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查看 850 回复 0

[散文] 吃完. 宝儿

[复制链接]

52

主题

0

好友

547

积分

咕噜Rank: 3Rank: 3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5-23 04:37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
  
   一
   民国,家宅四间是瓦房,良亩地三十有方,当时龚氏宝儿家在当地也算一家中农成份,可沦落到宝儿继承,且说宝儿这个才俊,虽说上辈富足,可宝儿这个人喜欢赌博,赌博时或泡几个小姨,左一个宝爷,右一个宝爷。尤其嗜酒如命,每日三餐酒肉为伴,人常说坐吃三空,宝儿只好变卖家产。刚好翻天覆地变化,新中国成立,以私有财产充公,政府找到宝儿家登记,宝儿家财产已空空如也,已是土墙茅舍,孤居一人,潦倒度日,最后政府定义宝儿贫农,没被批斗捡了一个大便宜,宝儿也知足且过自过吧,生产队里混混,队里不当他回事。
   在五十年代,宝儿可是个人物呢,生产队里苦活如麦地里打“洛洛粉”最脏的活,都抢着干,谁叫他单身呢,被村里年年评为先进,工分也不少,但是到年来他就是没有分红,老早把分红的钱到会计提前支领了,为什么呢,嗜酒啊,酒对他来说就是生命般,早上一次小酒,中午一次小酒,晚上亦是一次小酒,实际现在说来也算吃得苦酒,我们车路坝这个地方,只有两个人最有名,一个就是吃完宝儿,一个是公社派下来开酒馆的孟志亮,“吃完宝儿”反正单身一人过。
   说穿了在那个年代,只有吃完宝儿每天能上三次的小酒馆是不多的。也是村里,生产队里的大干部宠得,暗地里给予财物帮助,因为干部要他这样的人物,吃完宝儿也理会那些人的用意,就会大干部面前溜须拍马、捧场。队里都叫宝儿是一只嘹狗,那些人把得罪人的事就让他前面叫。就是把吃完宝儿宠坏了,后来变得懒惰,甚至做出了伦理违背的事,成为恶人,真正的酒鬼。
  
   二
   在五六十年代,每年到冬季,公社要组织挖塘开水渠,每一个生产队要抽一批男劳力去挑泥。队长龚和尚肯定不去的,宝儿与队长龚和尚那两个人解放前就是发小玩客,自然也没派去。这两个人真的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做尽了伤天害理的事,队长支走了都是漂亮女人的男劳力,晚上由着队长遛进某一家,那时房屋多是矮矮的破草房,一翻就进去了,实质是强奸。那个年代队长可是土皇帝,队里比现在还混,女人又不敢说,瞒着心爱的丈夫,有几个女人还帮着龚和尚生了几个孩子呢,那些女人受到的委屈只好往肚子里咽,自然男人也知道,有什么办法呢,批斗黑牢等着呢。(后来龚和尚把一个军人家的女人肚子搞大了,吃了两年官司。)
   吃完宝儿也不是个好东西,你龚和尚搞女人,嘿!他也没闲着,漂亮的女人不着意调戏不成,竟然看中了他长根堂叔的一个女人,叫徐小妹,队里都喊她痴小妹,那是因为她每一年在桃花开时就会疯一次,整夜不睡,或者骂人一夜、没几个真正听见过一夜又哭又笑的凄伧,小时候我听见过,谁叫两家隔一墙邻居呢。就在那个冬季宝儿强奸了徐小妹,当时没有避孕措施,当徐小妹的丈夫长根挑塘回来,肚子微大了瞒不住了,徐小妹被长根丈夫无数次打骂,病根越发严重。事情怕闹大,龚和尚逼得他们离婚,后强行把她嫁给了吃完宝儿,吃完宝儿也就有了一个家。唉!徐小妹抛弃一个才六岁的男孩、依依不舍的离开了以前的丈夫,后来堂叔长根再也没娶别的女人。
  
