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楼主: gew1627
查看 48623 回复 205

[散文] 童年杂忆

[复制链接]

3

主题

0

好友

423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0-30 14:10 |显示全部楼层
gew1627 发表于 2017-10-30 09:42
谢谢你的告 ...

谢谢!
说起酒酿饼啊,再也见不到儿时那种板油枣泥心味的了。只有豆沙心的了。真是满满的回忆!

10

主题

2

好友

114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1-10 11:02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酒酿饼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1-10 16:5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1-10 14:47 编辑

6.家居闲事


(1)居室

      除沿街商业用房外, 60年前城内居室多为平房院落,成排房舍门窗南向,前后排之间有空地,通常铺砖,成为天井。房舍为宅,天井为院,构成一座座宅院。每排房屋的中间一间或是过道,或是客堂。大的宅院,中间位置垫土筑基,会有一座大厅立起,圆柱石础,高大宽敞,并以大方砖铺设地面,作为会客和礼仪场所。院中必不可少的是水井,是一家人饮用和洗濯的水源。院落东西墙下会有较小的房舍,称厢房,或供人居住,或作储藏室用。居室门窗已有用玻璃的,但也有用云母片拼嵌的,总体透光不是很好,所以室内较阴暗。门扉的一边作枢轴用,上端插入门框上方的孔眼内,下端置于木制的门臼中,可以转动,使门扉开合。
      在厢房中,至少有一间是灶间,通常称 ‘灶户间(灶下间)’,是生火做饭的地方。灶间内的中心自然是 ‘灶’,或者说是 ‘灶头’ ,用磗砌就,并排放置2-3口铁锅,以供做饭之用。做饭通常需两人,前面一人负责掌勺,后面一人负责添柴火。掌勺需专人,或是专职厨师,或是家里主妇,烧火的工作通常归于老人或孩子。灶头靠墙一侧有烟囱,将烟气排向房外。袅袅炊烟,也就成了久客远归时最能扣动心弦的景象。
      灶间虽然在居室中不占显著位置,但对宅院内的每个人都关系重大。一是饮食为生存所需,不论大人小孩,官商平民,都 ‘以食为天’ 。这个天,既是 ‘天性’ ,也是 ‘必需’。二是住宅建筑离不了砖石,也离不了木料,灶间做饭又必须生火,所以 ‘火烛小心’ 不容半点疏忽。中国人是多神信仰,除了自己小心外,还得请一个神来保佑一下。这个神就是 ‘灶君菩萨’,或者说是 ‘灶家老爷’,在北方称 ‘灶王爷’。灶君菩萨平时住的地方就是烟囱旁边一个一尺见方的小龛,纸马店常年出售一种彩色木刻套印的纸张,上边有很模糊的神像,买回来叠成长条,让神像的面部正好在正面,放到小龛中,就算是灶君菩萨就位了。这个灶君,每年阴历年底要送上天,据说他要向天上的玉皇大帝去汇报工作,也就是现在的 ‘述职’ 吧。因为他虽然官不大,毕竟是上天任命,要对玉帝负责的。不论平时对这位小官僚是否有过不敬,在他上天之前通常要请他好好吃一顿,以便让他 ‘上天言好事,下界保平安’ 。至于请他吃什么,因为官太小,自然没有国宴的规格。各地根据不同的思路,选择不同的食材。南方爱吃甜食,所以多做甜品,说是糖灶饼之类可以黏住嘴,让灶君不要多说人间坏话,北方爱吃面食,就给灶王爷做面片吃,以便他 ‘言好事’, 嘴巴能够利索滑溜。至于送灶的方式,就是在庭院中铺些稻草,放些纸钱,连同灶君的纸像一起焚烧。放几个炮竹,在天空响几声,就算是将他送上天了。来年再有个接灶的仪式,将新买的灶君纸像放到小小的神龛内,灶君菩萨就又开始新的一年的检察工作了。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5 11:19 |显示全部楼层
     五十年代主要以稻草为燃料,每天做饭需燃用不少稻草。所以 厨房旁总有柴房,堆放稻草。大量的需求,导致柴行的兴旺。因为稻草都是用木船装运进城,所以柴行多在山塘泾岸和西泾岸等临河之处。松毛松枝也可用作燃料,所以常见北门外的山民担着从山里收集和清理到的树枝松果等进城叫卖。当然湖甸产鱼米,山北有山货。山货,是除山柴之外的栗子和蘑菇,松树蘑菇、鸡爪蘑菇,种类繁多。由蘑菇可以制作菌油,应该也是常熟本地的特产。在几乎所有房屋都归房管所所有后,在原先的院落中安排进不少租客,随着房客家添丁进口,住房紧张的问题凸显,院中私搭乱建也多了起来,j渐渐地每个院落就成为大宅院。同时一个院落中家家都要做饭,就出现了排队做饭的现象。这种情况到后来煤球炉取代厨灶后才有改变。煤球炉,先是用压成扁球状的煤球,后来才用蜂窝煤。煤球是定量供应的,破碎的煤球需和水摊在地上,打成煤饼,切成块,再次利用。炉火熄灭后重新生火,也是很麻烦的事。炉篦上底下先垫小木条或小木块,上面放好煤球,最后在炉篦下用点燃的纸张引火。每次生火,总会弄得烟雾缭绕,十分呛人。

