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楼主: gew1627
查看 102670 回复 224

[散文] 童年杂忆

[复制链接]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5 10:23 |显示全部楼层
microchaos 发表于 2018-2-4 18:27
记忆中  红 ...

       常熟方言,许多话让天津人来评价一定是很 “格尔” 的。就以 “意大利开过去就可以” ,我猜想原话应该是 “一搭里开过刻欸末哉!” 一搭里,可能是 “一直走” 或者是 “沿着路放心向前走” 的意思。让外地人听成 “意大利” 就很不一般了。记得初到天津时,见雪花膏,我说雪花粉,他们就十分不以为然。明明是雪花膏,怎么能说成雪花粉呢?好像遇到了特别意外的新鲜事。吴地方言和北方话相比,除了声韵母不同外,四声也不一样。北方话分阴阳上去,吴方言里是有入声,保留了古代的平上去入。所以一般而言北方话很难讲究古时的四声了。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5 10:23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2-5 10:33 编辑

(因重复,删去)

243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青铜骑士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发表于 2018-2-5 11:0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icrochaos 于 2018-2-5 15:52 编辑
gew1627 发表于 2018-2-5 10:23
常熟方言, ...


我没用 一直 解释, 原因是这样:

一直  不止一个意思,
几何和路程方面的一直,不要拐或偏移,路程比较长
时间方面的一直【可能暗示时间比较长----比如 一直到公元4000年】

  暗示路长是肯定的  ,
例句:  我从南门本想到牌楼档去的, 却因为不认得路,一直【壹大里】走到了新公园

这个小孩只有4岁, 却一个人从城里一大里跑到了兴福
------------------------------------ ----------------------------------------------------------
雪花粉-----我的常熟 话  一向就是 雪花膏, 而不是  雪花粉,
可能与常熟本身的区域差异有关
================================

1月26号  虞城街巷发帖的   的涉及 意大利 的原贴 链接
http://bbs.cs090.com/thread-9589119-1-1.html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21 11:25 |显示全部楼层
                                                    (5) 餐具与食具
      餐具,是餐桌上用的器皿,食具是与饮食有关的用具。
      餐具,最重要的是碗筷,包括汤匙。人不同于一般动物,抓到食物,立即张嘴就要,大嚼起来,而是用各种器皿分类盛放,再借助不同的工具送到嘴里。这就是人类的文明。文明继续发展,就有了各种仪式。例如安徽某地,在节庆日宰鸡时,会向待宰的公鸡或母鸡念叨:小鸡小鸡你别怪,你是阳家一道菜。意思是说,我宰你是天经地义的,因为你本来就该是我们的盘中菜。所以很多情况下,仪式是用来掩盖野蛮本质的。
      碗主要指瓷碗,从上世纪到现在没有太多变化。最常用的是 ‘三号碗’,一种不大不小、既可以装菜,也可以盛饭。碗外侧,有釉彩图案,或彩色花朵,或简单的一圈蓝色釉纹。其次是饭碗,也叫茶盏,比常说的三号碗小,主要盛饭用,有时不用酒盅时也用来盛放饮料。既有三号碗,想来也该有一号碗、二号碗,但印象中没见过。有一种‘大海碗’ 倒是见过的,碗很大,瓷质粗糙,主要用于盛放带汤汁的菜肴。如果是不带或仅带不多汤汁的菜肴,如煎鱼,也有盛放在碟子或盘子中的。还记得那时候过年,街头有卖豆腐脑(或称为‘豆腐花’ ,常熟叫作 ‘焕’)或小馄饨的,小摊用的碗其口径和家用的三号碗差不多,但很浅平,看着装的食物不少,其实不多。或许那样的碗是为小贩们定制的。
      瓷碗之外,也有用陶瓷器皿的。记得省中住校生在食堂就餐是分桌的,每桌用大盆领取饭菜后,再分到每个人的陶瓷钵内。用餐结束后,陶瓷钵洗过,再倒扣的桌子上。当年也有搪瓷碗,但用的不多。因为万一碰了、摔了,掉了瓷,很容易生锈。出外支农有时用搪瓷茶缸盛菜,情况也不太多。有意思的是,当年参加义务劳动之类,常用搪瓷茶缸作奖励,白茶缸上会烧制上 ‘劳动光荣’、‘参加灭钉螺纪念’ 之类的红色文字。
      那时塑料制品不多,怕小孩子摔坏瓷碗,常给他们准备木碗,用木料旋制成的小碗。小孩子即使摔了碗,碗不会破,饭可以喂鸡,损失也就减到了最小的最小。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2-26 11:07 |显示全部楼层
    吃饭除了用碗外,筷子是必不可少的。一般就是毛竹筷,用毛竹削制而成,上端为方,下端为园。方的一端,原先竹皮的一面,会烫火印。具体是什么字,当时没有留意,现在更无印象。还有一类筷子是用红漆漆过的,方头一端还有用金属箔包贴的。另有一种象牙筷子,没有见过。常听人在争吵时说:‘你这是象牙筷上扳缼丝!’  猜想象牙和竹子不一样,是没有缼丝可扳的。如果喝汤,如喝鸡蛋汤、豆腐汤之类,自然要用汤匙,多数是瓷匙,也有用铝匙的,但不多。
      与饮食相关的,那时候有饭盒。主要是铝饭盒,和现在常用的塑料饭盒形状相同。当年人们对长期使用铝制品作食具的危害几乎一无所知,所以铝制品的使用十分广泛。在煤球炉取代灶台后,人们普遍用铝锅煮饭煮粥,而且将铝锅称为 ‘钢精锅’ 。饭盒主要用于离家外出时携带食物,装多半盒米饭,上面放些小菜。有条件的,在食用时可以加热;没有条件,只能将就充饥。讲究的人家,有饭有汤,还有多色菜肴,就要使用 ‘饭格’。那是一组搪瓷器皿,圆柱形容器,每个容器称为一格,可以一个个上下叠放,最上面的是盖子。不同格中分别盛放饭、汤和不同的菜肴。每组器皿可以套放到一个提把上,便于提送。更早些时候,大约上世纪五十年代前期,带饭或是送饭也有用木桶的,那就是 ‘饭桶’ 。估计现在木桶装饭的情况已经不复存在,但是 ‘饭桶’ 一词,作为贬损用语还会日常语汇中保留下去。
    与饮食相关的竹器,还有饭篮和筲箕。饭篮是盛放米饭的,筲箕则用来淘米。它们都是用细竹丝编成,前者有一个圆盘底面,侧面的竹丝盘旋编织;后者的底面类似球面,竹丝是平行编织。现时的城镇因为冰箱的普及,可能已经不用饭篮了。筲箕,因为不到河边淘米,大致也不会再使用了。至于农村,情况应该也差不多,因为河流的污染,人们在河边水站上淘米洗菜想来是不多见了。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3-8 11:3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3-14 09:26 编辑

