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0:20 |显示全部楼层
       李翠丽这个名字是被她爹爹卖到妓院时老鸨给取的名字,她原来的名字叫七妞。

       七妞这个名字聪明人一看就几乎明白个大概,因为七妞的前面几乎是清一色的女妞,七妞是第七个,盼儿如热锅上蚂蚁的七妞父亲其焦虑程度是可以想象的。生孩子容易,养活却很艰难,七妞的父亲不是姜爷,姜爷只要够威猛,他想生多少都可以养活,而且能养的轻松自如。看着家中七个女娃,米缸里早就空空荡荡,凭着野菜和地主家扔掉的烂菜叶,萝卜根度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孩子是父母的心头肉,不到万不得已没有一个父母愿意舍弃自己的孩子,七妞是七个女娃中最瘦小的,劳动力自然不及上面的六个姐姐,七妞自然成为被卖掉的第一人选,父母跟七妞促膝谈心了大半夜,在清冷的深夜里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嚎中,七妞答应了父母。

        一个十六岁不到的女孩只卖了五块大洋。而七妞卖出的这五块大洋也只能维持一家一年的活命。

       面瘦饥黄的七妞即使是处子之身也未必能被客人看上,要想让七妞未破瓜之身卖个好价钱,老鸨子还必须再下血本,那就是把七妞养的丰满一点,脸蛋红润一点,走路姿势更加优雅一点,那样才能一次性收回成本。

       干地里奄奄一息的禾苗,只要有一点雨露降临就会展现出顽强的生命力,一夜之间会焕发出勃勃生机。好吃好喝的两个月,七妞刚来时的枯黄已经不见,现在展现在大家面前的是犹如一支含苞待放的芙蓉,连老鸨都惊叹:我的妈啊,这不是一个活脱脱的美人吗?

       要收回成本,就要造势,老鸨再次不惜重金请来照相馆的师傅为七妞拍出最美的照片,还描上了彩放到了西凤楼门前,更加上露骨的独白:含苞待放的芙蓉,望有情人亲临独赏她的绽放。意思不言自明,直白的说,有情人是假,有钱人是真。

       老鸨一点不担心没男人来采七妞这枝花,她更不担心收不回本钱,要赚大钱要有耐心,对于从事这行一辈子的老鸨来说早就是轻车熟路。

       奇货可居,待价而沽。

       从黄爷进入融合以后他再也看不起乡间的那些又脏,又丑,又没品位,更不细嫩的农村半老徐娘了,他的眼角更高了,收棉花克扣棉农和老板姜爷分成后,手头不再是做流.氓时那么拮据了。他如今是爷了,是有钱人了。

       老鸨挂出七妞照片的第二天,黄爷就到西凤楼来尝鲜,在看到七妞的照片后,他的魂几乎都被勾走了,他找到老鸨第一句话就是:“骚蹄子,这翠丽多少钱赎身?”。

       黄爷是西凤楼常客,曾经在西凤楼吃过亏,黄爷的横行霸道在搬经玩玩还行,到了县城可行不通,能在现场开妓院,如果没有后台谁也不敢开,西凤楼的后台就是警察局长王有钱,何况,开妓院的有谁没有黑s会背景呢?那时黄爷不知道,还以为在搬经,开始犯浑,结果,先是被妓院的一群打手暴揍一顿,接着被王有钱带来的余明探长带回去又是一顿狂扁,身上的十个大洋被无情的没收了,还带着满身的伤痕走出了警察局,这个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在县城连个屁都不算。

       老鸨子不会计较这个已经被驯服但大方的老主顾黄爷叫她什么,只要给她钱,哪怕叫她骚货都可以。

       “赎身?”老鸨子那一脸的惊讶装的是惟妙惟肖。

       “是啊,说,骚蹄子多少钱能赎身?”黄爷很急。

       “二百大洋。”老鸨收回了惊讶,一下伸出两个手指,那满是皱纹的眼角笑的如少女般清纯。

        “一百。”黄爷讨价道。

       “一百八。”老鸨笑容依旧。

       “一百六。”黄爷额头开始出汗。

        “成交!”老鸨咯咯的笑了出来,然后把手伸到黄爷面前。

       “我今天只带了一百算定金,我明天来带人,记住,骚蹄子,从现在开始任何人都不可以碰翠丽,马上把门口的照片撤了。否则,老子玩命也拆了你的西风楼。”黄爷把一百大洋的银票递到到老鸨手里。