241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骑士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2-5 13:57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crochaos 于 2017-12-29 12:27 编辑
gew1627 发表于 2017-12-5 11:19
五十年代主 ...

大东门 泰安街下塘街的 西端  原来的地名是 柴场, 后来大概80年代拆迁,扒了些沿河房子 ,也与其南边的地区打通了。  原来下塘街的西端是断头路 ,西端的西面紧挨着河道【护城河】,早年还有伸出 环城城墙 【实际到了城外】的一段城墙 ,是横跨护城河的 ,【当时城门啥的已经没有了】50年代见到过,突出来的一段城墙在附近住户房子的后面】,可能当时的设计是为了更好地击退从城外来的 攻城者,包括从河道过来的敌人 。

买松果果, 我的印象是为了点煤球炉时 引燃木柴    然后木柴的上方 才是圆煤球,后来是 蜂窝煤。

点炉子时,南方貌似用扇子比较多, 北方貌似用 锥型  的‘拔烟筒’比较多,

当然 北方冬天 因为有白铁皮的烟筒【起  暖气片的功能 和长烟囱的作用】,通到屋外,一般不用扇子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29 11:1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7-12-29 16:45 编辑

(2) 家具

      一般人家,有多间房屋的话,中间一间是客堂,也就是会客室。但那时没有(或很少)沙发,一般放置几张太师椅之类的木制家具,供招待客人之用。有钱且讲究的人家,自然是红木制作,一般人家就用通常木料。但一张方桌是必备的,配上四张长条凳,既可上茶待客,又可一家用餐。高兴时,或亲戚或朋友,搓搓麻将也是常事。再不然,让小孩在桌边书写作业,母亲在一旁做些针线,既是监督,也是关怀。当年常用毛笔,砚台墨盒,不小心弄污桌子的事也在所难免。孩子玩耍时,横坐凳上,长凳就是马匹;翻过来凳脚朝天,长凳就是船只。农村还有一种四方的绳床櫈,上面木框用草绳有序地密密缠绕,横向绕过后,再纵向绕一遍,下面四条腿则略略向外岔开。这种凳子虽然粗糙,但制作简单,成本低,所以成为农家的常见家具。小孩子坐在上面,人不用站起来,就可以拉着边框一颠一颠往前挪移。说实在的,这类凳子坐起来远不如现在的沙发舒适,估计早已淘汰了。
      因为是南方湿润,翠竹易长,藤萝繁茂。以藤竹作家具,也十分普遍。夏日酷暑,竹榻藤椅和小竹椅因其凉爽而很受欢迎。想起来那时的家用器具,还是很环保的。就以夏天的扇子为例,大蒲扇是纯天然的,麦秆编制的小扇其材料取自夏收后的新麦秸。就是纸扇,无论折扇还是团扇,无非是竹蔑为芯糊上印有或写有字画的纸张而已。这种扇子,小孩子带到学校去,往往弯弯扭扭地用毛笔写上:扇子有风,在我手中,谁人要借,等到立冬。写那么多,意思就是扇子不能借人。当然,也有简单地只写5个字的:六月不借扇。
       家里一般有旧式的木橱柜,也有皮箱木箱。为出行需要而准备的用具,除雨伞之外就是藤篮、网篮,或简单地将需用的衣衫之类用包袱布一包,背在背上,出门而去。当年我初次北上津门,就是用结实的粗布包袱包着春夏秋冬的全部衣裳,提着一只装着脸盆、暖瓶(热水瓶)、搪瓷茶缸和饭碗、布鞋雨鞋的网兜(南方人称为网线袋),辞家乘车,辗转无锡、南京去到海河边的。包袱布是母亲家织土布,白底兰格,一直陪伴我后来去往长安。