                                                    (6)雨具
    江南多雨,雨具必不可少。最简单的雨具是竹笠与蓑衣,直到上世纪五十年代,还常能见到头戴竹笠、身穿蓑衣的农民在雨中的田间劳作。因为自小熟悉,所以在中学语文课中读张志和的《渔歌子》: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对其中提到的箬笠与蓑衣,并不生疏。箬笠,是一种用竹蔑编的帽子,双层网状,网眼较大,中间隆起,可以戴在头上。双层之间铺竹叶,严丝无缝,以便挡雨。由于其中竹叶取自一种箬竹,其叶宽大,所以这类雨帽就称为竹笠。蓑衣是用蓑草编制的、大致像是衣裳的编织物。蓑草茎细,轻巧,比稻草耐腐蚀。我印象中是分片的,先是用一片围在腰里,遮挡下体,再一片围在前胸和后背,第三块披在左右肩膀。雨水从竹笠淌下,沿着蓑草流下,可以起到遮雨的作用。但蓑衣的挡雨效果不是很好,较长时间停留在雨中,还是会湿了衣裳。父亲扛着钉耙(不是西游记中用作武器的九齿钉耙,而是田间翻土用的四齿钉耙)从雨中归来时,脱下蓑衣,挂到墙上,常常是背上的衣裳已经差不多湿透了。所以那时候我就在想象中感受青山白鹭、挑花鳜鱼、青笠绿蓑的诗情画意时,也明白生活不是诗,在诗情之外生活中更多的是艰难。
       竹笠蓑衣作为雨具,由来已久。诗经《小雅 无羊》中的诗句:“尔牧来蓑思,何蓑何笠。”,最后四个字就是指来人穿着蓑衣,戴着竹笠。可见它们在三千多年前的周秦时期已经进入人们的生活。如今随着塑料制品的普及,塑料雨衣已经完全代替了竹笠蓑衣。这种改变不可能逆转,但改变之后应该留下历史的记忆。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3-11 11:51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3-14 09:44 编辑

