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2 17:20 |显示全部楼层
        潘知县正坐在太师椅上抽着水烟,黄铜的水烟台经过经年累月的抚摸闪着黄灿灿的光亮。大口吞咽下去再从鼻孔里窜出的青烟弥漫在房间里。在磕掉烟锅里的烟渣后再装上烟丝,潘知县乌黑的嘴唇再次卷了起来对着幔纸一阵急风,红红的幔纸瞬间燃烧,然后潘知县对着烟锅怡然自得的大口抽动,腮帮一鼓一瘪,怡然自得,那动作娴熟无比。

       潘知县很享受这样的日子,他认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日子过的最滋润的知县,对于县里的刑事案件他要做的就是在最后时刻把师爷递给他的案件结论以及如何判罚誊抄一下,然后在众多目光的瞩目下宣读出来再张榜公布,再然后就是收获百姓和受害者的潮水般的“青天大老爷”“包青天再世”的赞美呼声。

      潘知县认为人有命好和命坏,他就觉得自己的命特别的好,他归结为这是“福气”,因为,蔡师爷就是自己慧眼识珠挖掘出来的人才,但绝对不是他的贵人,潘知县心里坚定的认为他才是蔡师爷的贵人,而他的贵人是自己的堂舅。

     潘知县的这个知县得来不易,之所以能当上这个知县他苦熬了五年,望子成龙的潘知县母亲为了让儿子能光耀门楣在北洋总部的军营前跪了一天恳求堂兄,再递上了几乎倾家荡产才筹到的一万两银子才让潘知县梦想成真混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官职。而这个官职是个淡的鸟都出来的闲职,油水一毛也没有,就那点干巴巴的饷银,要想收回母亲倾家荡产才凑足的银子几乎看不到尽头。好在潘知县不甘无所作为,每年都去京城述职,说是述职不如说是去京城跑官,也就是这次时跑官遇到了一身正气,沉默寡言的蔡师爷。

    京城随便哪个官都比潘知县大,一抓一把,像潘知县这样的级别如果京城无人,连街上的那些地痞流.氓都不一定瞧的上。京城的地痞不一定在乎潘知县的官职,但喜欢这些一天到晚到京城来跑官人袋子里的钱,潘知县不出意外被眼尖的京城混混盯上了,就在潘知县和一个手下刚到京城坐下歇口气吃顿炸酱面的功夫,放在桌子上的包裹被另外一个桌子上的年轻人驾轻就熟的一抢而去,突如起来的包裹被抢,一点准备没有的潘知县和手下急的的大喊:“好大的胆子,光天化日之下竟然抢劫,快把包裹放下本官饶你不死。”。而早已经跑下楼的那个抢劫年轻人在踏出饭店门的时候还轻松的给急的脸红脖子粗的潘知县挥了挥手,好像那个包裹就应该是他的。“那包裹里可是银票啊,这怎生是好,真要人命啊”潘知县眼泪都下来了。

   就在潘知县哭天抢地的时候,刚才那个抢他包裹的年轻人突然又回来了,是飞着回到饭店的,手里的包裹也被重重的摔在大堂的桌子底下,接着饭店的门口出现了一个穿学生服装的年轻人。

   潘知县几乎要给这个帮他把包裹拿回来的年轻人下跪磕头,为了报答这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的仗义出手,潘知县死拉活拽的要请这个年轻人吃饭,这个年轻人就是蔡云峰。

   谈不上一见如故,也谈不上相见恨晚,潘知县就这样和蔡云峰认识了,还没吃完的炸酱面换成了四菜一汤,这顿饭也让蔡云峰和潘知县完成了在接下来的日子里的合作开端。

  因为蔡云峰帮潘知县拿回了钱财,潘知县竟然顺当的得到了去河阳出任知县的肥缺,而蔡云峰也在这年毕业。潘知县还是言而有信的,他很认真的在金临省城等蔡云峰一起去河阳上任。

   

26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斗士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2 17:41 |显示全部楼层
马克一下,楼主快更

4

主题

2

好友

1934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5-22 17:54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2 19:19 |显示全部楼层
     潘知县的年纪并不大,正当壮年,满打满算才三十五六,瘦消的脸,下巴留着看上去很老成的精致山羊胡子。

