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楼主: 熙昌
查看 15427 回复 37

[随笔] 男女奇葩们的五味杂陈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21

主题

1

好友

2104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0-31 11:40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0-31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钱葡萄其实是有和赵土豆结婚的打算的。
    人都说,没有比较,就没有高低。钱葡萄从小到大就谈了这么一次恋爱,她无从比较,只是觉得赵土豆这人挺拧的,总有自己的小九九,老是不听她的话。所以她就像老师一样,总要想教育好赵土豆。可是她不知道,恋爱不是买菜做饭那么简单,两个人是需要更多精神交流的。钱葡萄是个好学生,更是个好老师,她自己提高了,对赵土豆的控制也更加地紧迫了。
    赵土豆其实还算蛮斯文的一个人,虽然有点小聪明有点蔫坏,但是人都不可能十全十美的吗。为了省钱,他租的是城郊结合部的民房。这个民房有两层,上下十间和院子里的两间都租掉了,房东只有在月底收房租的时候出现一下,平时都是自己住在虞城市里的。赵土豆算是比较早的租客了,所以房钱也相对优惠,一间20平米的二楼朝南房间收了他250块钱,水电另算。
    赵土豆不是本地人,但是刁嘴刁舌的也能讲一些虞城话。他为人挺热情的,楼上楼下的租户,还有隔壁几家的租户他都熟悉的,没事大家一起打打牌,喝喝酒的倒也挺乐呵。自从钱葡萄搬来以后,赵土豆就很少有得娱乐了。原因是钱葡萄怕他学坏。
    钱葡萄的理由很简单,你看跟你打过牌的那个魏萝卜,家里就在钱柳镇的稻香村,每天都有夜班公交车到的地方。可他和她的小女朋友还在外面租房住,没事天天牵着个哈巴狗遛弯,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人。还有那个和你喝过酒的秦甘蔗,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怎么一个女人又是喝酒又是抽烟的,还跟你们一班大老爷们打麻将,虽然没有听说过她有什么不轨事情发生,但是你跟这样的女江湖混,我是不放心的。
    赵土豆算是彻底收心了,其实生活就是这样,朋友来朋友去皆是随缘,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生活,一个阶段有一个阶段的朋友,只不过赵土豆的选择有点被动,他就慢慢地和他的朋友们疏远了,再说,他也有做不完的表和分析,工作上的事情他也挺忙的。他当孙冬瓜的小弟干的净是一些吃力费事又不怎么见成效无聊事情,所以他的主业是上班做分析表,副业还是加班做分析表。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长得难以计算,他和钱葡萄谈朋友多久,那么他的加班史也有多久,一次加班了却几根烦恼丝,他从一个满头黑发的青葱少年到现在的农村包围城市的秃头,也就是那么短短的几年时间。现在确切地形容他的发型的话,他就是李连杰版的《倚天屠龙记》里面的火工头陀的感觉,胡子喇渣,头顶光光,两鬓和后脑勺还留有一圈头发。
    钱葡萄有她自己的打算,她和赵土豆的钱是分开的,各管各的,赵土豆会定期打一些钱给家里,因为他父母在外地农村,没有太多收入来源。而钱葡萄也类似,只是她还有一个上初中的弟弟要她供养,所以她也感觉很有压力。
    钱葡萄和赵土豆两个人的生活其实挺简单,除了房租和水电,大项支出也就只有电话费了,其他的钱他们基本上都各自存着。
    年末的时候,钱葡萄提出要赵土豆今年去她家提亲,并且要给八万块钱和十六条香烟做聘礼,说这个是她们那里的规矩。赵土豆表示,去她们家提亲可以,但是八万太多了,而且他们明年也不结婚,是不是太早了些。
    钱葡萄和赵土豆吵了半天,都没有能够达成共识。这一次,钱葡萄感觉到了挫败感,也许这种挫败感是与生俱来的。她一直跟赵土豆说的是人家谁谁十六岁成人时的礼物是什么什么,她十六岁生日时收到的礼物是他父母给她生了一个弟弟。这个弟弟当初不但罚光了了她们家的家当,现在竟然还要她来供养,她感觉到很委屈。任何一笔超过一百块的支出对她来说都是一笔大钱,因为大学里的勤工俭学让她提前感觉到了生活的不易。她一直努力着,大学四年的学费是奖学金和学生贷款解决的。
    人家四年有的只有毕业证,连个学位都没有。她不光拿齐了,她还拿了双份,因为她自己通过自学考试四年,又拿了一个学士学位。
    在于钱葡萄看来,先天不足是可以后天弥补的。可是在和赵土豆的关系处理上,她这次真的有点没招了。
    而赵土豆想的事情是,万一钱给了,将来两人不结婚,能够全款退还吗?
    这是当然有答案,三个字,不可能。

103

主题

4

好友

2971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3 09:15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服,,,,,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头像被屏蔽

21

主题

1

好友

2104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4-11-3 10:58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该帖被管理员或版主屏蔽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4 08: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熙昌 于 2014-11-4 08:53 编辑

