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8-8-21 16:58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120 于 2018-8-21 17:00 编辑

近日从四川买了个柜子,是全柏木的。店家说四川柏木很多的。忽然明白原来自己曾用过的一张柏木床,竟然应该是二中的传物。当时还纳闷,怎有这种大料,很是稀罕。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8-9-29 14:15 |显示全部楼层
这个月20号刘志坤老师仙逝了。缅怀之。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8-10-24 13:16 |显示全部楼层
70年代初,老5届有好几个分配进省中,还有其他渠道调来的,他们也都退休好久了。有张慎民,王先华,陈丽冷,储美芬,张凤森,许雷鸣,刘林生,徐振达,郑翠金,等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15 14:1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120 于 2019-1-15 19:46 编辑
5120 发表于 2018-4-12 19:15

在这公园池塘南面的教室的东南方向50多米,80年代前在废墟上有一片小枣林,上百颗枣树都只有小拇指粗,好多年了都没见它们长大,每年也只有开很少的花,都没结住过枣子.大家一直以为那是野枣林,不会结果的。有一日,程桂芳老师说,那是枣树中了菌毒,生病了,只要搬动移栽一下,离开那块毒土,一样会长大的。果不其然,他家移栽了一颗后,第一年就开花,结了枣子。后来我家也移栽了一颗,几年间也长得有10厘米粗,枝繁叶茂,每年结了不少枣子。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27 10:50 |显示全部楼层
微信上的,里面有高鼎老师孵火鸡,转来大家看看。
                                           养鸡
60年代常熟的孵坊在丰乐桥,那时很少自己家里孵小鸡了,已是火憋鸡的天下了。每年的4月就是孵坊的旺季,各家常会去抓几只鸡仔养着,到秋天稻熟时母鸡就会生蛋了,公鸡就可杀了吃。那年代吃一只鸡也算很奢侈的了。那时我们院子大,也没环保的概念,各家都养鸡。我家养过好多品种的鸡,像法国芦花母鸡,澳洲黑大公鸡,白洛克大公鸡,洛岛红公鸡和母鸡,甚至火鸡。至于那土鸡就数不胜数了。
芦花.jpg
澳洲黑.jpg
白.jpg
鹿岛宏.png


每只漂亮的公鸡和母鸡,我家会留下它的羽毛用针线穿起来,做成鸡毛掸子。一来物尽其用,二来也是很好的装饰品,且还寄托了我们的思忆。许多客人来做客,都夸我们的鸡毛掸漂亮,这次,为了找张图,上网百度,现在竟然都是粗糙的产品,连张漂亮点的图都找不到。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27 10:54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9-1-27 10:50
微信上的, ...

鸡毛.jpg


一般公鸡会阉了养,我家那时有一只复冠的公鸡,已经阉过,还是勇猛异常,个子不大,但很聪明和顽强,在院子里和别家的鸡打斗,每战每胜,让我们好不得意。有一次逃到了大街上,赶到北门口上和那的鸡斗,那的鸡更多,但不一会,就打败了所有敢挑衅的公鸡,真有鹤立鸡群的气概。
那时正是停课的几年,我们常到新公园捉蜻蜓和山上去采皮虫和抓蝗虫喂鸡。夏天蜻蜓喜欢歇在公园里几棵特殊的树上,一颗是罗汉松,还有几棵大的含笑树,你捉完这棵,那边又有了。我们捉蜻蜓不用网和工具,直接用手。避开它灵敏的复眼,慢慢地从下部尾巴处靠近它,突然发力就可捉住了。但蜻蜓重量很轻,几十只也没多少蛋白质。
那几年好像山上蝗虫蛮多的。特别是铁佛寺到季家寨的那一段朝东的山坡,阳光好,树木不是太多,适合蝗虫发育。抓蝗虫,先是用解放军赶马的鞭杆来击打,那时北门大街的头上驻扎着马队,可以问战士要他们用下来丢弃的鞭杆。那是用细竹子编起来的烘烤成形的,耐摔。不过那要点基本功,首先要打得准,用鞭杆打下去,力量要恰到好处,太重了就砸得稀巴烂了。
后来工具又有改进,做了网兜,效率更高,不会敲烂了。冬天,在山上常可以见到抱着茅草死去的蝗虫,这就是抱蝗病。这种病毒也是抑制蝗虫爆发的重要自然力量。



点评

5120  很危险的一次是在山上赶蝗虫时遇到了马蜂窝,不小心惊扰了它们,瞬间一群马蜂飞出来追我,我连忙卧倒不动,那马蜂群看我不动就回去了,但有一只飞到我耳朵上,停在那不肯飞走,停留了十几秒咬了我耳朵一口才飞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7 11:25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27 11:25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9-1-27 10:54
一般公鸡会 ...

蝗虫.jpg

很危险的一次是在山上赶蝗虫时遇到了马蜂窝,不小心惊扰了它们,瞬间一群马蜂飞出来追我,我连忙卧倒不动,那马蜂群看我不动就回去了,但有一只飞到我耳朵上,停在那不肯飞走,停留了十几秒咬了我耳朵一口才飞走。还好,不太痛,要是毒针刺我一下就惨了。也幸亏早有知识积累和经验,知道常熟的本地马蜂不叮不动的人,要是一味逃走估计就难堪了。

马蜂.jpg

点评

5120  皮虫就好抓了,夏秋天皮虫一般在叶子的背面,有时会用丝从树上挂下来,随手抓就可。到了冬天,皮虫都固定在细枝上了,就要用杆子和钩子硬折下来了。中山南路上一路都是刺槐树,那上面的皮虫最肥了。皮虫和蝗虫都是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7 11:27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27 11:27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9-1-27 11:25
很危险的一 ...