       “这个当然,我们是讲信义的,你明天不来赎人,每天加收一个大洋,七天为限,过七天,一百元没收,翠丽还是我的。”老鸨说这些话的时候,笑的和狐狸一样。

       “好,一言为定。”黄爷急匆匆的离开了西凤,他必须尽快去筹钱,走下楼,黄爷的嘴里还在叨叨着狠话:“要是在搬经,老子把你那张逼脸打的开花。”。

       黄爷没说错,在搬经他可以把任何人脸上打的开花,在县城他的脸上一定会被别人打的开花。

       因为流.氓也分大小,官员更分能量。

       乡长能和知县比吗?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0:23 |显示全部楼层
090网管能告诉我为什么扣着一段不通过吗?我认真看了那一段,没有什么违禁词语啊?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0:25 |显示全部楼层
szcs2483437 发表于 2017-5-23 19:13
刘老师换网 ...

我不是刘老师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0:25 |显示全部楼层
szcs2483437 发表于 2017-5-23 19:13
刘老师换网 ...

我不是刘老师

20

主题

0

好友

474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活跃网友

发表于 2017-5-23 20:27 |显示全部楼层
很好看。

20

主题

0

好友

474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活跃网友

发表于 2017-5-23 20:43 |显示全部楼层
搬经好像如皋的,,,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1:03 |显示全部楼层
        现在融合纱厂有两个人都坐立不安。

       一个是黄爷现在盼望着时间过的更快一点,因为,他要搭纱厂的卡车去县城,今天是他和七妞聚会的日子,一想到七妞那盈盈一握的细腰,如半月一样刚刚发育完成的坚挺乳房,他的呼吸就急促,浑身就发热难忍。

        另一个就是蒋芸涵正在绞尽脑汁想着怎么才能和蔡云峰有机会接触,好好深谈一次,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蔡云峰,蔡云峰的冷峻,还有难得一见醉人的笑容,和孩子一起时那善良的温情,这些在她的脑子里如同电影放了一遍又一遍。她渴望了解这个谜一样的男人。现在她知道自己那天为什么脸上会发烧,心儿乱跳了。

        爸爸给她介绍的那个国民政府议员的儿子,人长的也很帅,而且也有很好的工作,前途一片光明,家境更是没的说,虽然,见过几次面,但蒋芸涵的心里就是对哪位议员公子没有一点感觉,她从哪位公子的笑容里看到的让她极不舒服的献媚,那看她的眼神分明她就是没有穿衣服的娇娃。而这样厌恶随着见面次数的增加更加强烈,更别说有什么脸红心跳这样的感觉了。

        春风早已经吹了,日天也长了很多,但温度并没有回升多少。

        蒋芸涵有自己的轿车,想什么时候去县城就什么时候去,没有人管她,只有她管别人。

        黄爷就不行,他曾经是自由的流.氓可以为所欲为,虽然现在他还是流.氓,但开始有人管了,他现在是上班的流.氓,上班就要有个上班的样子,因为,他上面的流.氓比他厉害,是大流.氓。所以,黄爷现在是没有绝对自由的流.氓。

       下午两点,蒋芸涵的车子呼啸着离开了融合纱厂,她要去找蔡云峰,她已经找到了去找蔡云峰的理由和借口。可惜,她今天选这个日子去找蔡云峰,这不是一个黄道吉日,因为,蔡云峰今天有大事要办,而且是要命和救命的大事。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2:29 |显示全部楼层

        蒋芸涵的车子呼啸着离开融合纱厂,也呼啸着开进了县衙,两个站岗的警察身子挺的笔直敬礼。活脱脱现代版的《天下无贼》里刘德华对别墅站门岗的保安说的那句话:“不是开宝马的都是好人,”,如果刚才进去是衣衫褴褛的乞丐,估计老早被用枪托砸出了县衙了。