    孙冬瓜虽然是个博士,但是看他的履历,45岁,17岁开始参加工作。听说儿子今年都22岁了,在南京上大学。
   这个怎么算怎么都不对,所以我们的推论是博士是真,但是业余读的。因为我们公司的HR忽悠不了,有蒋榴莲在把关呢。那么他的本科,硕士和博士就都是夜校混出来的,这么说来,孙冬瓜的原始学历也就是高中或是中专,能够到现在博士这个程度怎么着也算是一个学霸,业余学霸。
   业余学霸的上四十年都在努力学习了,所以,后几十年就要开始乱来了,所谓四十不惑,他就是在李柚子面前彻底地迷失了。也许人就是这样,什么东西缺少,那就会对什么东西特着迷。他和郑蜜桃老夫老妻二十几年的情谊还真没有敌过李柚子的纤细白嫩小蛮腰,论年龄,李柚子也只不过比他儿子大两岁,这个当爹的人抢了儿子辈青年的女朋友,真TM不道义啊。你让如今的九零后们情何以堪。
   周丝瓜对孙冬瓜的恨估计是满深的,他总是不经意间透露孙冬瓜的种种不是,虽然不是详细地谈,但是无意中流露出的几句总能够让他达成目的。比如谁说孙冬瓜厉害,博士文凭,他就会说,他17岁就工作了,那个年龄博士毕业真是牛叉啊。然后等别人讨论孙冬瓜的履历,他就闭嘴不再多话。有人说孙冬瓜儿子真幸福,有个这么有钱的老爸,周丝瓜又会插上一句半句,说听说孙冬瓜在闹离婚呢,万一儿子跟了妈,这钱就都跟他儿子没有关系了。然后好多人问,为啥离婚啊?周丝瓜又正色的说,我也只是听说,作不得真的。然后有人就开始乱猜瞎掰了,当然更有人是见过李柚子和孙冬瓜一起去体育馆游泳的。其实大家都知道,周丝瓜的提醒只是一次又一次的强调而已。
陷入在温柔乡里面的孙冬瓜春光满面,都说男人四十一枝花,孙冬瓜这支花正开的红艳艳的,那些二十出头的小伙子也只能算是个花骨朵了,花苞而已。那这么说来,李柚子她就是一只小蜜蜂,在这个百花争艳的公司里选择了孙冬瓜这一朵奇葩开始吸食蜜糖。
    孙冬瓜的离婚可能也算是被动的,因为刚开始他就没有打算离婚,只是希望自己在平淡的婚姻当中享受一段不为人知的爱情罢了。哪知道弄着弄着,老婆郑蜜桃就开始去移动公司拉他的电话清单,然后指着李柚子的电话问他,这个一天联系八次,发上几十条短信的人是谁?
   孙冬瓜对于这样的指责明显是有预案的,先是说这个是一个哥们,失恋了,需要我去开解。
说完,他还颇表不满的说,这个电话公司也真闲,都要寄送电话清单上门了?
    郑蜜桃哼了一声,说,是我去拉的清单。你这个哥们如果实在太苦闷,我们一起吃个饭,我来帮你开导开导他。
    孙冬瓜心虚的应付着,摆弄着手机想对策。
   郑蜜桃接着就把话挑明了,那么那个和你网上聊天的,叫小奶柚的,也是你这个哥们吧?
   孙冬瓜脸刷时间就白了,他这才明白郑蜜桃是有备而来的。
    他很生气,生气的是本来就是一个成人间的私密游戏,这下被郑蜜桃质问得无从应对,在工作上的那些官话和套路一概无法用上。他只有低沉的嘶吼着,问郑蜜桃,你想干吗?
    郑蜜桃估计是自学过九阴白骨爪的,抢手机的时候不小心就露出了功底,孙冬瓜就是在此吃了大亏,双手被抓伤。本来也不至于要休息半个月的,一个是他比较好面子,不想让我们知道他的伤手,另外一个他也破罐子破砸了,干脆就带着李柚子到外面玩了一圈,像度蜜月一样。
    有人说,要是郑蜜桃不拆穿多好,干脆给点钱李柚子,让她离孙冬瓜远远的,也不至于闹成现在这样。当然说这话的人都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换谁知道自己老公有小三了能不激动的,人之常情吗!
    郑蜜桃跟孙冬瓜说,离婚,你净身出户。
    孙冬瓜说,儿子跟我,财产一人一半。
    郑蜜桃说,你坐初一,我坐十五,姐不离婚了,你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你可以找女人,我也可以找男人,咱俩以后谁也别埋汰谁了。
    他们俩的事情就这样拖着,他们的儿子小冬瓜谁也没有向着谁。只要生活费供应充足,这个家,他还是愿意回的,当然,不开心肯定会有的,毕竟这也不算什么有光彩的事情。可是年轻人吗,只要天不塌下来,这种小事睡一觉就忘了。谁在乎谁啊!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4 08:54 |显示全部楼层
    李柚子的家庭条件其实还不错。母亲以前是一家国营厂的宣传干事,人很活络。后来改制下岗后就自己做了一个家政公司,招了几个人,专门给人家装水龙头通马桶之类的,当然,也做婚姻介绍和家政服务人员的介绍。门面挺小,功能挺全。她的父亲是一位老工程师,很资深的样子,每年要去印尼几个月,负责那边工厂的一些事情。一家人,小日子过得其实还不错。但就是这样一个小康之家的孩子,做了我们时下最常谈论的小三。
    按年龄来说,孙冬瓜和李柚子是沾不上边的,可事实总是机缘巧合,这两个人在一个公司,接触多了,就有了猫腻。
    李柚子一个月工资三千,化妆品一个月也差不多要两千,还要买衣服,逛街,和朋友聚会,一个月工资花完不算,家里还要赞助一些。
    她刚工作的时候还跟家里提出要买一个代步的汽车,也不要太好的,宝马Mini之类或者大众甲壳虫都可以。她妈给她的回答就是,妹妹,你这车一起步就要二十几万,三十几万的。我店里的工人要通多少个马桶才够你买一个汽车轮子啊。
