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查看 2118 回复 10

[散文] 难忘的纤夫经历

[复制链接]

38

主题

1

好友

1655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分享到:
发表于 2017-10-18 14:07 |显示全部楼层



每当看到俄罗斯画家伊里亚•叶菲莫维奇•列宾在十九世纪八十年代初创作的批判现实主义杰作《伏尔加河上的纤夫》,我就会油然地想起当年拉纤往返上海的经历。虽然,拉纤摇船之事离今天已经甚为遥远,我们的社会也已快步迈入了现代化高速交通的时代,年轻的九零后零零后们已基本没人知道摇船拉纤是怎么回事,但之于我来说,却依然记忆犹新况在昨日。
那是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我高中毕业后在生产队务农。当时我所在的队里有一条排水量为十多吨的木船。从现在的角度看,那船虽然才十多吨,可在当时已经是人见人爱被人羡慕不止了,因为那时绝大多数生产队拥有的仅是五吨的水泥船。
对这么一条船,生产队主要用于摇运输,为集体搞创收。叫摇运输而不叫搞运输,是因为当时农村机帆船还没有出现,船儿前行,小船用桨划,大船靠橹摇或扯帆前行是几千年不变的传承。正因为这样,我们那里都把农闲时节摇船外出帮单位装货为集体赚钱称为摇运输。
为了体现公平,生产队里将会摇船的青壮男劳力分成三个运输组,每组六人,一到农闲,就依次外出摇运输。我们组里两个人的年龄在五十多岁,两个是三四十岁,我与另外一个则都是十八九岁的小青年。我们船行的范围基本都在附近的县市,如苏州吴县的陆墓、吴江的松陵和无锡的东亭、安镇、军嶂山与马山等,但去得最多的还是上海。去上海多的主要原因是那里的经济比较发达,对我们这儿生产的砖瓦需求量较大。
由于我所在的生产大队紧靠著名的望虞河。我居住与劳作的小队虽然离望虞河较远,但却有一条蜿蜒的小河与之相通,当地的百姓称那条小河叫大河。我们从大河摇船到望虞河一般只要花大约三十分钟时间。摇船去上海,我们通常走的路线是从大河里出来,到望虞河边的窑厂装好货后进入练塘河,然后一直向东摇到周塘河,然后再顺着周塘河向北拐入常熟城水流湍急的小东门河,之后就穿过退戌戊桥(偷媳妇桥)顺着小东门河向南穿过广阔的昆承湖进入张家港河。
张家港河全长一百零六点五公里,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由人工开挖而成的一条运河,它从当时紧临长江的沙洲县张家港起,经过常熟、昆山,然后进入上海的吴淞江而直达上海港。那时候,张家港河的两边都有专供纤夫们拉纤行走的羊肠小道。
从我家所在的大河边出发,到望虞河边的窑厂码头装了砖瓦后就摇啊摇一橹一橹地摇到上海,若顺风顺水的话最快要五天时间,假如遇到逆风的话,那就绝对不少于六天。这样,一个来回就是十二三天,假如遇到连绵淫雨的话,那就要半个月时间。
如果遇到顺风,那我们就较为省力。因为就我们年轻人来说,在船上要做的就是当远远看见前方有桥时,就提前做好落篷帆倒桅杆的准备,等过了桥再把桅杆竖起来,然后扯足篷帆继续前行,而船老大也只要坐在船艄专心致志地当好舵把握好方向就行,不再要一橹推一橹扳地摇啊摇。尤其是当船扯足篷扬着帆平稳前进的时候,我就可以坐在船头的铁锚上,一边听着水流撞击船体的“啪——啪——啪”声,一边看书学习或悠闲地赏阅沿途乡村荒野的景色。但假如遇到无风或逆风的时候,那船上六个人就必须要各司其职全部行动起来。由于我和另外一个才十八九岁,而其他四个人年龄都比我们大,所以拉纤的任务就毫无疑问地落实到我们的头上。
