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22

主题

9

好友

7064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9:41 |显示全部楼层
黄爷跳下纱厂的卡车,迈着急促的步伐向自己县城购置的四合院冲去,他等不及了,已经四天没有见到他的乖乖肉了。“七妞嫩啊,七妞水灵啊,七妞让我真开心啊,我与七妞真同心啊。”因为走的快让黄爷有点气喘,但是黄爷嘴里还是喘着粗气哼出了专门为七妞写的小调。

黄爷的手还没有拍到自己的门上就被一条散发着难闻味道的毛巾捂住了嘴然后被塞进了一辆马车。

乖乖肉,真开心,真同心对于黄爷来说只能是下辈子的事情了。他疼爱的七妞在他离开后将会如何已经用不着他再去牵挂,再去操心了。或许将来在刑场的某一个角落,七妞会为自己不幸的命运多掉几滴眼泪,考虑今后的人生道路。

人生如浮萍,女人更是浮萍中最无奈,无助的浮萍。

煤油灯散发出昏黄的光亮,燃烧升起的黑烟让渔场这间不大的小屋充满了某种让人诡异的气氛。不久这里将会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蔡云峰为余明专门配置的迷药不会让黄爷昏迷多久,在黄爷被带到这间小屋后,不会超过十分钟就会苏醒过来。

屋外传来几声狗叫,蔡云峰知道,余明行动很顺利。

昏迷的黄爷被余明拖进了屋子,审讯记录员小陈铺好了纸笔。接下来就是等待被绑在椅子上的黄爷醒来。

黄爷在一阵猛烈的咳嗽中睁开了眼睛,现在的时间是晚上八点十五分。

“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绑我?”黄爷睁开眼睛就叫了起来,没有人回答他,只有外面的狗在听到黄爷的叫唤后狂吠了几声。

“你们要想清楚,绑架我的后果,如果被姜爷知道,会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黄爷的嘴不会服软,以前他也干过绑票的事情,知道怎么对付。

“我知道怎样的后果,如果我们没有十足的把握不会把你弄到这里来。”蔡云峰说道。

“那,你们把我绑到这里来是要钱还是要什么?说,只要老子有的就给你们。”黄爷没有刚才那么强硬了。

“我们不要你的钱,我要的是你如实交代怎么策划陷害陈贵,是如何杀死王二宝的作案过程。”蔡云峰不紧不慢的说道。

“什么?老子杀人?我为什么要杀人?王二宝是陈贵杀的整个县城都知道,你们想要诬陷我休想。如果,你们说是我杀的王二宝请你们拿出证据来。”黄爷一下嚣张起来。

“呵呵!你不说是吧,我先来说,你看是不是这样?不对的地方你补充。姜爷要买陈贵家的地修路,当时陈贵说要和老婆商量,这让姜爷很没面子,于是姜爷把这个对他来说的小事交给了你去办,而且规定了办这件事情的时间,你很清楚,办这件事情让你很为难,因为,你和陈贵有过节,你曾经强奸了陈贵的老婆张氏,导致陈贵老婆怀孕,还为你生下了一个儿子,陈贵心好,不但没有把你作孽生的孩子弄死,而且像自己的亲生儿子那样抚养,忍受着一个男人无法忍受的耻辱咬牙忍了下来,可是你知道,这件事情即使再难办也要办,因为这是老板交代下来的事情,本来你想通过威胁迫使陈贵就范,但陈贵出于一个男人的尊严拒绝了你,而你在威胁不成的情况下砸掉了陈贵家做饭的铁锅,你这个丧心病狂的畜生在威胁不成的情况下,变本加厉的第二次去了陈贵家,不但把陈贵打的遍体鳞伤,还当做众人强奸了陈贵的老婆,你想以此让陈贵忍无可忍能自己自杀,但陈贵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还是忍了下来,眼看姜爷给你时间已经不多,于是,你通过搬经乡长摸清了王二宝一家已经揭不开锅一家快要饿死的情况,用小恩小惠引诱王二宝去找陈贵的麻烦,故意制造打架的假象,一向胆小的王二宝为了一家活命壮着胆子和陈贵纠缠在一起,滚下了沟渠,你真正的目的就是嫁祸陈贵,牺牲王二宝,而这样灭绝人性的杀人计划仅仅是为了那十几亩的水田。在王二宝和陈贵滚下沟渠后,你早就埋伏在沟渠周围的手下一棍子把陈贵打晕了过去,然后,不顾苦苦哀求的王二宝用陈贵的镰刀扎进了王二宝的胸膛,黄癞子我说的没错吧。”蔡云峰盯着汗如雨下的黄爷说道。蔡云峰已经从汗出如雨的黄爷的脸上感受到自己的判断不会有多大的出入。