    谈判失败后,李柚子就只能挤公交车上下班。公交挤了一周后,她就跟大学时候处的最后一个男朋友分了手,她认为,一个男人,如果连自己的女人工资都不如,那他还能谈什么潜力和未来呢。所以,果断分手。留下她的男朋友尤芦笋一个人在雨中漫步。
    尤芦笋大学里学机电一体化的,出来工作后算上加班,只有两千多,差了李柚子一大截。李柚子跟他说,她买个日本产的眼霜都要八九百块,换个大衣都要两三千,这样的消费以后我们是不可能有未来的,讲白了就不是同一阶层的,门不当户不对了。
    除了李柚子的问题,李柚子的妈也有要求,她要求李柚子的男朋友月薪不能够少于八千,当然自己做做小生意的最好。男方要在市里有房子,不用太大,百十来平米就行了,最好不要有房贷,然后男方不能够有太多的负担,父母是一定要有社保的,还有最好爷爷奶奶辈不要有什么大毛病的,当然死了的是更好。就是这么赤裸裸的条件。在李柚子看来,全盘接受,完全同意,因为她也是这么想的,只不过是她妈把她的想法具体化了,当然柚子妈还是漏了一条,李柚子还有一个条件的,要长腿欧巴,人要看着帅一点的。
    事实和理想总会有出入的,尤芦笋算是九零后的帅小伙,可是这个年龄的孩子若不是家里有老底,有谁能达到那么多条件,真要能达到这么多条件,会不会选择李柚子这样的女孩还是一个问题。
    所以少数服从多数了,孙冬瓜除了不是长腿欧巴,其他的条件都符合,而且对李柚子言听计从。跟李柚子在一起,他感觉自己都年轻了很多,无论是生理上的还是心理上的。
    俗话说得好,家的不如野的,野的不如偷的,孙冬瓜就是出于这种心理,偷情感觉是超级满足了他的所有需求,李柚子的翘臀明显占据了他所有的心里空间,他可以忘记老婆,孩子,工作,唯一不能够舍弃的是李柚子。他感觉到了年轻的美好。
    真的,当初和郑蜜桃怎么就没有这种感觉呢?这个难道就是爱情?
    不知道哪个谁说过,婚姻要有三个要素,经济,爱情和性。这三样东西,有任何两样东西,这个婚姻生活就会很美好了。
    她跟郑蜜桃,只有经济一条。爱情早就成了亲情,或者本来结婚的时候就没有过爱情,就只有亲情。至于生理上的,他都懒得搭理郑蜜桃,自从儿子出生后,他算是打了半辈子光棍,孩子总和郑蜜桃一起睡,然后正常的性生活也没有了,按捺不住的孙冬瓜虽然强行得逞过几次,但是区区几次就让郑蜜桃怀了两次孕,然后都做人工流产,郑蜜桃自此以后都恨死这事情了。慢慢地,孙冬瓜就成了一个有妻老光棍,没事就在自己的房间里看看书,学学英文啥的。夫妻感情淡了,但是文凭和证书考出来一大叠,这个也不失为是一桩奇事啊。
    偶尔的,孙冬瓜也出去打过野食,找过失足妇女,但是对于郑蜜桃,算是彻底断了念想了。
李柚子的出现,让他收获了他所认为的爱情,当然他也得到了他想要的。对于李柚子,他都感觉心疼不过来,她在他的心里就是一块宝玉,她说什么都是对,他都会去支持。
    其中他帮的一个忙是,请了人事经理吃饭,把李柚子失业的前男友尤芦笋弄进了公司做了电工班的班长,尤芦笋的工资也有了一个飞跃。
   李柚子对他说的,这个是她的学校校友,算认识,不算朋友,但是人家有困难,还是帮一把吧。
孙冬瓜觉得李柚子还挺热心,敬重更多了一分。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4 08:56 |显示全部楼层
    周丝瓜其实算是一个很有思想的人。他喜欢的东西很个别,能力也不错,但是能够跟他详谈相好的朋友却并不多。
     周丝瓜曾经感叹过,说现在的社会是个速食而没有信仰的社会。一个人一旦心里没有了畏惧,那么他做什么事情都会野豁豁了,会肆无忌惮,心无敬畏。他还埋怨说现在人的道德品质都在断崖式地滑坡。大家可以花高价给猫狗做美容,却不会对街道边的乞丐投以同情,人心冷漠到了极点。
     我说,这个也不能怪大家,现在的乞丐大都是假的,装病,装丢钱,装单骑车友落难,甚至还有带着小孩装死人的。
    周丝瓜说,这个不是道德滑坡吗,那些乞丐的道德到哪里去了?
我想也是啊,周丝瓜这个观点的确也算蛮独特的,一般人都是说老百姓的道德,他却关注乞丐的道德到哪去了?我倒从来没有想过这些。
    周丝瓜说他小的时候住在外婆家,外婆的屋檐下一直会有一个谷缸,只要有要饭的,外婆就施一小碗谷子,那时候的乞丐都是夫妻档,背上背着小的,手里牵着大的,家里遭灾了,出来讨口饭吃的。后来的乞丐就发展到要白米了,再后来的就是米也不要,只要钱了。发展到现在都要耍计谋演情景剧了,老百姓的同情和怜悯之心都被同样是来自老百姓的乞丐们都磨没了。屁民折磨屁民,大家相互自残,把自己一个个变成了急功近利而又麻木不仁的人。
    周丝瓜问我,你没有看过小说吗,什么林冲风雪夜上山神庙,宁采臣夜宿兰若寺,你看古时候有那么多穷人或是旅人的免费歇脚处。还有吕奎打老虎,武松打老虎的,这个说明人和自然多么的和谐啊,有那么多的野生动物。
    现在,凡是有点旧门古房的,当地都敢造上个几百套类似的,称之为古街,炒房产卖钱;山上有个小亭子的,都可以发展成为一个大庙收人门票钱。真正内心的信仰和敬畏都到哪里去了?