241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骑士Rank: 12Rank: 12Rank: 12

发表于 2017-12-29 12:21 |显示全部楼层
gew1627 发表于 2017-12-29 11:12
(2) 家具
...


扇子还有羽毛扇, 可能是一根根鹅毛扇形横排而成?

扇子有风,。。。 我记得还有下文, 貌似是   冬天到了, 扇子坏了, 再也不借人了

早年的出门人 有用网兜的 ----网线袋。很便宜

我曾用过网线与竹篮的综合体----基本是个元宝形的大竹篮【好像是黄色的】, 竹篮的上方有些网线覆盖,可以打结扎住, 与提把系在一起,  蓝子内中的东西就掉不出来了。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8 18:01 |显示全部楼层
                                                            (3)水井
      日常生活离不了水。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小城用水主要取自水井,所以几乎每所宅院都有水井,取水供炊事洗濯之用。水桶,有木质的,有铁皮的,家家必备。大的,供提水用,力气大的,两手各提一桶,力气小的,就侧着身,只提一桶。铁皮桶,俗称铅桶(口语说成开桶),当然不是铅做的。小的拴上绳子,放到井下汲水,称为吊桶。吊桶汲水,很有技巧。熟练的人,将绳子左右一晃,再轻轻一送,桶口扣到水下,就装满一桶,可以慢慢提出井口,将水倒进大桶中了。技术不熟练的人,无论怎样用劲,吊桶不是进不了水,就是进了一小半水,半浮在水里,让人无可奈何了。如果不耐烦,摇晃绳子过分用力,将绳子晃断了,麻烦就大了。不仅打不到水,还要设法找铁钩子。这种钩子形状和船只常备的铁锚差不多,只是小得多。钩子拴上绳子,放到井底,耐心拖移,一旦钩到桶口的提把,就可将吊桶提出水面。井水除了饮用和洗濯之外,夏天是将西瓜放在篮子里,篮子吊放到井里,水井也能起到冰镇的作用。我们小孩子喜欢吊出井水,往砖地上泼,想借以降温。但是夏日的磗地被太阳晒的烫脚,水泼上去,直冒热气,好像也降不了温。
      由于居民生活产生的污水,都倒入井边的阴沟里,阴沟容易堵塞,污水就会渗入井中,使水质日益变差。我们房东家天井中的两口水井,先是西边的有异味,只能供洗衣用。后来东边的井水也不能用来煮饭炒菜了,只能到书院弄13号对面的公井取水。水井在小巷东侧的路边,有两个石井栏。井旁有两棵树,每天除了专为打水而来的居民外,还有不少人就在井边淘米、洗菜、洗衣服,十分热闹。说到公井,除了书院弄之外,附近最大的一处是寺前街南侧,位于董颐福堂和陆福泰香烛店之间的,四口呈田字分布的公井,俗称 ‘四口头井’,用水的人也特别多。另有一口公井位于陶家巷对面、西门大街北侧。旁边是一家米店,是 ‘单眼井’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10 16: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1-11 09:46 编辑