“我没杀人,我没杀人,我没杀人。”黄爷已经不淡定了,连说三句我没杀人。

“你没杀人流那么多的汗,现在可是蛮冷的季节啊!怎么你还那么紧张啊?”蔡云峰说道。

“我被绑着不能动,当然会冒汗,反正我没有杀人。”黄爷狡辩道,却那样无力。

“我劝你还是主动交代,你的其他同伙我们已经派人去抓了,如果,你的同伙主动交代,那你就没有机会了,到时,就不仅仅是追究你杀人,还要罚没你的财产,你在搬经有年纪大的父母,有两个还在上学的孩子,在县城还有你深爱的七妞,你的这些亲人将会被赶出住处,流落街头,不是被饿死,就是被冻死,而你也难逃一死,如果你还有良知的话就痛痛快快把自己的罪行说清楚,那样,我会在潘知县面前替你求情,只追究你的杀人罪行,不查封你的财产,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我给你十分的时间,如果不说,就已经没有和你谈下去的必要,我会去和你的手下谈,我相信,他们为了自保一定会很爽快的把杀人经过交代清楚。你交代不交代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蔡云峰冷冷的对满头大汗的黄爷说道。

黄爷没有说话,他把目光从蔡云峰如刀一样的眼神中移开,他在思考,在挣扎。

蔡云峰看了看表已经五分钟了,黄爷还是没有一点要交代的迹象,他咳嗽了一声,余明推开门从外面走了进来说道:“师爷,黄癞子还没交代吗?别跟他废话了,我们走吧,直接去局里审他的两个手下。”。

一直没有动静的黄爷看到余明进来,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余探长,我是黄癞子啊,你救救我,我真的没有杀人啊,我求求你帮我给姜爷打个电话,我是被冤枉的,姜爷一定会来救我的。”。

余明反而被黄爷弄的一头雾水,这货是不是疯了,他人是我抓来的,现在竟然求我救他,是不是被吓傻了。

蔡云峰知道这是黄爷在转移注意力,另外他还存有一丝侥幸,显然,黄爷不认识自己和记录员小陈,加上余明叫自己师爷,让黄爷快要崩溃的神经松弛了下来,警察局长王有钱曾经带着余明去过融合纱厂,当时的主管也给了王有钱和余明一份大礼,他认为,余明应该念这份人情,而审问自己的人不过是一师爷,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只要能让姜爷知道自己被抓起来,那么自己出去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就是自己杀人了,姜爷也能帮他摆平。而黄爷不知道,他的这次被抓正是余明和蔡云峰策划的。

“你别做梦了,黄癞子,你最好老实交代,否则没你好果子吃。”余明吼道。

“我没有杀人,我交代什么啊!”黄爷好像一下缓了过来。

本来想诈一下黄爷让他顺利招供的希望落空了,如果时间一到,还接着审,那么刚才说去审黄爷其他同伙的戏就穿帮了,那时,进出监狱如逛集市的黄爷马上会意识到,他的同伙没有被抓,那么他将有恃无恐的对抗下去,蔡云峰急剧的想着对策。