还有,现在野外发现只小鸟都说,这环境改善了,你不想想看,人家武松在山边喝个小酒都能碰上只大老虎,你说这个环境是古代好还是现代好啊。
    诸如此类的埋怨,周丝瓜从没有停过。他的确是一个有思想和有看法的人,无奈他身处此世,无力去改变什么。
    他只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和自己对话,想象着自己的桃花源。
面对现实,他总是碰了一鼻子又一鼻子的灰。对于李柚子,他有说不出来的好感,身虽近,可人家的心离他太远太远。
    双休的时候,周丝瓜会远行,走访一些附近省市的名山古寺,道观。他最喜欢的是苏城的灵岩山。这个地方以前据说是吴王夫差的馆娃宫,美女西施还常在山上的一处小水泡子里洗澡。现在山上有一个灵岩山寺,道风井然。
    周丝瓜常去灵岩山,静心,看人,想事情,然后吃上一碗素面下山。去一次,人就精神一次。
我说你有信仰?周丝瓜说不是。只是去了灵岩山,他感觉离信仰很近很近。周丝瓜十岁的时候父亲带他去过灵岩山,那个时候门票是一块。现在将近二十年过去了,门票还是一块(要烧香的人是两块),他说,在这个物价飞涨的年代,这样的坚持让他看到了信仰。
    周丝瓜所说的灵岩山,我也去过,香火真的很旺盛。比起那些动则几十,一百多块钱门票的大寺院感觉要好多了;比起动则要你烧几百块几千块高香的大和尚CEO控制的寺庙,灵岩山赢得的何止是人气,更是人心。
   我没有信仰,但是我和周丝瓜一样的喜欢灵岩山。真的,我也感觉靠近了信仰,没有了铜臭。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5 08:11 |显示全部楼层
    吴柠檬没有男朋友,但是他对周丝瓜是有好感的。
她也没有和周丝瓜挑明,但是日子就这么不咸不淡的过着。谁也不知道她的心思,特别是处在恋爱中的李柚子。
   不知道是为了替柚子妈的家政公司揽生意,还是想诚信诚意地为吴柠檬这个同事帮忙。李柚子让他妈帮吴柠檬留意留意,找个男朋友。
   不出几日,柚子妈就有了回音,说是通过她的筛选,手上倒是有几个合适的,有一个据说条件还相当的优秀,外企工作,是做电脑管理的,就是年纪偏大了一点,今年29岁了,不过她有相片,很不错,瘦瘦高高的,小伙子算得一表人才。不过现在男的大女的四五岁也算正常,毕竟城市人结婚成家都比较晚,男孩子大点,还懂得疼人。
    李柚子一看照片,扑哧一声笑出来了,不是别人,正是周丝瓜。
   世界就是无巧不成书吗,我们这个虞城就这么大,碰上了一个大龄的儿子没女朋友,换哪个家长都着急啊。相信周丝瓜的资料也是丝瓜妈在婚介所登记的。要不然周丝瓜自己想找,网上地方多的是,什么百合网啊,什么珍爱网啊,什么非诚勿扰上的都能报名了,也不用自己跑到一个小区的家政所去了。
   李柚子说,这个好,这个好,就选这个好了。她改天就约吴柠檬去和这个人见面。
   吴柠檬对相亲其实挺不情愿的,她觉得她还没有到找不着人嫁不出去的程度,所以她一直推辞。几次思想工作之后,李柚子说,你就当是陪我去看的,万一你看不上,我看上了,就当我去相亲了,反正大不了不成功,我不让我妈收你中介费就行了。当然,李柚子更没有对吴柠檬说,她的相亲对象是周丝瓜。
    地点约的是虞城的乌目山上。在山脚下兴福的索道口碰面,索道票李柚子买好了,三张。然后三个人山上去坐坐聊聊天啥的。
    周丝瓜妈给周丝瓜的信息量很小,周日上午九点,兴福索道门口见面,相亲。并且把李柚子的电话给他了。叫他自己联系就行了。
    周丝瓜看着电话号码想了很多很多。这个是他的第N次相亲,之前的都是丝瓜妈一手操办,基本上见面死一半。剩下的一些聊了几次后,入他法眼的女孩真不多,最后谈成朋友的就愣是一个没有。其实他也想找,可是就是没有他喜欢的那一款。
    他其实不用问他妈对方姓谁名谁,他都知道,这个人就是李柚子,因为手机号公司的电话本上有,他早就存好了,而且烂熟于心。不同以往的是,为了这一次相亲,他真的失眠了。他想不到的是,李柚子也要相亲,难道她跟孙冬瓜玩完了。还是李柚子也只是被家人所逼的一次任务。
他,彻夜难眠。
    见面前的情景是比较戏剧的,谁都有点小心思。吴柠檬想的是,看看也罢,说不一定她没看上李柚子看上了呢;李柚子想的是,成一对是一对,柚子妈的生意就是一个一个做的,况且他俩都做一样的岗位,一定有很多的共同语言吧;周丝瓜的想法是,不管怎么样,总算捞着一个和李柚子单独相处的机会了。
    事实上刚碰头的时候,大家还是有点小微妙的,吴柠檬和周丝瓜都有点讶异对方的存在。
不过尴尬归尴尬,谁也没傻到说相亲的话题,就当同事聚会一样,李柚子和吴柠檬坐一个缆车,周丝瓜单独坐一个缆车,一起上了山。
     上山之后的周丝瓜的状态完全不同,一下子就切换到了导游的模式。说这个虞山啊,原来是叫乌目山的,然后怎么怎么的,这个剑门有什么典故,这个对联是怎么回事,说得头头是道。吴柠檬认真地听着,浅笑着频频点头,李柚子些许有点不耐烦,但是还是隐隐地忍着,毕竟,成人之美善莫大焉。
    爬山之后,三个人还去方塔街吃了顿饭,周丝瓜买的单。然后互相说了再见。
   过后几天,都没有什么后续。周丝瓜和吴柠檬单独在办公室里,还是客客气气像往常一样。李柚子还是和往常一样跟孙冬瓜到处吃喝玩乐。