      (续)
       在家乡,水井中是用系着绳子的吊桶,通过双手轮替放收绳子来提水的,后来到北方,提水的方式很有不同。陕西原上的水井,因为井深,从井口到水面的距离很长,井上架一个辘轳,系水桶的绳子缠在辘轳上,转动辘轳放收绳子,将水桶反复放到水下和提出井口,即可得到人畜的饮水和浇地用水。再后到河北盐山四清,因为近海,水面和地面差不足两米,所以不需要专用的吊桶。一条木制扁担,两头各挂一只水桶,担到井边,依次用扁担将水桶放到井中,搅动扁担让水桶灌满水,就直接用扁担将水桶提出井口。当然,担水和提水兼用的扁担是特制的,两头有铁钩,不仅能挂水桶,而且可将桶把锁住,不至于轻易掉入水中。但是即使掉了,因为用的都是木桶,浮在水面,也不难勾回来。
      说到书院弄的公井,又想起弄里的书院,大致在13号后来的言姓住宅中。小时候记得13号南侧有一家花园,就在公井对门,称为马家花园,出售一些应时花卉。门口有门楼,门楼前竖有两块雕琢光滑的园鼓状青石,给人感觉先前不是一般的住宅。入门有小路,路南是一些花卉,路北有一道墙与13号隔开。进到里边,拐弯就到了13号西侧。里边有几所青砖黑瓦的厅屋,其他就是花卉和树木。现在想来,马家花园的正门很可能就是原先书院的正门,里边应该是学子读书的所在。我到常熟是1950年前,距离晚清废科举办新学不到50年,新式学堂代替书院应该时间不久,所以上述猜想或许不全是不经臆测。究竟如何,只有请家乡的有心人去求证了。
       如今水井是少见了,尤其是城市中几乎已经退出人们的日常生活。但是有些俗语,如 “井水不犯河水”、“十五只吊桶七上八下” 还会在言谈话语中保留下去。


51

主题

8

好友

8099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8-1-10 19:30 |显示全部楼层
gew1627 发表于 2018-1-10 16:06
(续)
   ...

据常熟地方志记载,书院弄13号系原文学书院遗址,始建于元,历明清,先后更名为学道书院、虞山书院,并多次重修,至建国初,仍有高大的厅堂四合院一所。1952年,常熟市(县市分治期间)郊区在这里举办“注音识字师资训练班”,由各乡选送学员,共有40人左右,全部吃住在里面,我是其中之一。训练班有2名教师,男的叫潘文基,另一名叫归理,是位年轻漂亮的女老师,后来就教于省熟中。大约10天之后,奉上级通知,注音识字暂缓推广,训练班停办,学员各自回家。事情虽已久远,但此情此景,记忆犹新。书院弄13号的书院堂屋,在书院街拓宽后已荡然无存,其遗址就在今常熟图书馆的大门口。

14

主题

7

好友

276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1-17 12:00 |显示全部楼层
                                                             (4) 取火与抽烟
    上世纪中叶前后农村的取火方式在gzm先生的《往事依稀话变迁》中已有生动的叙述,此处不拟重复。但小时候依在父亲怀里,看他在抽烟前先从烟荷包中取出一小撮旱烟(称为黄烟)装入烟管前端的孔斗中,然后取出火镰(俗称火刀)和火石,用火镰击打火石,让火星溅到烟媒上,将烟媒点着。一切准备妥当,就可以将烟草的烟气吞进吐出了。无论油盏还是油灯,在农村为节省用油,往往在里外间的隔墙上留一个洞,将灯具放在墙洞中,一盏灯的微弱光亮可以照亮两间房子,虽然光线是那样的暗淡。小时候,母亲还会教我们猜谜,其中一则是:
                                          一条鲫鱼游过泾,嘴里衔只红蜻蜓。
谜底就是油盏,鲫鱼过泾,指灯草横浸在小碟的油中,嘴里的红蜻蜓,指灯草点燃后的一点火焰。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