   三
   国家三年的饥荒总算过去了,六二年徐小妹为宝儿生了第一个女儿,皆是欢喜,因为初春出生了,当时梅花正开时,宝儿一字不识的他,竟然把第一个女儿题了诗意般的名字——梅花,从此土房里孩子的啼哭与笑声,也招来了邻居的祝福,宝儿的脸暂时的一种满足感,徐小妹的眼睛露出了笑容,很长时间没听见一夜又哭又笑的凄伧。
   吃完宝儿家本来最穷,又贪酒,一家人图温饱也成问题,宝儿根本没有余钱,想不到有一次小梅花得了出痧子病了,整整一个星期四十度的高烧,宝儿束手无策,唉!没钱看医生,危在旦夕,那个时候家家穷,谁能帮宝儿呢,且好邻村一个苏北婆婆来窜门,得知情况,速回到家拿来家传草药,让徐小妹熬药,不久小梅花出痧子痊愈,但高烧太久给小梅花落下了后遗症耳朵有点聋,脸上也多了几颗小麻点,总算吃完宝儿家第一次灾难过去了。
   吃完宝儿虽穷与徐小妹造小孩倒是在行,七年整整生了四个娃,都是女的,都是以鲜花为名,(梅花,杏花、桃花、荷花)这个时候温饱成了问题,宝儿吃了点酒一不高兴,就发酒疯就打徐小妹与大女儿梅花。队长龚和尚倒是想出了办法,把队里一把砍山斧给了宝儿,让宝儿自己到山脚下或河边寻一些树根,从此以后十里八乡有他的影,肩上一挑上百斤的树柴,直赶小酒馆,当然也要孝敬队长龚和尚一份。他是饱了,不见得一家人都吃饱。
  
   四
   酒鬼,穷人不见得都是好人,你去同情他不见得领你情,吃完宝儿的本质是可恨的,贴大字报批斗地主富农就是冲在前面,曾经把邻居(龚小宝)小地主整的死去活来,连我的父亲这样一个文人也被他批斗过。小事看出人品,犹记得,有一次一个外村的人拿了小鱼丝网到我生产队里的野河塘捕小穿条鱼,几块网下去,穿条鱼就往网上钻,外村人刚收好网,龚和尚往吃完宝儿手一挥一个眼色,宝儿一下子领会了,把那个人抓了起来,关在黑屋整整一天,后来传到村里,村干部出面晚上放了。只是晚上闻到龚和尚家鱼香味与连树果酿的白酒香,村干部吃完宝儿都在,几斤小鱼儿成了他们的美味。
   倒是徐小妹与吃完宝儿不同,虽然有时发病,但平时实在是个好人。听母亲说,徐小妹还是我的救命恩人,一个风雪的晚上,队里的人都去龚和尚家开会了,我父母也去了,那时我还小,一个人出去找大人,小时候我经常犯夜盲症的病,白天看得出,晚上看不出,明明队长龚和尚家在东面,当时温度零下几度,我呵爬啊爬到了西坝下面、就是冰河,我当时看不见了,喊着妈妈喊着爸爸,在危险时刻,冰凉的身体只知道一个人把我紧紧抱住,是徐小妹把我抱到她家,母亲说,徐小妹脱开衣服把我从昏迷中焐了回来,我眼睛模糊了,小时候不懂她犯病时候,还跟着大孩子在她身后骂她痴小妹,追着用小柳条打她,现在我叫你一声徐小妹妈妈,道一声对不起,我的耳畔好像又听见一夜又哭笑里的凄伧。
   徐小妹实际还挺漂亮的,只是没有打扮,据说她的娘家是书香门第,她还读过几年书,她开口讲话,歇后语句句成语,也乐意帮着人家。她啊!特别疼我,家里有好吃的,如火烤红薯,高粱粉饼,南瓜粥,就偷偷地留给我一份,唉!她家温饱也成问题,宁可饿着自家孩子。谁叫我是个男孩呢,又与她的小女儿同岁,徐小妹啊,在我面前经常说要把小女儿荷花做我婆姨,可能对她们老来有个照应。可在我小时候的脑海里,哪看得起她,她全家,一个吃完宝儿,一个“痴小妹”,他们的标签如钉上了十字架。也是她徐小妹一厢情愿吧。
   特别记得这一次,一只公社干部家的小狗来窜门,小狗亦是可爱,我抱着小狗玩,我母亲是个爱干净的人,逼着我把小狗掷出去,门外听见痛苦的嚎叫,是我出手重了,出去一看,小狗躺在地上,已经毙命。当时宝儿的小女儿荷花刚好来还桌子。当时,大公社干部的妻子听见狗叫找上门,询问小狗的事,我母亲马上说是小荷花一不小心,桌子的脚压死的,大公社干部的妻子泼皮垃圾的痛骂,骂荷花“小痴屄”,小荷花蒙了,刚要开口还嘴,且被徐小妹拦下,当夜小荷花无故的被吃完宝儿一顿揍,小荷花的委屈,只有我知道,徐小妹知道,这件往事在我心头压了几十年,也愧疚了我大半辈子,我恨我的母亲,也恨我自己,那时候不知道徐小妹的心思,徐小妹为什么保我呢?我这个不懂事理的坏孩子,还跟着大孩子在她身后骂她“痴小妹”。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