“时间到了,余明我们走,你马上派人去把那个七妞也给带到警察局,说不定黄爷杀人的事情她也知情,那可是窝藏,包庇杀人犯,也是重罪,明天一早再派人把黄爷的老婆儿子都请到警察局来,也保不准,他们也是知情人,小陈,收拾一下离开,黄爷今晚就让他在这里冻上一晚,让他清醒清醒,等他同伙交代了,明天一起打进死牢。”蔡云峰边说边站了起来。

“七妞不知道我杀人的事情,我家里人也不知道我杀人,你们不能冤枉好人啊,他们是无辜的啊。”黄爷一听说要去抓七妞,还要去搬经抓老婆儿子,情急之下脱开而出。

蔡云峰和余明相视一笑,然后看着还没清醒过来的黄爷。

蔡云峰和余明的神情让黄爷如梦初醒,如果再想抵赖已经没有了可能。

黄爷交代的细节几乎和蔡云峰推测的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打陈贵闷棍的是一个叫秦飞的手下,而杀死王二宝的是一个叫三牛的手下,而黄爷虽然没有亲手杀人,但却是现场的总指挥,是主谋。

“给他加上脚镣,戴上手铐,再捆结实一点,再喊两个信得过的弟兄来值守。屋子里加个火盆,饭就给冷馒头,口渴给他水,只要不饿死他就行。秦飞和三牛暂时不要动他们,但要派人钉死,防止他们发现黄爷不见后闻风而逃。陈贵也不要急着放出来,等我会一会姜爷以后再采取行动,这段时间你不能有一点松懈,要时刻盯紧这里,不能泄露半点风声,有什么事情及时通气。”蔡云峰在走出鱼棚后对余明吩咐道。

“放心师爷,我亲自盯着,绝对不会出差错。今晚我就和小陈在这里,明天一早我再去警察局安排信得过的弟兄来,不会让王有钱察觉的。这么晚了,你怎么回去啊?要不你把马车驾走?”余明说道。

“这里到城里没有多远,走回去要不了多久,明天你还要用。”蔡云峰呵呵笑道。

其实蔡云峰恨不得现在就躺在床上沉沉睡去,因为,明天他还有更艰巨的任务等着他。

蔡云峰到县衙的时间是凌晨四点半,擦了把脸就倒头睡了下去。蒋芸涵会在八点就来找他去逛遍县城的每一个角落,而且,这是潘知县下的命令。

三个半小时后,蔡云峰所面对的新任务,也许比晚上审讯黄爷会更累。

22

主题

9

好友

7064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9:42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因为坏所以坏 于 2017-5-24 09:50 编辑

重复了

224

主题

16

好友

1万

积分

青铜骑士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发表于 2017-5-24 09:42 |显示全部楼层
异灵让汪仔带你走吧

22

主题

9

好友

7064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09:42 |显示全部楼层
断层审核,才出现一段

26

主题

0

好友

1万

积分

斗士Rank: 9Rank: 9Rank: 9

发表于 2017-5-24 10:28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坏所以坏 发表于 2017-5-24 09:42
断层审核, ...

热血神探还是浪漫爱情故事?有点臃肿

89

主题

22

好友

7万

积分

初级法师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

天台球迷勋章 银牌球迷勋章

发表于 2017-5-24 15:15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辛苦了

61

主题

0

好友

6816

积分

大斗士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7-5-24 15:45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继续……先点赞!

10

主题

3

好友

1万

积分

守卫者Rank: 7Rank: 7Rank: 7

发表于 2017-5-24 15:50 |显示全部楼层
等待下文

15

主题

1

好友

8502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5-24 17:34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22

主题

9

好友

7064

积分

守卫队长Rank: 8Rank: 8

发表于 2017-5-24 22:58 |显示全部楼层
蒋芸涵早上七点半就到了。从她精心打扮的程度来看,最少花了一个小时的时间,而搬经到县城要一个小时,也就是说姜大小姐为了今天的逛县城五点也就起了床。