   周五下班前,周丝瓜给李柚子发了条短信,卖了一个冷幽默:柚子,恭喜你,上周相亲成功,我很喜欢你!
   短信后面还附上了一个玫瑰和一个心形的图案。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5 08:13 |显示全部楼层
    王番薯遇上难题了,真的是个大难题。
    其实对于他这样一个抠门的人来说,只要和钱无关,那么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可这个问题虽然和钱没有直接关联,但是也有莫大的间接关系。
    这天,王番薯早上上班的时候在离公司差一站的路上撞到李柚子和孙冬瓜,碰上就碰上吧。这个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就是李柚子在孙冬瓜车上吗,同事之间相互搭个车也很正常啊。可是,俗话说情到浓处方恨少,临下车时,李柚子还不忘给孙冬瓜一个香吻,这一切的一切,让王番薯看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有点愣了,虽然小道消息都这么传,但是当事实摆在你面前的时候,毕竟还是有一点愣神的,他一时也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站着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而李柚子和孙冬瓜的反应则较为自然,李柚子下车后继续走往公司的方向,孙冬瓜的汽车起步后继续往南绕弯子,他们两个人都把王番薯当成了空气一般,毫无反应。但相信王番薯那张吃惊的黑脸一定深深地刺伤了他们这个秘密的气球,至于这个秘密曝不曝光,就要看王番薯的表现了。
   王番薯这几天一直提心吊胆的,他怕的不是孙冬瓜的这个秘密会被公司的其他人知道,因为大家早就知道了。他担心的是,以后事情穿帮,孙冬瓜所迁怒的人一定是他王番薯,因为只有他这个人证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这么倒霉的事情怎么就让他给摊上了呢,他真的有点后悔今天出门没有多看看日历上的老黄历了,没有看一下吉和凶。
   传言的流传总归是要来的快一些的,关于孙冬瓜的艳事,王番薯也听了不少,以前只是当个笑话,听完算数。可现在这些东西听起来,就不是那么地好笑了,甚至还有那么一些些刺耳,让人感觉搞外遇的人不是孙冬瓜,而是他王番薯一样。
   王番薯是一个做事喜欢追求极致的人,他学英语的情况就是这样。他可以一天学几个小时,一下子坚持好几年。每天中午的时候他会蹲在凳子上,像打坐一样默默地自己跟自己用英语对话,一会儿他是John,一会儿他又是Lily,一个人扮演几个角色自问自答,问饭吃了没有啊?问今天天气好吗?下午要参加什么会议吗?一个声调粗,一个声调细,非常诡异的一场男女之间的英文对话就在他一个人身上发生着,感觉让人很惊悚,像乡村的师娘被上身了一样。
    为了练好英文,他下了很多苦功,甚至曾主动要求到一个做英语培训的外教老师家里去当家政服务人员,不要工钱,只要求那个外国人跟他多说话练英文,结果去了没有几次,就被那个外教老师的的老婆赶出了家门。对于家政服务,王番薯其实不怎么会做,只会拖地和洗碗,洗碗洗得让人看着就感觉不干净,拖地的时候更不能够让人满意,总是拎着个拖把一直追着外教的老婆说,How do you do. 让外教一家都很崩溃。
   英文成了王番薯的一桩心病,不看不说他就感觉一天就白过了。后来王番薯也去一些英语角,咖啡店找人练英文,时间长了,倒的确有了很大的进步。真的是功夫不负有心人啊。
   可是就在这一切都很顺利的时候,他碰上了孙冬瓜和李柚子的事情,就又上心事了。虽然他的头衔挂的是产品大客户经理,可是他只有上面领导,没有下面下属,光杆就他一个人,充其量他也只能算个资深销售员,而孙冬瓜却不同,亚洲区的财务总监,报告都是直接向总经理和外国CEO汇报的,这个职衔功能之间不差十级,也有八级的落差啊。再说了,孙冬瓜也不是一个大气的人,他挺记仇的。万一他不高兴了,自己还有那么多的出差啊,不合规矩的报销啊,都要经过他的手里在财务入账,以后别让孙冬瓜给自己小鞋穿,那么这个损失可就大了。钱啊,可就真是王番薯的心头肉了。
    王番薯怕孙冬瓜,孙冬瓜其实也在担心王番薯,两个人各怀心事。
    自此以后,王番薯见了孙冬瓜,一口一个孙总监,那个恭敬和尊重程度直逼孙冬瓜的下属赵土豆。孙冬瓜见了王番薯,也是喜笑颜开,一口一个,番薯啊,你来了啊。番薯啊,最近小伙子又精神了啊。番薯啊,最近的英文进步很快啊!
    越是这么客套,越是让王番薯害怕。他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了,别人一开始谈论孙冬瓜,他就会悄无声息地快快走开,好像那个小三就是他一样。
    人,有的时候不怕冷面相对,怕的是看不见深浅的笑脸。一个言不由衷的笑脸要比一个真诚的皱眉有的时候要坏得多得多,伤人于无形啊。何况是对于内心敏感而惜钱如命的王番薯呢。