     如果说上世纪四五十年代农村还穿戴斗笠蓑衣挡雨,城镇则主要以雨伞作雨天出行之用了。最长见的是红油纸伞,主要材料是竹和纸。一截不粗不细竹竿,配上可以撑开可以收拢的伞骨,伞骨上糊上浸过桐油的油纸,作为伞面,随伞骨张开和收拢。雨天固然要用伞挡雨,即使晴天,如果出远门的话,也要带上雨伞,以备不时之需。文革中有位刘春华的人画了一幅画,名为《毛主席去安源》,因为符合当时 “打倒刘少奇”的需要,风行一时。除了印制的画片畅销之外,还发行了邮票。画上毛先生什么也没带,手中就拿着一把红油纸伞。除了红油纸伞,黄油布伞也相当常见。这种雨伞用浸过油的白布代替油纸作伞面,中间的竹竿和伞骨也比油纸伞的用料粗壯不少。布伞的优点是比纸伞结实,缺点是显得笨重。疾风暴雨,纸伞容易破损,甚至出现伞面翻转成喇叭状,也就是常说的 “吹喇叭” 了。也有用黑布伞的,伞面不浸油,伞把和伞骨用金属丝,比油纸伞更轻巧,既可在小雨天挡雨,也可以在夏日里遮阳。《雨巷》中那位结着幽怨的姑娘,手中拿的是油纸伞。我想,如果换作轻巧的布伞或者也是可以的,因为能在雨巷中彷徨,那个雨不会是太大的。至于换作沉重的油布伞,再加大雨滂沱,不要说幽怨的姑娘不会彷徨,连作者也不会有那份诗情了。
      雨天,雨伞遮雨之外,雨鞋同样少不了。当年城市居民已普遍穿胶鞋,农村还普遍穿 “钉鞋”。那是一种家中女主人自己做的布鞋,底下排列特制的圆锥形铁钉,鞋底鞋面抹桐油,可以不透水。这种鞋笨重,鞋面很硬,穿着不舒服。但在乡间村道上行走,虽泥泞,也不容易滑到。从乡下到常熟,母亲为我们做了小钉鞋。在城市的石子街道上行走,高低不平,不适用。而且,钉子疙瘩很快就被石子磨平了。其实在乡间,如果不是寒冬飞雪,农村男性下地干活或田间挑担,即使风雨连天连钉鞋也不穿的,只穿草鞋。这种草鞋是用自己家的稻草编制的,小时候父亲健在的时候就见他打草鞋。用的是一种糯稻草,比一般的稻草柔韧。先将稻草用木榔头砸几遍,搓成绳子,再搬出一张长凳,凳面一端y有个小的凸起,可纵向挂住绳子,然后继续用绳子横向反复编织,最后成一双草鞋。草鞋虽然粗糙,但轻便,而且不需花钱买,坏了随手扔,所以那时候在乡间十分流行。离家日久,草鞋现在可能已经绝迹了吧。

21

主题

0

好友

233

积分

土人Rank: 2

发表于 2018-3-13 15:26 |显示全部楼层
童年的回忆,回不去了啊!!!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3-14 09:56 |显示全部楼层
lander90 发表于 2018-3-13 15:26
童年的回忆 ...

      谢谢造访。童年已经十分遥远,而且一去不复返。但是随着时间的失去,往事的印象依然清晰,所以写下来,表达心中的怀念,也可与同龄人一起回望故乡曾经的风貌。
       每个人的既往只能回望,无法回去。唯其如此,人生方显可贵。 “几十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那仅仅是无奈中的自wei。人生可贵,自然包括当下,因为正在逝去的每一寸光阴都是无法倒转的。

3

主题

0

好友

5027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8-3-15 13:19 |显示全部楼层
microchaos 发表于 2018-2-4 18:27
记忆中  红 ...

木制的手工卷烟器现在淘宝还有卖。形制和我们这5-60年代的差不多,只是布卷换成了透明塑料布。
那卷烟纸当时上海有卖,有水印,应该是麻质的,烧了没呛味。

6

主题

1

好友

835

积分

咕噜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8-3-15 15:04 |显示全部楼层
microchaos 发表于 2017-9-22 13:59
好像到处 都 ...

关于南泾堂,其实此处之“泾”,通“经”,该处原有南经堂(明代时县城内有南、北两经堂,山前有东、西两经堂),街以堂名。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3-22 10:49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3-22 16:55 编辑