正在沉睡中的蔡云峰是被潘知县用脚从床上踹下床的,看着一脸怒气的潘知县,蔡云峰不敢多说一句话,洗脸,漱口,穿衣只用了五分钟就完成了。

县衙里很多人都在盯着院子里的蒋芸涵看,眼里是无限的艳羡:太美了,简直比仙女都美,我们的师爷怎么会有这么好的福气啊,哎,我们这辈子没这命了。

看到如此的美女,衙役们都在猜测,一向冷若冰霜的蔡师爷今天出现一定是笑容满面。

潘知县和蔡云峰终于从后堂走了出来,也确实是笑容满面,但不是蔡云峰,是潘知县,而蔡云峰的面部表情甚至比以前更加冷酷。

“辛苦你潘老爷,学兄早上好!”姜芸涵主动给潘知县和蔡云峰打招呼。

“姜大小姐好,真早啊,辛苦了,要不要进去喝杯茶?”潘知县一脸的献媚。

“不了,不了,我还没吃早饭呢,我和学兄吃过早饭就四处去转转,不麻烦潘老爷了。”姜芸涵是客气礼貌满脸谦虚的笑容。

“这样好,这样好,你们好好玩,蔡师爷,你今天,明天的工作就是陪好姜大小姐知道吗?还记得我和你说的话吗?”潘知县转头对站在身后的蔡云峰说道。

“记得,老爷,我会陪好姜大小姐的。”蔡云峰的声音很低。
“这就对了嘛,好了,上车走吧,打起精神来,好好玩。”潘知县说着把蔡云峰从身后拉到前面。

“县城里,早饭,什么东西最好吃?”一上车,姜芸涵主动开口了。

“稀饭,萝卜干。”蔡云峰有点故意找茬的口气。

“好,那我们早餐就吃稀饭,萝卜干。”姜芸涵丝毫不介意蔡云峰不冷不热的态度。

“到了,就这里。”蔡云峰对正在专心开车的姜芸涵说道。

好在车速不快,姜芸涵把车子停了下来,左看右看也没有看到有什么饭店的牌子,只有路边四根竹竿撑着的一块青布棚子,下面放了几张台子,坐着几个满身破衣的人端着碗稀拉哗啦的喝着什么,还有一对老眼昏花的老夫妻在忙前忙后:“学兄,这里没有饭店啊。”姜芸涵对身边的蔡云峰说道。

“就是这个棚子。”说完拉开车门,也不等姜芸涵独自向竹棚走去。

姜芸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灰尘不时泛起的竹棚,难道这里就是蔡云峰说的县城最好的早饭摊子。既然是自己要求蔡云峰陪自己,再不情愿,她也只能下车跟了过去。

“叔叔,婶,两碗稀饭,一碟萝卜干。”蔡云峰似乎对这个摊点很熟悉。

“好的,师爷,你坐,马上给你端来。”蔡云峰叫叔叔的那个老头子一脸的笑。拿起两只碗,用满是油污的围裙很认真的擦了一下,然后,一把大勺舀起白粥倒进刚才用围裙擦的碗里。

姜芸涵看着面前的这一切,哪里还有什么胃口,她的胃在阵阵收缩,有要呕吐的感觉。她现在很后悔提吃早饭的事情,她更后悔,没吃小羽早上为她准备的面包和牛奶。

稀饭被大婶端了过来,一手一碗,长着长长指甲的大拇指里黑乎乎的,而大拇指竟然就卡在碗的稀饭里面。

“师爷,你们慢吃,我家老头子说,今天你女眷来稀饭就不要钱了送你吃。”说着把刚才卡在碗里沾有稀饭的两个大拇指用最快的速度放到嘴里啧了一下。

“不行的,婶,你们做点小生意不容易,要给钱,不要钱我下次就不来了。”蔡云峰说道。

“好,好,你们先吃,过会再说。”大婶说完又去忙了。

蔡云峰也不管姜芸涵吃不吃,端起碗就大喝了一口,然后再夹起一块萝卜干送到口中,“咯嘣,咯嘣”的声音很清脆,他似乎像在吃这个世界上最美的美味那样享受。

姜芸涵呆呆的看着蔡云峰一会就把大半碗稀饭喝进肚子里,而自己看着面前的那一碗稀饭,怎么努力都不敢下口。
“你为什么不吃?怎么了?大小姐是不是从来没有来过这样的地方,是 怕脏,还是觉得不上档次,怕丢了自己的身份?”蔡云峰突然对低着头一脸无奈的姜芸涵说道。