       门外的动静惊动了正坐在县衙大堂里喷云吐雾的潘知县,他手里拿着水烟台站在台阶看到从轿车里走出一位时尚的美女时,眼睛瞪的如铜铃一般。

        “姑娘。。”潘知县还没把话说全就没法说下去了。

       “我找蔡云峰,蔡师爷。”蒋芸涵用命令一样的口吻对一脸茫然的潘知县说道。

       “姑娘你是?”潘知县终于把一句话说全。

        “我是融合纱厂蒋老板的女儿蒋芸涵。”蒋芸涵不耐烦道。

        “啊,姜大老爷的女儿,姜千金光临敝县,真是蓬荜生辉也。”潘知县边说大有要跪迎的意思。

       “不要也了,只要告诉我蔡云峰在哪里就行了。”蒋芸涵的口气好像是两江总督刘坤一亲临河阳一样。

       “蔡师爷现在正在后厢房工作呢,姜大小姐,敝人前面给你引路,大小姐,请,注意脚下台阶。”潘知县现在的动作和搀扶慈禧太后的小李子有一拼。

        “不麻烦了,我自己亲自去找。”蒋芸涵说完扔下一脸愕然的潘知县往后堂走去。

        “姜大小姐和蔡师爷是什么关系呢?他们怎么会认识呢?姜大小姐找蔡师爷有什么事情呢?”潘知县捧着水烟台摇头晃脑的说道,他有太多疑问,只是他没有时间,也不敢问出来罢了。他不敢问姜大小姐,但等姜大小姐走后,他敢问自己的师爷。

       一个人的脾气要一下改掉谈何容易,何况财大气粗,一身大小姐做派的蒋芸涵呢。

        江大小姐已经算是很克制了,她没有敲门,是用手推门的,换了是其他人,她直接用脚踢门了。

       正在西屋筹划晚上行动的蔡云峰绝对不会想到那个看自己如仇人的蒋芸涵会找上门来,而且是不请自来。堂屋的开门声引起了他的警觉,他快速的向西屋的门口走去,刚打开门,他就看到了正准备推门的蒋芸涵,他吃了一惊,马上他镇静下来,一脸怒气的对着蒋芸涵喝到:“你什么千金大小姐,就这样的教养吗?你有没有父母教啊,进别人的门不知道敲门吗?主人没有允许你就进门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出去,给我出去。”。

        蔡云峰连声呵斥把蒋芸涵弄的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楞在原地脸色由红转白,蔡云峰关上西屋的门,一步一步逼着蒋芸涵走出了堂屋的大门,蒋芸涵象一只木偶一样也一步步后退。在蒋芸涵的最后一只脚夸出大门后,蔡云峰“啪”一声关上了堂屋的大门。

        怔在大门外的蒋芸涵委屈的泪水夺眶而出,潘知县躲在县衙大堂的后门看到这一切吓的额头直冒冷汗,他没有看到自己的师爷这么凶过,而且是对姜大老爷的千金,就是总督刘坤一也不敢这样对待姜大老爷的千金啊,自己的师爷真是吃了豹子胆了。