                                                     (7)冬日取暖
      北方的冬天,农家用烧炕的方式取暖,城市室内则普遍有暖气。即使寒冬飞雪,室外温度降至零下十余度,但在室内还是暖融融的,只需穿毛衣就可以了。反之江南,一到冬天,室内室外同一温度,寒潮袭来,无处可以避寒。记得大雪后,无论瓦房草房,房檐挂着冰铎,嘴里哈出水汽,至今想起还觉得寒气逼人。小孩子好奇还会敲一截冰铎,放在嘴里舔。大多数时候一帮孩子站在向阳的墙根下,挤来挤去,以抵御寒冷。没有太阳,家里会烧脚炉,让年幼的小孩坐在凳子上,将脚搁到脚炉上取暖。
      所谓脚炉,是农村冬日主要的取暖工具。这是一种带提把的黄铜器具,盛放谷糠。饭后,将灶膛下烧过、但尚未熄灭的稻草灰拨到脚炉中,引燃谷糠,产生热量。这种燃烧,不能有火焰,也不能冒烟,只能慢慢地在炉内燃糠生热。这是因为,有火焰易起火,冒烟则呛人。铜炉外形呈园鼓状,有圆盖,盖上排列众多小孔。脚炉常用于白天取暖,主要是老人和小孩。父母辈不是不冷,而是有许多活计,顾不上。小孩子除了用脚炉取暖,还可以得到额外的福利。大家到稻草捆中寻找没有打下的谷粒,放到脚炉的火灰中爆成米花,虽然不咸不甜,对小孩子而言也是一种享受了。晚上也有将脚炉放到被窝中取暖的。但那样做有危险。有时小孩子不小心将脚炉蹬翻了,大人没有及时发现,常常会烧坏了被褥。
      到了城里后,不少人家也用脚炉取暖。感到新鲜的是一种小型的脚炉,同样是铜制的,里面好像烧的不是谷糠,而是炭块。由于小,且只是用来给双手取暖,所以称为手炉。但城市里更多用热水袋取暖,是一种橡胶制品,里面装热水,由热水供给热量。估计手炉现在已经不用,热水袋还是有的。除此之外,一种俗称 “汤婆子” 取暖用具也是需要提及的。它也是铜制的,呈园鼓状,无盖,上方留一小口,装满热水后,放置一个日晷形状的小盖子,然后用带螺纹的小帽旋紧,放置热水外溢。“汤婆子” 主要放在被窝里暖脚,所以得了这样一个很俗的名字。不小心会将它踢翻,弄湿被子,但总比用脚炉烧坏被褥好得多。
      上学后,严寒的日子,坐在教室里,冷得难受,大家会不自觉地跺脚。有时老师看大家太冷,也会让大家站起来,原地踏步,活动活动,抵御寒冷。

243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青铜骑士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发表于 2018-3-22 13:00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8-3-15 13:19
木制的手工 ...

感谢您的 回帖 当年我没注意结构的细节  

   好像是有一块布 【现在用塑料薄膜?】, 把烟丝裹卷的功能

243

主题

14

好友

1万

积分

青铜骑士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发表于 2018-3-22 13:01 |显示全部楼层
程家桥人 发表于 2018-3-15 15:04
关于南泾堂 ...

感谢您回帖

16

主题

7

好友

284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8-3-31 18:0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gew1627 于 2018-4-1 11:11 编辑

                                                   (8) 卧室
       与客堂用作待客和就餐之用不同,卧室就是用于睡眠与休息,主体是床,床前放置踏板,踏板一侧通常有一张带抽屉的桌子,称为写字台。其实那时候一般家庭,文盲居多,也不写什么字。桌上往往有油灯,外加一对可供插放蜡烛的灯座。抽屉内则放一些剪刀、尺子、针线、碎布之类,随时可用于给小孩子缝缝补补。我小时候家里就有这样一张很旧的桌子,桌上的一对灯座,称为蜡钎,因顶端各有一个向上挺立的钎子,正好可以插上一对红烛。
       那时的床是旧式的,两头有床架,放置木制床板。床内侧和两横侧有挡板,板上往往有雕花。对着踏板的正面一侧,除两头有板外,中间有一道隆起的木杠。这样即使小孩子独自在床上,也不会因翻身轻易掉下床去。床的四角立有木杆,夏天可以挂蚊帐。南方温暖潮湿,适于蚊虫生长,傍晚往往能听到成群蚊虫的嗡嗡声,所以不用蚊帐几乎是无法入眠的。蚊帐的另一用途是小孩子可以将抓来的萤火虫放置在帐内,让萤火虫伴着他们入眠。
      进城后见到更多的是 “片子床”,用棕垫代替木制床板。这种棕垫,只有边框是木制的,用棕绳在框架间来回穿梭编织成一个平面棕网。因为棕绳结实且富有弹性,所以睡在棕垫床上比木板柔软舒适。当然缺点也是在所难免,那就是时间长了,平面棕网会变成网兜,人睡在床上差不多就像游鱼进入了渔网中,翻不了身,很不舒服。这时就需要请穿街走巷的修棕垫师傅来修理紧固。
       棕床的记忆中,常想起它和一种小动物的关系。因为这种嗜血的小东西到夏天特别猖狂,每每需要将棕垫放到院子里,然后用开水一遍遍地浇烫,清除一批。但是开水烫不尽,夜来又重生,所以一个夏天需要劳作多次,才不至于每晚被它们咬得体无完肤。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法律底线不可逾越,网民应遵纪守法,不造谣传谣,文明互动,理性表达,共建诚信健康网络环境。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