“我,不是,不是,我好像一点都不饿。”姜芸涵的脸通红。

“你好奇怪哦,不是你说没吃早饭,怎么现在又不饿了?你为什么就不能尝试一下这稀饭和萝卜干呢?只有你去尝试你才知道到底好吃不好吃是吧?”蔡云峰咄咄逼人。

姜芸涵极力的在鼓励自己,她把手放到了碗上,似乎在为自己鼓劲似的,脸憋的通红,蔡云峰看到了蒋芸涵闭上了眼睛,他笑了。

蔡云峰乘蒋芸涵闭眼的空档,恶作剧的夹了一块萝卜干放在蒋芸涵只要端起碗喝粥就能吃到的位置。

“啊,啊,啊,虫啊”姜芸涵刚喝到嘴里的稀饭从嘴里喷了出来,蔡云峰刚才恶作剧马上就收到了报应,因为,刚才姜芸涵喝到嘴里的那一口稀饭像子弹一样全部喷在他的脸上。

看着被自己喷了一辆稀饭的蔡云峰,姜芸涵瞪着凤眼,张着嘴呆住了。

“大小姐,那是萝卜干,不是虫,你用不着这样夸张吧。”满脸稀饭的蔡云峰哭笑不得的说道。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为什么我刚才喝稀饭的时候没看到萝卜干啊?”姜芸涵嘟着嘴说道。

“是我帮你夹的。然后,你马上回报我了。”蔡云峰用大婶递来的毛巾擦着脸说道。

姜芸涵脸红了起来不再说话,她端起碗,夹起一块萝卜干放到嘴里吃了起来,一开始很慢,渐渐的她越吃越快,她抬头对蔡云峰说道:“咦,学兄,还真的很好吃啊,这个萝卜干好脆,好香啊。”。

“别急,慢慢吃,有的是,管够。”蔡云峰白了姜芸涵一眼。

姜芸涵本来今天早就做好蔡云峰不和她说话的准备,但她没有想到,一顿早饭竟然让气氛一下活跃了起来。

“我一开始真的不敢吃,觉得好脏,没想到,稀饭配萝卜真的是绝配啊,太好吃了,明天我再来吃,学兄,你真厉害,这么小的摊位都能被你找到。”姜芸涵一上车就没话找话的说道。

“那是你面包,牛奶,牛排吃腻了,突然吃地摊上的食品,当然口味不一样,你天天吃这个你试试看?”蔡云峰不屑的回道。

“只要和你一起吃,天天吃我也不会吃厌的。”姜芸涵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蔡云峰突然不说话了,因为,他不知道怎么接话了,如果说可以,那么,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小姐以后一定天天缠着自己,还不如不回答。

“学兄,我们现在去江边怎么样?”姜芸涵见蔡云峰不理自己又开始找话。

“我是来陪游的,大小姐说去哪里就去哪里,一切听从你安排。”蔡云峰淡淡的说道。

“好,那就去江边。”姜芸涵笑道。

今天江边的风很大,平时长江无风都有三尺浪,风一大,浪头就更大了,站在江边,听着狼涛拍岸声,姜芸涵很兴奋。

风很大也很冷,姜芸涵的兴致很高,而蔡云峰把双手拢在袖子里索索发抖,他多么想跑回车里去,但潘知县要他陪好的话时刻在他耳边响起,他不明白长江有什么好看的,江边一片枯草,没有一丝绿色,更别谈生机了。