皮虫.jpg

皮虫就好抓了,夏秋天皮虫一般在叶子的背面,有时会用丝从树上挂下来,随手抓就可。到了冬天,皮虫都固定在细枝上了,就要用杆子和钩子硬折下来了。中山南路上一路都是刺槐树,那上面的皮虫最肥了。皮虫和蝗虫都是当时养鸡的蛋白质和脂肪重要来源。
蜻蜓和蝗虫,鸡最喜欢吃了。看着它们争先恐后的抢吃,辛苦和疲劳都不算啥,小孩子睡一夜都恢复了。皮虫可以长期储存,慢慢的喂,也不可喂的太多,母鸡太肥了,少生蛋。

点评

5120  66年,高鼎老师觅来几个火鸡蛋,从实验室里借来了电烘箱,孵起了小鸡。那时在常熟火鸡可是个稀罕物,仅在有一次体育场的流动动物园见过。引得我们几个小孩每天往高老师家里去,隔着玻璃门,看着里面的鸡蛋,恨不得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9-1-27 11:31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1-27 11:31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9-1-27 11:27
皮虫就好抓 ...

66年,高鼎老师觅来几个火鸡蛋,从实验室里借来了电烘箱,孵起了小鸡。那时在常熟火鸡可是个稀罕物,仅在有一次体育场的流动动物园见过。引得我们几个小孩每天往高老师家里去,隔着玻璃门,看着里面的鸡蛋,恨不得立刻看见小火鸡孵出来。一般的鸡孵化期是21天。好不容易到21天了,还不见动静,大家急死了。一天一天的熬,快要没信心了。终于在30多天的时候,火鸡蛋有动静了,当第一只蛋传来有啄的声音时,高老师就帮忙把壳给弄开了点,小火鸡终于孵出来了。原来这火鸡是和鸭子一样要孵30天的。先后大约孵出来6只多,送给了我家,彭老师,沈老师,还有给省中食堂送菜的县南街大婶,每家一只。我家的是雌的,一直长到有10斤重,算是鸡中的巨无霸了。
灰火鸡.jpg

这火鸡很憨厚,其它的鸡欺负它,它总是躲开,直到有一次,火鸡和其它鸡都关在乱坟堆上一只一米见方的笼子里,实在是躲无其躲,当一只澳洲黑的大公鸡啄它的时候,老好人也发怒了,它一口咬住了澳洲黑的脖子不松口,足足有好几分钟,看着澳洲黑要受伤了,我们赶忙把它们分开了,从此再也没有谁敢欺负它了。真是可笑。
火鸡不管雌雄,都会象孔雀一样开屏,由其是遇到穿鲜艳衣服的生人,或声音的刺激。我们常逗它开屏。其它家的火鸡是白色的,我家的那只是褐色的,还有点斑纹,开屏时更是妖艳。

开平.jpg

第二年火鸡就开始生蛋了,于是常抓它到城门口去和沈老师家的白色雄火鸡配种,有一次刚好有一队战士打完靶唱着歌回营路过,它受到了惊吓,飞起来,一直飞过了一长队明晃晃的刺刀,大约有780米才降落。着实让我们第一次见识了火鸡的飞行能力
    后来有一次它飞到了沿街的2层小楼上,又飞过北门大街,飞到了省中2号教学楼的顶上,眼看就要失控了,还好,它倒是往下飞到了总务室和图书馆的那房子,又回到了地上。这火鸡哪天惹毛了,说不定它就飞走了。
    火鸡生了20多个蛋以后,竟然自己孵起蛋来,大约孵出来10多只小鸡,小火鸡很可爱,当你学着消防车警报的声音时,它们就会矮下身来,躲到冬青树丛里。小火鸡慢慢的长大,不幸到3,4两左右时逐个感染了病毒,脖子和头上长瘤,给它们喂了鸡复宁等也不见起色,慢慢衰竭。最后一只小火鸡已长到快一斤了,也感染了,我们在校长楼后面的操场上搭了几块砖瓦做了个窝,那时它已不能自己进食了,我们每天去给它喉咙里塞点食物,让它度过了10多天最后的时光。这是我第一次感觉生命的无奈,好是让人伤感。可惜这一代火鸡就此绝了。

3

主题

0

好友

5948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9-2-23 19: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5120 于 2019-2-25 15:57 编辑

70年代有从各学校,行业调入,以及工农兵学员分配等,人数也很多。相信7,80年代的同学对他们中许多人也印象深刻。王琼瑶,郭树德,徐国强,孙坤保,周洽文,刘祥生,郭润培,陈瑞忠,王錞,王栋英,夏曼真,王治本,王远志,盛频,孙美华,顾达元,袁振栋,袁焕,蒋晓鑫,黄伟达老师等等。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法律底线不可逾越,网民应遵纪守法,不造谣传谣,文明互动,理性表达,共建诚信健康网络环境。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