        既然来了,就是有再大的委屈,今天也要和蔡云峰说上话,自己以前也那样对待过他,就算是为以前的行为赔罪也好。蒋芸涵伸出手敲了门。

        “什么事说?”蔡云峰对着敲门的蒋芸涵说道。

        “我来找你说点事。”蒋芸涵的声音一点都不凶,而且很温柔。

        “今天没时间,我和你也没什么事好谈,你走吧。”蔡云峰的声音像冰块那样坚硬。

        “你不是要见我爸爸吗?他后天来,我带你去见他。”蒋芸涵低声的说道。

        “谁说我要见你爸爸了。”蔡云峰说道。

        “那你那天去融合干什么啊?我问过门房,他告诉我你要见我爸。”蒋芸涵虽然见不到蔡云峰的表情,只要能和她说话,她的心里也舒服了很多。

        “我那天去是想想看看河阳最大的纱厂是什么样子而已,没有其他目的。”蔡云峰说道。

        “那你明天来融合,我带你参观,好不好?”蒋芸涵的脸红了,没有了刚才的苍白。

        “我最近都很忙,没时间,等以后有时间再说吧。”蔡云峰话里已经有了不耐烦。

        “那,那,你能陪我逛逛县城吗?我对这里一点都不熟悉,你是我的同学比较好沟通,在这里你也是我唯一的熟人,可以吗?”蒋芸涵现在的神态就像是一个犯错的孩子。

         “我告诉你了,我很忙,没时间的,你走吧,你爸爸不是钱多吗?要找多少人陪你逛县城都找到,为什么非要找我。”蔡云峰话开始刻薄起来。

         蒋芸涵这下不知道该怎么说了,她没有想到蔡云峰对她是如此冷漠,自己几乎算是哀求了,她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求过别人。

         “蔡云峰你给我出来,我找你有事。”潘知县把蒋芸涵的话都听在耳朵里了,看到姜大小姐低声下气的求自己的师爷,他怕姜大小姐一不高兴把气撒在他的身上,于是马上冲了出来。

         现在是陈贵sha人案是最关键的时刻,千万不能惹恼自己的顶头上司,否则会前功尽弃,蔡云峰不得不打开了大门。

         “蔡云峰,从明天开始我给你放两天假,你的任务就是陪姜大小姐逛遍河阳大街小巷,这是命令,你必须执行,如果你敢怠慢了姜大小姐,我就停你的职,把你所有的工作都移交给王有钱,我说到做到。陈贵sha人案我可以晚点宣判的,证据,细节你可以慢慢完善呢。”潘知县对蔡云峰瞪着眼睛说道。这就是潘知县的智慧之处,要么什么事不管,一管就卡住了蔡云峰的命门,他看上去好像很糊涂,但县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不明白的很少。他很清楚自己的这个师爷的软肋,也很清楚王有钱是什么货色,潘知县和明朝的万历皇帝一样几十年不上朝,但他能把控着朝廷的一切如同闲庭信步。

          蔡云峰似乎第一次认识这个把自己弄到身边的伯乐,他不信的看着潘知县,这一刻他才明白,看上去糊涂的潘知县分明就是个狡猾透顶的老狐狸,原来这个老混蛋是在给自己装糊涂,自己的所思所想这个老混蛋竟然是洞若观火,如果他拒绝了潘知县,潘知县刚才的话就一定会兑现。

         “好,我答应,陪游。”蔡云峰的心里痛苦极了,嘴上是答应了,但他的心却坠入了冰窟。

         蒋芸涵满脸通红,幸福洋溢在她的眉眼之间,她转身对着潘知县鞠躬道谢:“潘知县,刚才是小女子唐突了,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的不敬,谢谢你!”。然后像小鸟一样向前厅走去。

         “没事,没事,姜大小姐,常来啊。”潘知县对着蒋芸涵的背影喊道。

47

主题

13

好友

1万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3 23:21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坏所以坏 发表于 2017-5-23 22:29
蒋芸涵的车 ...

你就不能发个链接。天天弄一点点。吊胃口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2:00 |显示全部楼层
GZJ008 发表于 2017-5-23 23:21
你就不能发 ...

我是一边写一边发的好吧

8

主题

7

好友

4万

积分

白银骑士Rank: 14Rank: 14Rank: 14Rank: 14

发表于 2017-5-24 07:07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求私信

0

主题

2

好友

425

积分

咕噜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5-24 09:09 |显示全部楼层
情节蛮有吸引力的,顶!d=====( ̄▽ ̄*)b

169

主题

1

好友

6万

积分

客服工作人员Rank: 28Rank: 28Rank: 28Rank: 28Rank: 28Rank: 28Rank: 28

活跃网友 天台球迷勋章 金牌球迷勋章

发表于 2017-5-24 09:28 |显示全部楼层
有问题多多沟通 qq 2798610337。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9:39 |显示全部楼层
“傻子,青瓜,白痴,雏鸟,没脑子。”这是蒋芸涵走后潘知县对蔡云峰说的话。