0

主题

1

好友

1990

积分

小野人Rank: 1

发表于 2014-11-5 10:55 |显示全部楼层
赞,期待,继续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6 15:59 |显示全部楼层
    诸芒果要结婚了。婚礼没有定在虞城最好的五星级酒店,而是放在了乡下男方的工厂空地上,搭的木园堂,摆了大概有二百余桌。我们公司她请了原来的部门经理们和几个要好一点的同事。当然,总经理安道尔和开除她的人事经理不在其内。
    有衷心祝福,也有轧个闹猛的,也有凑了份子钱想吃回老本的。大家都想看看,土豪家的婚宴到底是如何的。
    土豪的孩子配土豪,门当户对。在我们这个小小的虞城里,其实本地的老板还是很多的,有的做得家大业大,足可以传上几代都吃不完了。有的做成了全国第一,也有的进了富豪榜的排名。诸芒果家虽然不算巨富,但也可以苟得小安了。人都说人以群分,物以类聚。听说诸芒果的婆家条件也很优越,比芒果家还要好。
    背后的揣测越多,越让李柚子感觉兴奋,她感觉,这样的人生,才是真正的人生,可以不为五斗米折腰,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还能住海边大别墅,开高档跑车。
    宴会厅的中央搭上了大舞台,知名的和不知名的艺人轮番上台表演,唱歌的有,弹琴的有,怎么热闹怎么来。据说光为这台晚会就花上了小两百万。
    婚礼用的是中式的,有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之类的桥段。李柚子看得入了神,说不一定心里也在规划着自己的婚礼模样呢。
    舞台的大荧幕上放着诸芒果和他老公的点点滴滴,两个人是初中的同学,后来男的出国留学了,女的在国内读书。好多年后,他们又联系上了,发现各自的内心都存在着对方,然后就开始恋爱,现在更走向了婚姻。
    双方的家长带着新人们到处敬酒,由于场子较大,大家吃了一场酒,他们就敬了一晚的酒。婚礼的司仪是苏城的一个苏州话节目主持人,气氛调配的相当好,有让人开心的过往,也有令人感动的今日。
    李柚子和孙冬瓜刻意的分坐在了两桌,但是可以看出李柚子眼神里的羡慕和嫉妒汹涌而出。
孙冬瓜由于要开车,没有喝酒,但是我感觉他醉了。心醉了。一个拿工资的人,和这样的土豪比起来,也只能够算是微不足道了。
    宴席散后,李柚子为了避嫌,特意和我坐的是卫青椒的车。孙冬瓜的宝马车X3在一排宾利和卡宴的车队中显得那么的苍白无力。车灯的光影把孙冬瓜的影子拉得好长好长,最后淡得跟这一片夜色混于一体。
    卫青椒的车开得不快,他一边开车,一边和我们唠着他的大学生活。说真正的爱情,不一定是铺张浪费,而是心与心的交融和双方一笑一颦的相互满足。诸芒果是幸福的,因为她两者兼得了。
前面孙冬瓜的车子转弯拐上了岔道,开得飞快。远光灯照在铺满夜色的乡道上,变成了一星点点。我用眼睛的余光瞟了一下李柚子,她甚至都没有朝孙冬瓜的方向看上一眼。她柔柔地抓住我的手臂,晃了晃说,番茄,你知道吗?诸芒果这样的婚礼,才是真的婚礼。有的时候,人投胎也是要讲技术的。
   卫青椒喋喋不休地在那里说着他和初恋女友在海边看日出的事情,李柚子已经蜷缩了身体靠在车窗旁边睡着了。都说业务部的女将们酒量都不错,想不到今天李柚子都醉了。可我知道,那不是酒醉,是心醉了。
    李柚子的电话铃声响了好几遍,她都没有醒。我和卫青椒都没有提醒她,虽然我们都没有明说,但是估摸着八成也是孙冬瓜打的。
    送走李柚子后,卫青椒非要拉着我去喝茶。喝茶就喝茶吧,山脚下的茶馆正热闹,人生鼎沸。我知道,这将是一个不眠之夜。
    不眠的人会有孙冬瓜,会有李柚子,更会有我和卫青椒。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6 16:02 |显示全部楼层
    单纯的孩子就会有单纯的感情故事,卫青椒是个单纯的中年男人,这样的单纯不再符合他这样的年纪,但是性格决定着人生,人的命运就是这么的奇怪。
    卫青椒跟我说,他想去上海工作了,因为,他在那里碰上了他的初恋女友。
    我说没有那么巧的事情吧。你们在东北读大学,后来分手后你出国读书,之后十几年都没有联系,也不知道对方去了哪里,你怎么会这么巧就遇上她呢。
    他说,他相信缘分。这个就是他的缘分,命运需要他去跟他的前女友相聚。
    我说,那你们又确定关系了?
    他说,没有,他只是在高速公路上隔着车窗看到她的前女友开车从他车旁边开过,车牌是沪A的,他也记住了。他估计那她现在一定是在上海了。所以他想换个工作,离他初恋女友近一点,这样还有一点机会。
    我说,你不是吧。人都没有确定是不是,就要想这么多了。你没有事情吧。
    卫青椒很亢奋,继续臆想着他和他初恋女友在一起后的日子会如何如何的美好。
    我给他的建议就一条,回家,洗洗睡吧。有什么想法,等你脑子清醒点再谈。
    我觉得我对卫青椒是有愧疚的,至少他真诚对我,跟我说所有的想法,可是我却在背后不止一次的怀疑他脑子是有问题的。至少这一次谈话算是一个佐证。
    人其实分很多种,有的人现实,有的人理想,有的人单纯,有的人单纯的像个理想中的人物,在现实中不应该存在一样,卫青椒就是这一类。
    我曾经给过他建议,说,你要离婚,你也得像孙冬瓜一样找好下家,然后外面的事情都搞得妥妥帖帖的了,你再离婚不行吗?