“哦,哦,长江我来咯,你是在太美,太壮观了。”姜芸涵对着长江喊了起来。

“神经病,二百五,女疯子。”蔡云峰嘴里低声嘟囔道。

独自在玩的姜芸涵这时才想到了蔡云峰,回头一看,蔡云峰双手拢在袖口里在跺脚,于是问道:“学兄,你很冷吗?”。

“废话,这么大的风能不冷吗?”蔡云峰的脚跺的更厉害了。

“一个大男人还不如一个女人,怎么没有一点火气。”姜芸涵笑道。

“大小姐啊,我工作了一个晚上,只睡了两个小时啊,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我没你那么清闲有福气。”蔡云峰回击道。

“工作白天为什么不做,你有那么忙吗?你不是知道今天要出来和我一起玩吗?那你昨天晚上在干什么工作啊,为什么不睡?”姜芸涵疑惑的问道。

蔡云峰知道说漏了嘴,马上反应过来:“我在写结案报告啊,潘老爷要用。”。

“这个潘老头嘴上答应的好,说得好,还让你熬夜,真不是个好人。”姜芸涵脸上不高兴了。

“这不能怪潘知县,是我偷偷做的,”蔡云峰赶忙补充道。

“那我们还是回城里吧,找个地方喝茶。”姜芸涵看到蔡云峰脸色却是不怎么好说道。

“好,我听你的。”蔡云峰几乎要喊万岁大小姐,他实在是吃不消了。

回城的路上,姜芸涵没有在说话,安静下来的蔡云峰竟然坐在位置上沉沉睡去。
姜芸涵把车子开到茶楼,看着沉睡的蔡云峰她不忍喊醒他,她从后座上把自己的貂皮外套盖在蔡云峰的身上,就这样看着他睡。

这一睡不打紧,从上午十点蔡云峰一直睡到下午两点半才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睛就看到姜芸涵痴痴的握着方向盘发呆,而自己的身上还盖着一件貂皮外套,他这才想起了时间,一看,已经下午两点,他的内心突然有点内疚,难道姜芸涵就坐在车里陪了自己四个小时:“对不起,姜芸涵。真的对不起!”。

“你睡醒了。”姜芸涵的表情没有生气的样子。但她的心里却很甜蜜,因为,从遇到蔡云峰到现在,蔡云峰要么叫她大小姐,要么叫她姜大小姐,可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即使在大学里也没有叫过她的名字。

“姜芸涵你饿了吧,还没吃中饭呢,我带你去一个糕点做的特别好的地方。”蔡云峰赎罪似的说道。

“好,云峰,听你的。”姜芸涵顺势就上的笑道。

蔡云峰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心里骂道:我真是个蠢货。

这家糕点店是为有钱人服务的,可以现做现吃,也可以预定,糕点以做工精致,味道正宗而闻名,当年的冒辟疆和董小宛在水绘园时常来这家老字号来买糕点。

“吃完了,你是不是可以回搬经了。”蔡云峰对正在吃云片糕的姜芸涵说道。

“不回啊,我今天住在县城啊,我爸爸明天一早回搬经,我要带你去见我爸啊。”姜芸涵对蔡云峰说道。

“啊,你不回,那你住哪里啊?这里到搬经又不远,我明天自己去搬经,不要你接的。”蔡云峰的口气希望姜芸涵快点离开县城。

“县城这么大,旅店多了去了。你别管,我自己找住的地方。”姜芸涵说道。

“哦,那好吧,那你在这里慢慢吃,我回县衙里,现在已经四点了。”蔡云峰想逃。

“早呢,晚饭还没吃呢!”姜芸涵吃着云片糕又在想晚饭了。

蔡云峰真的欲哭无泪,这个大小姐还真难缠。五块桃酥,一排云片糕这么多吃下去还能吃的下晚饭吗?他真的很怀疑。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好玩的了,河阳就这么大,你吃完,就去找家旅店,我先回了。”蔡云峰还是坚持要走。