     潘知县在老家山东牟平的老婆以及两儿一女并没有带在身边,在省城担任没有油水的闲职时,他所有的钱都是用来跑官的,根本没有财力纳妾,自从得到河阳知县这个职务后,两年的时间里,潘知县已经娶回三房姨太太,一个比一个年轻漂亮。

    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潘知县不是知府,没有弄到十万雪花银,但五万总归少不了,潘知县虽然不是大贪,小贪却没断过。否则三房姨太太怎么也娶不进来,还有老家的母亲为给他买官花去的银子和老婆孩子的花销呢。

   和蔡师爷两年的合作,潘知县不仅仅得到了白花花的大洋,更赢得了如日中天的清誉,铺天盖地的赞美,嘉奖接踵而来,远在山东的老家也无人不晓,无人不知,潘知县的老母亲跑到祖宗祠堂泪如雨下,向祖宗述说潘家先人的阴德,无疑在潘知县母亲心里她对不起潘家的列祖列宗,是她让潘家的祖坟冒起了青烟。

  蔡师爷从搬经乡回到县衙,脚刚跨进门,潘知县就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迎上前去:“蔡师爷辛苦,辛苦。”,潘知县的动作好像蔡师爷是知县,他是师爷似的。
  
  “这是我应该做的,没什么辛苦。”蔡师爷一如既往的表情和口气。

  “蔡师爷啊,陈贵sha人案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情,你何必再跑一趟,我这几日就判了得了。陈贵招不招供不打紧的,你就不要瞎操心了,写个结案报告给我就算数了。”潘知县微笑的对蔡师爷说道。

   “不急,这个案子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等我理理清楚再说吧。”蔡师爷边说边坐了下来。

   “怎么?蔡师爷发现那里不对了吗?赶紧跟我说说。”蔡师爷刚拿起水烟台听到蔡师爷说不简单又放了下来。

   蔡师爷沉默了好一会才说道:“有些细节要弄清楚,不能弄出了冤案来,那样也会让老爷的清誉受损。”。

  “是的,是的,还是蔡师爷想的周全,全靠师爷掌握,这样我就放心了,快去擦把脸,歇歇。”潘知县关心的对蔡师爷说道。

   蔡云峰住的地方是三间一起的偏房,这里既是他的卧室,也是他办案的工作室,堂屋是接待的地方,东间是卧室,西间是他的书房,也是他工作的地方,西间也是任何人不经他同意不能出入的地方,就是潘知县也不行,西间除了靠墙的书橱满柜子的书外,房间的中央就是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实验室。

  蔡云峰一进住处就关上了门,走进了那间只属于他的工作室,然后坐在藤椅上闭上了眼睛,陈贵sha人案远没有潘知县想的那么简单,他回味着这次在搬经遇到的一切,这件看似因琐事争执引起的sha人案却开始在他的大脑里翻江倒海,虽然,情急sha人的动机,证据已经足够充分,但从王二宝家出来以及和蒋芸涵的相遇都足以说明,这是一次有预谋的sha人,而且矛头直指融合纱厂。

  蔡云峰非常清楚融合纱厂老板姜老爷的能耐,别说他是一个小小的师爷,就是潘知县,甚至是知府,姜老爷掐死他们比掐死只蚂蚁都容易,这是一只让人胆寒的老虎,还是只下山的猛虎,要撼动姜老爷比登天都难,也许还没等蔡云峰像模像样的调查,自己和潘知县就不知道滚到那里去了。

  在潘知县询问蔡云峰时,蔡云峰丝毫不敢透露这起案子和融合纱厂有关,他对潘知县太了解了,如果潘知县知道自己怀疑融合,潘知县估计早就吓的要尿裤子了,那样,蔡云峰别说要去调查融合,就是哪怕大脑有一丝这样的想法也会被潘知县扼杀在摇篮里。

  查,还是不查现在摆在蔡云峰的面前。陈贵老婆和孩子以及王二宝一家那凄惨的景况一幕幕浮现在他的眼前,他们也是人,也是生命,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无钱无势的穷人,在富人和那些官员的眼里,他们的生命如同草芥,分文不值。他们是贱命,贱民,是穷鬼。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2 21:13 |显示全部楼层
      姜爷的产业遍布大江南北,主业是纺纱织布,他的副业丝毫不比自己的主业差,在中国比较富庶的地方都有他的钱庄和商号。