    他说他不愿意这样做,这个样子对冯山竹不公平,他也会感觉对不起冯山竹。所以他感觉早点了断了,对双方都好。
   在这一点上,我觉得卫青椒算是一个君子。但是,这样一个君子亲手毁掉自己一个家庭,让人也是颇感惋惜的。
   卫青椒的初恋离他家几条街,高中的时候是同学,后来上了大学了,青春的萌芽都出来了,卫青椒就一天一封情书,写了整整两年,才算追求成功。两个人在一起一年多一点,后来因为卫青椒要准备出国留学的事情,天天在那里看书,结果三个多月没有去陪初恋,初恋就提出了分手。后来卫青椒哭着挽回她,抱着她。她都是是淡淡地说,算了吧。
   我说,这个女孩可能本来就不喜欢你的,可能就把你当成一个姐妹了,要不然,有高中三年同学的情谊基础,你也不用再在大学里苦苦地追求她两年了,这一切都说明她要么是不爱你的,或者是不那么爱你的。现在你再去想她,也只能够怀念一下青春岁月了,不能够回到过去了。
    卫青椒说他不信,他要去搏一把,要不然,他下半辈子都会后悔的。
    我想说的是,四十来岁的人了,孩子都大了,还谈什么初恋,现实一点吧。真要能挽回,你出国前你就能够挽回了。
    卫青椒说,他当初抱着初恋,感觉身体在他怀里,但是初恋的眼神里就没有他了。离他很远很远了。
    人生就是这样,以往的东西再美好,也回不去了,与其这样,还不如好好珍惜当下。回忆就好好的珍藏吧。
    卫青椒一直念叨,人真的能够穿越就好了,我现在穿越回去,跟自己的初恋好好的,一定会很幸福的,至少要比现在这样要过得好。
    他越这么说,我就越觉得他得了抑郁症。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6 16:04 |显示全部楼层
    冯山竹其实算是一个有情有义的女人,离婚半年多了,她一直都在隔三差五的给我发发短信,了解一下卫青椒的近况。我也弄得挺尴尬,知道的不能说,能说的冯山竹也都知道。
    卫青椒虽然搬出来住了,但是每周六还是会回去看一下女儿小青椒的。有的时候会去吃个饭,或是出去郊游爬个山什么的。他和冯山竹依然没有太多的话,只是冯山竹一直对他带孩子出去爬山有意见,总说这样会耽误孩子学习。爬山太累了,回家后钢琴就弹不好,作业也要赶在晚上做了。冯山竹用的是题海战术,女儿小青椒被折腾得够呛。
    话说多了,两个人又要争执一番,每回回去,卫青椒总要生一肚子的闷气。他觉得一个一年级就过钢琴业余八级的女孩子,就已经很好了。结果现在冯山竹还给小青椒报了一个大提琴班。
    卫青椒看了,真是感觉心疼,小青椒拉大提琴,感觉孩子都没有大提琴大,在琴后面探出个小小的脑袋,吱呀吱呀地拉个不停,他感觉不是艺术培养,更像是家庭给予的劳动教养。一个人的兴趣如果不是内心发出来的,那就不是兴趣,而只是一个任务了。
    我对于他们的教育,不置可否。看着他们的孩子在人前表演钢琴,弹得那么地投入和熟练,我又有些莫名的羡慕。看着卫青椒说的那些辛苦,我又觉得该问问,这样做是否值得。人生总归是充满了无数的矛盾和太多的选择。
    其实冯山竹也有着自己的理想。她一直想自己办一个艺术培训的学校,专门给孩子培训钢琴和画画。她业余钻研过油画,她家里还专门有个画室,她女儿弹琴的时候,她就在那里画画,女儿弹错了音,她也能隔着房门听出来,所以这几年下来,她的造诣也不在女儿小青椒之下,琴啊画啊书法啊,凡是女儿在学的,她都练得不错。所以长久以来,她一直有个梦想就是要办一个冯式妈妈艺术培训班。银行的工作太累太枯燥了,她有点感觉厌倦了。她想抓住青春的尾巴看一下梦想的样子。
    可是这世间的事情都是这样,同样的事情重复多了,厌烦是正常的。
    卫青椒建议她,你要开培训班的话,最好去做做市场调查,看看别人怎么弄的,总结总结,别一下子出手了无法回头。
    冯山竹对于这样的质疑显得很不耐烦,她觉得女儿小青椒她都能弄得那么优秀,那弄个培训班的事也是同样简单的。她有自己的教育方法,你卫青椒哪里凉快哪里呆着去,别来妨碍我做事情。
    卫青椒很无奈,说冯山竹这个人就是折腾,弄来弄去铁定失败。你帮忙劝劝她吧。
    我说,你是她前夫,你都劝不听,我是她前夫的朋友,你说她会听我的吗?
    卫青椒叹了口气说,那就让她折腾吧,要不是女儿,我都懒得见她。
    其实冯山竹理想是大,但是并没有什么具体的步骤要去做这个事情。她的想法就是把银行的工作辞掉了。专职做教钢琴或是画画的。教钢琴的话现在一节课可以有100块左右的价格,一天就算8节课,就是800块,一个月算25天好了,也就是2万,顺带再卖卖乐器什么的,一个月不会比以前赚得少;如果再开几个画画班的话,一节课一人50块,小班10人一班,那一个班一节课的收入就是500块,一天开四个班就是2000块,一个月就是6万块。反正她怎么算,就是怎么赚钱,完全没有失败的可能。
    不过她好像忘了一件事情,这个只是她自己算的毛的收入。她还要付租房,请人的支出没有算呢。更关键的问题是,她一下子真的能揽到那么多的生源吗?
    我都不好意思跟她说,人家的事情总有人家的打算吧。不迈步子,永远不知道前方是什么东西。反正冯山竹也有些老底败败,一时半会也折腾不死。我还是多看看少说话吧。
    冯山竹说,人为爱好而努力才会有动力。她都失去了她最为看重的婚姻了,还有什么怕失去的呢,银行的工作外人看着挺美,其实也很累。她现在要为自己的未来投资,好好地经营自己的人生了。