蔡云峰一头雾水的看着潘知县。

“进屋去,我跟你说道说道。”潘知县背着手拿着水烟台走进了堂屋。

“老爷,你为什么一定要让我去陪那个姜爷的丫头?”蔡云峰的脸上有不快。

“我是怕你得罪人,你得罪了姜大小姐就是得罪了姜大老爷,你不知道吗?”潘知县重重的把水烟台放在八仙桌上。

“得罪了怎么了?我又不会去求他,我还要办他呢。”蔡云峰口不择言的说道。

“得罪了怎么了?还办他?就你?”潘知县一脸的不屑说道。

“怎么了?难道他犯法我不能办他吗?”蔡云峰很不服气。

“你完全是个愣头青,是个莽夫,哎,年轻啊,年轻啊,读了那么多书,都不知道什么是大爱,什么是大善,哎,这怎么得了啊,你什么时候才能让我放心啊。哎哎,哎”潘知县连叹几口气。

潘知县的话让蔡云峰更是莫名,怎么又扯到大爱和大善上来了。

“我知道你不懂,好吧,谁让我把你这个笨蛋弄到自己身边来的呢,弄来了我总得负点责任,我就来跟你说道说道吧,云峰啊,你认为在河阳就是你最正直,最能干,最善良对吗?”潘知县对着蔡云峰问道。

“我没有这样说。”蔡云峰绷着脸,他不知道潘知县到底要和他说什么?

“你嘴上没这样说,心里却是这样想的,你不说我也知道,我甚至还知道你心里对我其实一直很不满,认为我经常拿别人的钱,还娶了三个姨太太,又什么正事都不干,这些我都知道。”潘知县语气非常平缓的说道。

蔡云峰的额头开始冒汗,心里砰砰跳,潘知县的这些话他只有跟奶奶说过,没想到自己心里想的什么,这个自己的领路人早就知道了。

“你不要否认,也不要说话,认真听我说,从京城你为我拿回包裹,我就喜欢上你身上的那份正直和冲劲,我和你约定只要你和我一起共事我会让你放开手脚,尽可能不干涉,我做到了,而且是不打折扣的兑现了我的诺言。云峰啊,你知道宝剑为什么会锋利吗?”潘知县问道。

“因为有好钢。”蔡云峰如实说道。

“钢是哪里来的?”。潘知县笑道。

“铁练出来的。”蔡云峰不解的看着潘知县。

“你知道吗?铁是从矿石里经过烈火提炼出来的,又经过熔炼,回炉才成为生铁,生铁再经过提精,高温,锤炼有了熟铁,熟铁又经过无数次的捶打,回炉,去除了杂质练成了钢,钢已经足够坚硬但还是有杂质,怎么办?回炉,继续高温再经过无数次的回炉捶打,里面的杂质才被去掉,这时,这块钢才是好钢,只有这样没有杂质的好钢才能锻造出最锋利的宝剑,你现在就如同刚从铁矿石里提取出的生铁,连熟铁都不是。好,我把话题扯远了,我刚才要跟你谈的是大爱和大善,你应该可以用你的理解告诉我什么是大爱和大善,但我今天要和你说的也许你听也没有听说过,就如你今天那样对姜大小姐一样,你得罪了姜大小姐就是得罪了姜大老爷,你认为我是胆小怕事,曲意奉承对吗?没关系,你这样看我非常正常。我很清楚你在查陈贵案,你肯定发现了线索,而且这条线索直接指向了融合纱厂,甚至你已经把这条线索联系上姜爷,虽然你心里清楚,但你内心的怒火和偏见在刻意的往姜爷身上靠,你痛恨官商勾结,你痛恨商人的为富不仁,你痛恨商人的不择手段以及奸诈,这都没有错,如果按照你现在不管不顾的查下去,就算最后是你赢了,你也顺利的把姜大老爷拉进了这个案件,那么,你认为你是完全正确的对吗?我相信,你一定是这样想的,那么我就来给你分析,你办完这个案子以后带来的后果,姜大老爷名誉扫地,他的手下绳之以法,但你杀不了姜大老爷,姜大老爷大不了落下一个为富不仁,纵容手下,管教无方的恶名,商人最看重的是什么,名誉,那么,名誉都没有了,他在河阳也就没有待下去的可能了,他会把工厂关了,码头停了,然后,找一个没人知道他有恶名的地方重新开始,那么,我们河阳得到了什么?是一时之快,然后呢?纱厂几千工人赖以生存,养家糊口的工作丢了,码头建成了期盼能去做工人的梦想没了,那几千工人的家庭从此再也没有生活来源,老人开始挨饿,孩子沿街乞讨,生病只能等死,种出的棉花被其他商人压价收购,你告诉我,你那时对着这些失去了工作的农民去说,我们赢得了正义,这就是胜利,你认为那些躺在床上生病的老人,没饭,没衣服穿的孩子的家庭会跟着你一样激情澎湃吗?你能告诉我,那些家庭会怎么看你呢?”潘知县说完看着蔡云峰。

