正
在1953年摘除后,为农家作剁猪草之用,到1982年才重新寻获。时过境迁,经重新油漆后已经回挂到享堂正门的上方,并由此生出许多关联的传闻。至于当年许多国民政府要人的题词,几乎毁弃殆尽,部分只能以复制品充数了。
      我们是下山时到忠烈祠瞻仰的,所以在后门处接近忠烈祠享堂的东侧下车入祠,循台阶拾级而下,最后到达大门处的牌楼。虽时间匆促,一路走马观花,但还是深为抗日英烈的惨烈牺牲所感动。真正地为民族、为国家求生存而献出生命,比起为‘解放’、为‘国际’这类不知所云的口号而‘你死我活’的内战流血,不止高尚千万倍。就在短暂的参观中,发现有些抗日英烈的石碑上竟然有 “198X年为XX省追认为‘革命烈士’ ”的介绍,留下了对忠烈祠动过手脚的明显痕迹。
天冷风寒,我们在忠烈祠牌坊处等候多时,上了交通车,回到山下。
      有人提出一个问题:自己对抗日的英雄以仇敌相待,不共戴天,又有什么理由对日本的靖国神社说三道四?这是值得每个人深思的,如果他还有民族良心的话。

14

主题

7

好友

2798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21 15:40 |显示全部楼层
                        (4)石鼓书院
25日下午因为要去衡阳师院作学术报告,只有上午三个小时可在市内游览一些公园。衡阳地处湘江畔,地形起伏,雨水充沛,所以有许多湖塘池沼。这些地方只要略加装点,就可以成为一个占地不多却很有韵味的街头绿地或市内公园。我们原计划去三个地方,西湖公园、石鼓书院和雁峰公园,后因时间紧迫,未进雁峰公园的门,只在门外经过时对园内小山有过遗憾的匆匆一望。
石鼓书院位于衡阳城北,在蒸水与湘江汇合处的一座临江小山上。山石耸立江中,左边是蒸,右边是湘,在山下汇合后烟波浩瀚,北向而去。山中有一石鼓,上听松吟,下闻涛声,或许这就是石鼓山得名的由来吧。
山以书院闻名于世,历史悠久,在宋代就与白鹿洞书院、应天府书院和岳麓书院并称天下四大书院。且就历史传承与当时影响而论,石鼓书院在当时列于首位。唐代李宽最早在此结庐读书,后来金榜题名,得中秀才,名显湘粤。宋代皇室两次为书院赐名,终于在石鼓山办起了真正的书院,开启了湖湘文脉。与此同时,作为湘南的一处临江胜景,修道的、崇儒的,各色人等也都会在这里寻找他们的栖身之地或攻书之所。更有官绅耆老在山上修建亭阁,为山河增色。如江边山崖上有一朱仙后洞,据说和南岳的竹仙洞相通,在唐代就有人在洞中栖息、修道。又如著名的合江亭也建于唐代,韩愈南贬曾登亭远眺,留下《题合江亭寄刺史邹君》一诗。此外,三国时诸葛亮视军衡阳,后人为纪念他修建了武侯祠;南宋末衡阳人李芾在潭州抗击元军,全家殉难,元代时为他建祠纪念。这两处祠宇后来都迁到了石鼓山上。
无论书院还是亭阁,随着王朝更替,总是屡兴屡废。书院最近一次劫难是1944年衡阳保卫战中的日军炮火,使湖湘第一学府毁于一旦。现在人们所见石鼓书院,是2006年后的复建。学校早就外迁,这里只是一处登高望远、游目骋怀的江山胜景,已经与教育全无关系。风光依旧,精髓已失。连现在所见的石鼓,也是近年刻凿的复制品。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