      如果姜爷说他可以和段祺瑞,张作霖,吴佩孚,曹锟一起同桌吃饭,打麻将,没有一个人认为他是在吹牛,因为他的确有这样的本事,而这些牛气冲天的军阀们确实离不开这些财大气粗的富商巨贾,打仗打的就是钱,没有这些巨富们的帮助,他们的军饷粮草就会出现问题,出了问题打胜仗的几率就会降低。

      在姜爷的眼里没有他过不去的坎,因为在当时的中国有钱就拥有一切,何况四面玲珑的姜爷和那些军阀们都能处成朋友,张作霖和吴佩孚打,曹锟和冯玉祥干都没有影响姜爷和这些军阀的感情,原因只有一个,他有钱。有钱就可以处到他想处的朋友,军阀们就是打的头破血流和他姜某人没有半毛钱关系,军阀们打的越凶,他赚钱才越多。

     姜爷从来不相信在小河沟里翻船这一说,因为能量极大的他在中国这块大地上已经是无所不能了。

     姜爷几乎很少来河阳的工厂,因为他觉得河阳这个地方实在谈不上繁华,吃住他都不习惯,让姜爷最习惯的还是上海,哪里不但有洋酒,还有洋妞,虽然他的姨太太已经是两位数。

    唯一让姜爷留恋就是金临省最大的产棉区在河阳这一带,这里的棉花才是让他驻足的原因,还有就是河阳刚刚划给他的三公里长的江边码头,河阳是一个能带给他巨大财富的地方,而姜爷拿到那三公里的江边土地只做了几个小动作,让刘坤一给潘知县送去一封信,另外,姜爷自己都没有出面让手下人给潘知县送去了五千大洋而已,一切事情就搞的顺顺当当。

    从融合纱厂到江边有五里的路程,两米宽的路让拥有了卡车的姜爷越看越不爽,他决定拓宽让他不爽的两米宽的路,省去现在耗时,耗财的肩挑背扛。为止他顺路去了一趟陈贵家谈买地,陈贵告诉他要考虑考虑,以后姜爷就再也没有去过陈贵家,所以,陈贵的老婆张氏说姜爷去了三次是很不准确的,因为后面两次到陈贵家去的是融合负责收购运输的黄爷。

     姜爷是做大事的人,他觉得为了十几亩的地这样的小事让自己亲自出面很没有面子,尤其陈贵告诉他要考虑考虑更让他没有面子,一个穷鬼,乡巴佬竟然告诉自己要考虑已经让他更不爽。在姜爷看来,陈贵这显然是给脸不要脸。于是,姜爷把这件在他看来的小事交给了会办事的黄爷,而且还规定了时间。同样是爷,姜爷的爷和黄爷的爷含金量天壤之别。黄爷的爷在姜爷眼里就是个瘪三,是条听话的狗。

    王二宝被杀,陈贵被下了大狱,姜爷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黄爷给弄出来的,他在知道这件事情后并没有觉得是多大的事情,他甚至从心底佩服黄爷做事的决断能力,好狗就需要好牙口,因为这样才能够狠,够绝,够让人害怕。姜爷欣赏这样的好狗,他觉得用对了黄爷。姜爷也是这样发家的。

     心不够硬,做事不够绝成不了富可敌国的富豪,这是姜爷的至理名言,也是姜爷的座右铭。

     面对宝贝女儿连珠炮似的追问,姜爷笑的前仰后合。因为蒋芸涵把蔡云峰形容的如何如何了得,最后竟然还警告老爸在面对蔡云峰时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姜爷从女儿嘴里得知这个非常厉害的蔡云峰是河阳的一个师爷后,更是让姜爷把眼泪水都笑了出来。女儿的话怎么能不让姜爷发笑,一个师爷能掀起什么风浪,也许连涟漪都不会泛起。

    看着自己的老爸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蒋芸涵气的把手里的包向老爸扔了过去:“你还笑,我在跟你说大事呢。”。

     女儿的行为让姜爷如同在看一个孩子在发脾气时一样可爱:“哈哈哈,知道了,宝贝说的那个师爷很厉害,我知道了,哈哈哈!”,姜爷屁股下的椅子被他笑的吱吱作响。

     “爸,我不是跟你开玩笑,那个蔡云峰是我同学我知道,你别不当回事。”蒋芸涵一脸的严肃。

      “哦!知道了,知道了,是不是我的女儿看上了这个厉害的师爷了。”姜爷收住大笑调侃的对女儿问道。

      “我看上他?别搞笑了,就他给我擦鞋我都嫌倒胃口,整天一张死人脸好像别人欠了他钱似的。”蒋芸涵对爸爸的话嗤之以鼻。

     “是吗?那这样的人厉害在哪里啊?”姜爷对女儿的话来了兴趣。

     “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在学校里,尤其是今天遇到他让我的感觉总有丝丝寒意。”蒋芸涵若有所思的说道。