“也行,既然没什么好玩的,那我就和你一起去县衙吧,到你的工作室去看看,我吃好了,走吧。”姜芸涵拍了拍手站起来说道。
这下蔡云峰没辙了,只得上车带姜芸涵去县衙。

刚到县衙,潘知县好像知道他们要回来一样,已经站在县衙正堂前等着。

“潘老爷,县衙有晚饭吃吗?”姜芸涵打开车门一出来就问站在台阶上的潘知县。

“有,当然有,姜大小姐能在我这小小的县衙吃饭,这是本衙的荣幸啊,姜大小姐你先到蔡师爷的办公的地方小憩一下,等会我让人把饭菜端过去。”潘知县笑的如花一样。

“好的,谢谢潘老爷。”姜芸涵抿嘴对着蔡云峰笑了。

蔡云峰看着潘知县心里骂道:“这个老东西实在是太坏了,简直比老狐狸还狡猾。”。

一进堂屋,蔡云峰就开始说自己的规矩,西屋不能进,其他的地方无所谓。就三间屋,西屋不能进,就只有堂屋和东间的卧室。

姜芸涵对蔡云峰的规矩一点都不感冒,坐在堂屋的椅子还没一分钟站起来就窜到了东屋蔡云峰的卧室往床上一躺,拿起床头柜上的书就看了起来,蔡云峰急的脸红,但自己说的除了西屋其他无所谓,这让他想说也无处说。

一个女孩躺在自己床上,他不能闯进去,束手无策的他气得跑到自己的工作室把门一关,躺到躺椅上也看起书来,蔡云峰突然觉得这样也好,最少姜芸涵不再叽叽喳喳的了,清净了很多。

直到潘知县带着人把饭菜送来才让蔡云峰从工作室跑了出来,东屋的房门是敞开的,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被子外的姜芸涵什已经躲到了被窝里,厨师送饭菜,潘知县和自己的说话声都没有惊动姜芸涵,看来这位大小姐已经睡着了。

潘知县坏坏的一笑道:“别打扰大小姐休息,蔡师爷,你就再等一会,等大小姐醒来,你再带她找个旅店。”。

这下,蔡云峰真的是哭笑不得了,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看上去,姜大小姐一时半会醒不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坐着等她醒。

等人累,等人吃饭更累,那么等一个熟睡的人醒来吃饭那就是折磨。

已经被折磨的不行的蔡云峰在百无聊赖中竟然坐在太师椅伏在八仙桌上也睡着了。

冒着热气的饭菜不再有升腾的热气,一轮残月高挂在天空,夜,万籁俱寂。

厢房的屋子里,一个女孩在被子里睡的正香,一个为女孩守夜的男孩伏在桌上不停的换着睡姿。

这是一个奇特的夜,在这个奇特的夜晚有一对奇特的视对方为仇敌的男女竟然同处一屋。

虽为仇敌,他们却没有防御,还很坦然,安静。和残月,寂静的夜完全的融合在一起。
本帖已有 0 人评分金钱 收起 理由
xx + 5 给力 加分 你懂的!

总评分: 金钱 + 5   查看全部评分

121

主题

5

好友

9224

积分

大斗士Rank: 10Rank: 10Rank: 10

活跃网友

发表于 2017-5-25 08:49 |显示全部楼层
因为坏所以坏 发表于 2017-5-24 22:58
蒋芸涵早上 ...

看得不过瘾!

12

主题

0

好友

2615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5-25 08:59 |显示全部楼层
审核完了?无语的小编

6

主题

0

好友

3万

积分

尊骑士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发表于 2017-5-25 09:03 |显示全部楼层
没有审核就好了

61

主题

0

好友

6816

积分

大斗士Rank: 10Rank: 10Rank: 10

发表于 2017-5-25 10:41 |显示全部楼层
顶!沉到下面就没有人看了……

224

主题

16

好友

1万

积分

青铜骑士Rank: 13Rank: 13Rank: 13Rank: 13

发表于 2017-5-25 10:56 |显示全部楼层
异灵吃饱饭,么卵搓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