潘知县的话让心里不服的蔡云峰心底泛起极度的寒意。他确实没有想过,一点也没有想过,他突然有一种害怕,非常的害怕。

“你认为你的正直是大爱还是大善呢?”潘知县问道。

“我,我,我”蔡云峰确实找不到任何语言去回答这个在他心里一直很糊涂的潘知县了。

“回答不出来是吧,没关系!我来告诉你,你这样的正直和莽撞是大恶。好,我们再来换一个角度处理你手头的这个案件,你已经发现了这起案件和融合扯上了关系,你肯定心里很清楚,姜爷是绝对不会为了十几亩地去杀一个农民的,那么这件事情一定是手下人私自去干的,我不敢说姜爷事后知道不知道,这暂且不论,但最少,姜爷没有叫手下人去杀人,这个观点你应该赞同吧。那么这件事情既然扯上了融合我们该用什么样的手段呢?最好既惩办了凶手,又让姜爷高兴呢?以下是我私人的意见,你采纳不采纳再说,如果你确实找到了这起案件的真凶是融合的人,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你要做的就是去谈判,和姜爷谈判,谈判这个词我建议最好不用,我喜欢的是去请教。呵呵呵!要有技巧,而且还要让姜爷不失脸面,不失威信,你认为要做到这些很难是不是?我告诉你不难,而且大好的机会就摆在你的面前,从今天姜大小姐对你那样的态度我能看出,这个千金小姐对你感觉很好,否则不会那么的低声下气。通过姜大小姐你可以很顺利的接触到姜爷,你不用躲躲藏藏,直接告诉你掌握到的一切,你还要把姜爷给摘出去,你应该这样说:姜爷啊,你手下人背着你干出了杀人的事情,我怕影响姜爷你的声誉,我首先控制了一切消息外泄的可能,今天我来,是来找你商量怎么处理,希望姜爷能想出一个办法来,告诉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个时候也许姜爷确实舍不得手下或者想不到处理的办法,这时你要做的就是为他出谋划策,最恰当的办法就是让他把犯罪的手下亲自绑了送到警察局来,那样,姜爷大义灭亲的形象就会高大起来,然后再让姜爷厚恤受害者,这样姜爷又多出了一个仁义的善人形象,老百姓也会认为这样的老板是个好人,肯定到处说姜爷的好。你说姜爷的纱厂规模就会不会越来越大,码头会不会越建越快呢,你说是吧。当然,最好能让姜爷在河阳多投资一点工厂,或者多捐几所学校,那样当然最好了,其实我说的这些都是废话,你这么聪明,一点就透,很可能还能在我的这个基础上加以发挥,哎,我走了。哎,哎,人老了,废话就是多啊。”潘知县看着蔡云峰大张的嘴和惊讶的眼神,背着手走出了堂屋。


蔡云峰不信的看着走出去的潘知县,这哪里是一个整天正事不干的糊涂知县啊,这简直是个未卜先知的天才。陈贵这个案子从侦破,怎么惩治犯人,如何善后,几乎一条龙一样一气呵成,而且,面面俱到,所有的好处县衙都占全了,处理的方式几乎无懈可击。

直到现在蔡云峰才真正明白自己在这个他一直看不起的领路人面前如傻子一样。潘知县为什么从不干涉自己做的事情,这是在给自己锻炼的机会,这是一种大爱,而在自己莽撞的时候才出来点拨一下自己,他对着县衙大堂的方向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这才是智慧,这才是深藏不露。这样的敏锐和圆滑没有相当的阅历又怎么能做到呢?