      “一个燕京大学的高材生怎么会到一个小县城来做不起眼的小师爷呢?女儿,这个事情倒是有点意思,你再说说,这个姓蔡的有什么来头?”姜爷对沉思的女儿问道。

      “我也不知道他有什么来头,反正不是官宦人家的,更不是有钱人家的子弟,这几年我观察下来,他是来自于一个拮据的家庭。”蒋芸涵说道。

      “呵呵!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有背景的富家子弟呢。”姜爷笑了,他觉得女儿前后说话非常矛盾,女儿还是没有长大啊,姜爷的心里发出感叹。

      正是因为姜爷的无所谓给了蔡云峰调查这件案子的机会,也为他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


15

主题

1

好友

8410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5-22 22:17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4

主题

1

好友

7503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5-22 22:40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更新

15

主题

1

好友

8410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5-23 09:29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1

主题

0

好友

3899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5-23 09:33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继续更呢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3 12:34 |显示全部楼层
    蔡云峰蜷縮在躺椅中想着如何处理陈贵这个案子,他知道如果自己坚持把这件案子查个水落石出就如同一个小舢板冲进波涛汹涌无边无际的大海,等待他的就是船毁人亡,因为他要面对的是强大无比的姜爷,在姜爷面前他就是只蚂蚁,而姜爷是头大象,随时可以把他踩的稀巴烂,连尸骸都找不到。
     sha人现场早已经被破坏的毫无踪迹可寻,就是明知道这起案件是融合的黄爷等人所为,他也找不到一点证据。蔡云峰很清楚只要自己睁着眼闭着眼,把陈贵一审送上断头台也就万事大吉了,而且没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天大的冤案,到时大家皆大欢喜。蔡云峰不是没有想过退却,但一想到既是奶奶也是师娘对他说的那些话,他就面红耳赤。上个月他回去看过奶奶,当他把潘知县只知道收钱敛财根本无暇政事,自己对前途无望萌生退意的想法跟奶奶说了以后,一向慈祥的奶奶对他发火了:“你这臭小子,你难道忘记师傅跟你说的话了吗?人要活一口正气,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时局你无法改变也左右不了,但你可以用你现在的位置为那些穷苦人办点良心事,做点好事,让他们少受一点冤屈,你现在一遇到困难就退却,你让那些无权,无财的穷苦乡亲们怎么活,他们哪里还看到一点希望,我供你读书,师傅教你功夫就是希望你将来能成材,为父老乡亲多说几句话,少受一点委屈,孩子你要记住,这个社会因为有你这样正直的人才会有希望,你只要把身边和你一样正直的人拢到一起那就是一股力量,很大的力量,这个社会就会变好,变清明。”。
    “我一定要把真正的sha人凶手绳之以法。”蔡云峰腾的从躺椅上站了起来,他下定决心也不能辜负把他养大的奶奶的期望。
    站在工作室的黑板前,蔡云峰脑海里的思路清晰的出现在黑板上:融合修路,陈贵家的地,黄爷上陈贵家,王二宝被杀这些都被蔡云峰用粉笔连在了一起,他要找到案件的突破口。蔡云峰在黑板前沉思着,他的脑海里还有一个巨大的疑团,凭姜爷的财力绝对不会仅仅因为十几亩水田sha人,大不了多给陈贵一点钱,事情应该可以解决,为什么姜爷去找陈贵时,陈贵开始没有把话说绝,而是表示考虑一下?而后面两次黄爷去,陈贵甚至连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坚决不买地,这是为什么呢?陈贵不是不知道黄爷曾经是人见人怕的地痞流.氓,是什么事情让他铁了心的要跟黄爷对抗,这其中会不会有自己不知道的隐情?难道陈贵向自己隐瞒了什么?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3 12:42 |显示全部楼层