0

主题

1

好友

1990

积分

小野人Rank: 1

发表于 2014-11-6 16:29 |显示全部楼层
赞,期待下文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4-11-7 09:21 |显示全部楼层
    沈葫芦是从农村地里走出来的孩子,即使年龄增长,但他对农村的那片天空还是很留恋的。如果说一个人有根的话,那么这条无形的根会陪伴一个人一生。你从农村来,你的依恋情节里肯定有开满油菜花的青色田埂,你从小生活在城市里,那么的梦境中总有一段小巷子口躲猫猫的记忆。人是有感情的动物,谁都有爱,憎,恨,怒,喜,各种心情在不同的坏境下总有不同的感受。
   沈葫芦现在居住在镇上,离市里不远,离我们公司也不近。你很难想象他的生活是如何的。总之他很怀念农村的大房子。星空下的小院铺满了夜光,喝着茶,微微眯着双眼躺在竹榻上,近有蟋蟀声远有蛙鸣,凉风袭来,幽幽一片青草香,好一个惬意的夏夜。可是这一切都不见了,城市的发展吞噬着那一片片黑色的沃野,现代化的钢铁怪兽把那理想中的桃花源逼近了一个又一个的小角落。
   沈葫芦的猫感觉都有灵性的,晚上他会想遛狗一样把它们放到小区旁的公园里,公园是新造的,亭台水榭齐全,配套很好。猫儿们就在这里撒欢打架,溜达完了,沈葫芦一吹哨子,它们又能够跟着回家。除了老死的猫儿,沈家的猫祖先的后代们基本上没有失散几个。当然,随着沈葫芦自学动物医学的成功,家中的母猫都已经被他结扎掉了。每到菜花开时,公猫们凄厉的叫声总能惹得小区邻居的不快,不过小区住户零散,入住率并不太高,所以沈葫芦的牧猫生涯得以延续。
    沈葫芦其实是不怎么吃鱼的,要吃也是挑鱼头吃。这个问题挺怪异的,曾经一直困扰着我。沈葫芦家里以前在稻香村的时候承包过鱼塘,他说他那时候吃腻了。天天在自家的鱼塘里钓鱼,小的扔回去,大的交给他爸爸老葫芦。老葫芦卖的卖,吃的吃,日久天长,沈葫芦对鱼感觉有点腻歪了。
    养猫其实是件简单的事情,至少猫比狗好打理,猫爱干净,能够定点处理排泄物。狗不行,总会自产自消化,这个是个问题。可是十几只猫,怎么说也算是个负担。沈葫芦十来天会去一次菜场,买很多鲢鱼尾巴,然后切成块,一包一包的放在保鲜袋里放冰箱保存。每次煮上两袋鱼块,拌上米饭,十几只猫就呼噜呼噜地吃上一顿。猫碗和人碗是一样的待遇,吃一顿洗一顿,也有专门的柜子放些猫玩具,球啊,猫抓板啊,应有尽有。
    我说,沈葫芦你上辈子是只猫妖吧,要不然,你家的猫怎么会像狗一样的听话。他说猫也有带头大哥的,控制住了带头的,其它的都听话。
    沈葫芦的眼睛不成比例的大,单眼皮,看着就像是两只猫眼睛,忽悠忽悠地盯着你。
    我跟他谈话不多,以前小学读书一个班,他坐第一排,我坐最后一排。他家住村子最西面,我家住村子最东面,再加上他有癫痫,不能玩一些剧烈运动,所以一学期都跟他玩不上几次。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成了我最熟悉的陌生人。见面点个头,连个招呼都懒得打。人生之中这样的朋友或是熟人太多了,我们都可以统一称为点头朋友。
    沈葫芦就是我的点头朋友。不熟,真的不熟。从没深谈过。
    这样的点头朋友,开口问我借钱了,我是借呢,还是不借呢?我是挣扎过两天的。后来在老婆大人的批准下,我还是匀了一些钱给他的,毕竟,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吗。他不是外地来虞的打工者,能够拖上行李箱说走就走的,毕竟家里有那么几套房子在镇上戳着呢。再不济,我去跟老葫芦要账去。
    按照民间的规则,沈葫芦是应该付我几个点利息的。但是我也没有抹开面子要,他也没有意思提。他从我家临走的时候撇下两袋2公斤装的狗粮。
    想着就好笑,不过我们家确实养着一条叫彩玲的可卡犬,是人家不养了我们收留的,一天到晚的呜呜学狼叫,不过总的来说还是蛮可爱蛮通人性的。
    沈葫芦说,闲着没有事情,乘着他自己在小动物界认识一些人,他盘了一个店面,专做宠物美容什么的,还卖一些狗粮,猫粮的。而且这个店面在也靠近城郊,地面挺大,租金却不高。他家里的那些猫都可以搬过去了。小动物协会也有一个固定的办公场地了。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啊。本来跟我话不多,为了借点钱,他一下子把老底都掏出来给我看了。
    我心里评估了一下,也算确实可行。现在养狗的都把狗当人看待的,不再取名叫大黑,旺财之类的了。直接开口就叫儿子,宝宝什么的。
    城市里的人缺少爱,也泛滥爱,而这个巨大的空白亲情空间就被猫狗们填补了。
有一次大风天,我在海虞北路看到一个七十来岁的老太太迎风推着一个婴儿车往北走,心说,这个奶奶真不会当,这么弄婴儿车里的小孩铁定会感冒生病。等我超车后回头一看,一只京巴狗正哈赤哈赤地添着鼻子坐在里面呢。
    我问沈葫芦,你要辞职去做吗?
    他说,不想辞。毕竟现在还有一块固定收入在,心里也有点底。平时我妈也没事,就让她看看门,反正袋子上他都标着价格,照着卖就行了。如果要做其他项目的,一律约在晚上或者是双休。他们小动物组织里的义工们可以帮帮他忙的,现在他刚起步,需要一个过渡阶段。只是他不知道这个过渡阶段有多久。
    听着他考虑得这么周详,我担着的心也就放下了。
    一个人都有其自己擅长和喜欢的东西,假如这个擅长和喜欢的东西又能够使自己的工作的话,那么这个就完美了。
    沈葫芦就刚好找到了这样的契合点,他在他自己的轨道上越奔越快,越走越好了。
    人生无处不是戏,每个人都在努力地演。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很好的演好自己的人生呢?
    至少,沈葫芦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角色。这个,真的是一种幸运。
    很多人,一辈子,都在被迫着演着别人的戏份,说着他人的台词,痛苦着自己的痛苦。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