蔡云峰学着潘知县叹了一口气。而这样的叹气是完全不同的两种心境。

潘知县那几声叹气是自信,是一种让人信服的骄傲。而蔡云峰的叹气是对自己年轻,莽撞,肤浅的一种自责。

原来大爱和大善是可以这样去理解的。

逞一时之勇不是大爱,更不是大善。

全面把握全局,舍弃小我,成全大义才是大爱和大善的具体体现,否则就是大恶。

智慧+慎独,才能成就真正的大爱和大善。

22

主题

9

好友

7066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9:40 |显示全部楼层
蒋芸涵出了县衙大门,脸上满是笑容,她现在的心情好极了,连她自己都搞不清楚,为什么四年的同窗相处,这个冷冰冰的男人都没有引起她的注意,而在县衙门口那块小小的场地上这个男人在她心里原有的形象完全被颠覆了,那一刻是那么的短暂,就让这个男人住进了自己的心里。

她不去想在接下来的两天里会发生什么?但她相信,以前所有的乌云终会散去,一定会迎来灿烂的阳光。

那块小小的场地发生的那瞬间的感动让她深信,那张冰冷的面孔下的这个男人其实有着一颗最美,最善良的火热的心。也是一个可以完全托付终身的男人,她决定要去争取,要去融化,她深信只要自己同样给予他真诚,就一定能赢得他的心。

有位哲人说:人会因为某一件神奇的事而触动你的心灵,从而让你瞬间明白你苦苦追求多年的困惑原来是如此的简单。

中国人把这称为涅槃。

姜大小姐第一次亲自走进了药房,然后走进了一家布行,这在以前几乎不敢想象,从前,她只要哪怕有点头疼,都是专职的保健医生上门诊治,还有成群的用人围着她端茶倒水,她穿的衣服都是顶级的裁缝亲自上门量体裁衣,布料都是最好的,品种都是最全的让她根据自己的喜好挑选。而她现在所做的这一切是发自内心的愧疚给自己的丫鬟小羽准备的。

如果小羽知道大小姐亲自给她买药,给她挑选布料会是一种怎样的场景?

蔡云峰可没有蒋芸涵那么轻松,潘知县的话让他明白了自己的差距,他更为明天的逛街而头疼,他曾经在毕业的时候几乎用警告的口气告诉蒋芸涵此生不要再见,现在不仅仅是见了,而且还要委曲求全的去陪这个他实在不愿意看见的女人,最要命的是潘知县还要自己陪好,还不能让她受委屈。这个尺度实在很难掌握,他不是演员,想要对着一个他讨厌的女孩笑,这简直会要了他的命。而且也会让那个刁蛮的小姐看轻自己。但是如果板着脸,也不说话,被告到潘知县哪里,潘老爷肯定要说自己不顾大局。

蔡云峰现在真的是进退两难。

但再难也要硬着头皮上,为了那些穷苦的百姓不上也得上,成全大爱又怎么能在乎这点委屈呢?蔡云峰安慰自己。

不冷不热,有问才答,绝不主动示好。这就是蔡云峰想了半个小时想出怎么对付姜大小姐的策略。
天色渐渐的暗了下来,本来想早点休息,留点精力对付那个难啃的骨头黄爷,可自己的脑子怎么也停不下来,现在已经没有休息的可能了,因为,余明马上就要行动了,他必须尽快赶到城郊处的渔场去。他希望黄爷一到渔场就竹筒倒豆子全部交代出来,那样,第二天陪姜大小姐才能有精神。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