     “提审陈贵。”蔡云峰扔下手里的粉笔自言自语道。
      自从蔡云峰那次审问陈贵,警察局就再也没有提审过陈贵,因为大家都知道,陈贵已经活不了几天了。
      当陈贵再次被带到刑讯室的时候,他满脑子想的是自己又要被用刑了。他对自己能否活命已经不抱任何希望,只希望早点判决,早点被砍头,那样自己会少受罪,反正是一死,他这次到刑讯室来的时候就想好了,警察让他怎么说就怎么说,反正自己难逃一死。
      当陈贵抬头看到今天审自己的是那个上次没有对他用刑的年轻人时,陈贵的眼中竟然有了笑意,他认为这个年轻人是来宣判自己死刑的,而这是陈贵现在最想看到的。
     “陈贵我相信你是有冤屈的,但你没有跟我说实话,如果你要洗刷自己的冤屈,你应该把你没有告诉我的事情全部说出来,只有这样我才能为你做主。”蔡云峰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该说的都说了,你们也不信,好吧,既然,你们说人是我杀的,那就是我杀的,你们把我杀了吧。这样你们满意了吧。”陈贵这次没有喊冤,也没有叫青天大老爷。
      陈贵一心求死的态度让蔡云峰和记录员大吃一惊。
      “啪”蔡云峰突然把文件夹摔在审讯台上:“陈贵你这个混蛋,你一死倒落得个清净,你有没有想过你的父母妻儿,你死了,以后他们怎么活?”蔡云峰少见的发火了。
       蔡云峰的话让陈贵呆住几十秒后,眼泪唰唰流了出来,他开始怀疑刚才自己一心求死的心态,难道面前这个年轻人真的会为自己洗刷冤屈吗?
      “你如果真有冤屈,我一定为你做主,前提就是你要把所有没有说出来的话都说出来,现在你告诉我,为什么姜爷找你时你说你要考虑?而黄爷去了你家你就死活不买地,这到底是为什么?是不是黄爷压价威胁你,还是有其他原因,你只有说出来我才能帮你,你明白吗?”蔡云峰的语气缓和了很多。
      “青天大老爷我冤枉啊,那个黄癞子就是个天杀的流氓,我恨不得剥他的皮抽他的筋,他根本就不是人,他就是个畜生啊,青天大老爷。”陈贵嚎啕大哭道。
      “你不要哭,黄爷到底对你做了什么?你一五一十都告诉我。”蔡云峰对陈贵突然的失控感到震惊,他已经预感到这其中一定有让人难以接受的因由。
      “青天大老爷,黄癞子这个畜生做的事情我都没脸说出来,羞死个先人啦,在黄癞子没有到融合前,他把我妻子按在麦田里给强奸了,我家的四娃就是那个畜生作的孽生的,孩子生下来我媳妇想把孩子溺死在马桶里,可我一想,这毕竟是条生命啊,孩子没罪啊。我满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忍忍也就把日子过下去,哪知道姜爷看上我家的水田要买去修路,姜爷当时说不会亏待我,我想姜爷那么大的老板应该不会为难我这样的穷人,我对姜爷说要回家跟妻子商量一下,没曾想,过了几天,上门的人竟然是黄癞子,一进门就对我气势汹汹,我当时很来气一口拒绝卖地,而黄癞子走时恶狠狠把我家的铁锅都给砸了,我媳妇气得晕了过去,仅隔了两天,黄癞子带着两个手下再次来到我的家里,我还没来得及开口说话,就被他带来的两个手下打倒在地,而黄癞子竟然当作众人的面把我的媳妇拖到房间里给糟蹋了,青天大老爷我那时想撞死拉倒,可一想到年迈的父母和未成年的孩子我狠不下那个心啊!这个天杀的黄癞子在糟蹋完我媳妇后,撂下狠话说在十天之内还不卖地就弄死我。我冲着黄癞子吼道,要想买我的地除非弄死我一家,否则休想。黄癞子走后,我家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啊,我抱着要寻死的媳妇一起大哭,看着年幼的孩子我们夫妻就是再想去死也不忍心啊,我们死了孩子怎么办?年迈的父母谁来养?再耻辱,再难熬,我们也得熬啊,无论如何也要等到把孩子熬的长大成人你说是不是啊青天大老爷啊。”陈贵凄惨的哭声让记录的警员也不停的在擦泪。

0

主题

2

好友

393

积分

咕噜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5-23 13:54 |显示全部楼层
顶!d=====( ̄▽ ̄*)b顶!d=====( ̄▽ ̄*)b顶!d=====( ̄▽ ̄*)b

36

主题

4

好友

1446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5-23 14:25 |显示全部楼层
MARK 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踩

6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白银骑士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发表于 2017-5-23 14:41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主题

9

好友

5237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3 14:44 |显示全部楼层
     蔡云峰没有再问下去,他已经心里有数了,他对站在刑讯室门口的狱警吩咐道:“好生照顾好陈贵。”。

     陈贵从审讯椅子上伏到地上给蔡云峰磕头:“青天大老爷,我的冤屈就指望你啦,我和我全家忘不了你的大恩大德。”。


     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指向了融合的黄爷,只要把黄爷拿下,陈贵sha人案就能大白于天下,但如何从老虎嘴里拔牙蔡云峰还没有想好,就是再难也要从黄爷身上打开突破口,蔡云峰发誓。他想到了警察局的探长余明。

     如果说警察局还有一个正直的警察那就非余明莫属,两年的配合交往,蔡云峰对余明可以说是欣赏有加,要不是警察局那个混球的王有钱局长有个在省城的叔叔做靠山,蔡云峰早就让潘知县把余明扶到局长的位置上去了。

     在河阳有两怪,知县潘老爷还不算昏庸,而且饱读诗书,尚知廉耻,虽然贪钱,但毕竟还有底线,政事放手不管,但知道如何用人,蔡云峰没有他的充分信任,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无从施展,正是因为他毫无保留的信任才有了蔡云峰淋漓尽致的发挥。而警察局局长既贪财又好色还好抓权,本事一点没有,却到处指手画脚,要不是蔡云峰有尚方宝剑在手,这个王局长真的会把警察局变成自家敛财的工具,也正是因为这样,余明才得以在蔡云峰的庇护下施展拳脚。

     蔡云峰来河阳的两年时间里,余明几乎形影不离的和他呆在一起,出现场,抓犯人,稳治安。这也让蔡云峰对余明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蔡云峰的客厅。

      “余探长你认识融合纱厂的黄爷吗?”蔡云峰问坐在一边的余明。

      “师爷说的是那个黄癞子吧,我怎么不认识,这个地痞可是我们警察局的常客,我都不知道抓过他多少次了,我真的有点不明白,姜爷那么大的老板怎么会用那样的流.氓,也不怕毁了自己的名声,师爷,你怎么突然打听起这个人.渣啊?是不是又犯什么事了?”余明很好奇的问道。
“哦,余探长对这个黄爷这么熟悉啊,那么余探长能不能用什么办法帮我请到这位黄爷呢?”蔡云峰心头一喜。

       “就这混蛋哪里用的着请啊,师爷想见他我随时帮你给抓来,这个人.渣自从跟了姜爷后,竟然现在混得人摸狗样的,我看着就恶心,也不知道从哪里搞的钱,竟然在县城买了个四合院,还养了一个从西风楼赎出来的16,7岁的雏妓。三天两头就来鬼混一番。”余明笑道。

       “余探长,我下面说的话只限于你我知道,我正色的告诉你,你这个口中的黄癞子涉及一桩sha人案,因为姜爷的关系,加上我现在还没有确凿的证据还不宜声张,你是否能找几个可靠信得过的兄弟把这个黄癞子弄到一个僻静的地方进行讯问?”蔡云峰的脸上非常的严肃。

      “师爷,这个完全没有问题,我的手下至少有七八个信得过的弟兄,只要你说时间我随时都可以办。”余明爽快的说道。

      “那就好,抓捕黄癞子一定要秘密进行,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如果被姜爷知道,那这件事情就搞砸了,就是潘知县也很被动了,更不要说查案子了。所以,这件事情要绝对保密,不能有一点泄露。你选好地方就告诉我,抓捕黄癞子最好在晚上进行,动作要快,要神不知鬼不觉的。”蔡云峰叮嘱道。

      “明白,师爷,你就放心,对付黄癞子我一个人就可以搞掂,师爷担心人多嘴杂,我只带一个信得过的弟兄来做这件事情。”余明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他突然明白这件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

      “余探长,你还要记住,抓到黄癞子后你不要对他动刑,免的日后他说是被屈打成招的,等我来了,我自由有办法对付他,你要切记。”蔡云峰对余明说道。

      “我知道了,师爷,你放心,黄癞子少一根汗毛我负责。”余明笑了起来。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