就拉纤的起始点来讲,虽然望虞河两边也有纤道,但因为我们不走望虞河,故那纤道对我们来说一点都没用。我们通常走的是张家港河,所以,拉纤主要是顺着张家港河进行。每次,我们在穿过昆承湖进入张家港河后,就离船上岸开始拉纤。
在岸上拉纤说穿了就是腿里用足劲,低着头弯着背咬紧牙关,拉着一只满载着十多吨货物的船前行,而不是闲庭信步轻松悠闲地蹀躞徜徉与河边。在船上,除了连绵淫雨与黄梅雨季只得停靠等晴外,只要不是顺风,我和另一位同伴就要上岸拉纤。严格点说,就是拉着船沿着张家港河一天又一天地朝前走,直走到上海的吴淞江边。
每天,天刚蒙蒙亮鱼肚白的时分,我们组里专门负责烧煮食物的大叔就在河里淘了米,舀了点河水于铁锅内,然后在放置于船头的行灶上烧煮好米粥。炊烟过后米已成粥,我们六人就围在一起喝了一两碗粥。随即,我和另外一位同伴就换好当时流行的“解放鞋”,拿好纤绳跳上岸,套好纤板开始顺着河边的纤道拉纤。满载的船吃水很深,在静止时很重很重,两个人要拉动它并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得花很大的力气。那情景,就犹如我们如今在网上看见的大力士拉飞机一样。但拉停泊在河边的船又不同于拉停在机场陆地的飞机。水是有浮力的,我们拉时只要用力把船拉动,接下来就轻松得多了。但在拉动的一瞬间却要花掉很大的力气。为了拉动船,我们就将纤板套在肩膀上,弯着背双腿用力向前蹬,有时候几乎要把脸贴到地面上。只有这样,身后的船才会慢慢地开始移动。当然,船上的大叔们为了在船移动时让我们两个小青年省点力,他们中的一个会在船头上用竹篙将船撑离河边的浅水处,另外两个则会主动放下橹摇几下,以促使船只动起来。开始前行的船加上我们在岸上用力地拉,就很快进入航道正常行驶。船一旦开始行驶,我们拉纤就相对轻松多了。就这样,我们拉着纤绳顺着纤道朝着上海的方向马不停蹄地走去。所以,与其说是开船去上海,还不如说是拉着沉重的船步行走上海。
在拉纤过程中,我们时常会遇到一条条无法跨越的支流。每当那时,我们就站在支流边收起纤绳,待船靠岸后就跳到船上,等船驶过支流靠岸后我们再跳回岸上继续拉纤。离家在外,我们从来不在陌生的河道里游泳,水性再好也不游。因为不熟悉的河流随时会剥夺我们的生命。我们邻队的一位小伙子就因为摇运输时在陌生的河里游泳而淹死了。有时遇到横跨于河上的大桥时,我们就站在桥顶上慢慢地收起纤绳,等船行驶到桥肚时,就将纤绳和纤板扔到船上,然后就赶紧跑下桥站在桥前的河边等船靠岸后,快速地跳上船取了纤板套在身上,然后再跳回岸上继续拉纤。就这样,我们挎着纤板拉着船从清早一直走到夜幕降临的黄昏。期间,我们完全没有休息的机会,两条腿再累再酸也不能坐下来小憩一会。我们唯一能休息积力的时间就是在中午时分上船吃顿中饭。正因为这样,一天下来,我们总是累得精疲力竭像个只会呼吸的活死人,常常是吃完晚饭倒头就睡一觉到天亮。
好在天公对我们常怀可怜之心,逆风一两天后就可能转顺风。顺风时,我们就可以安稳地坐在船上看看书,聊聊天,要做的至多是竖竖桅杆扯扯篷拉拉帆,消耗掉的体力也很快会得到补充和恢复。
出外在船上,过夜其实是挺有风险的。
每当夕阳西下暮霭氤氲的时分,前不巴村后不巴店的我们就开始边行船边寻找可抛锚停泊过夜的地方。我们所找的泊地通常是一个能够避风的河湾。鉴于当时的社会较之于今要安全,故我们并不怎么在乎那样的河湾是在荒野还是在小镇码头。在我的记忆中,为了赶路,我们总是错过在小镇码头过夜的机会。更多的是在暮色中驶着驶着,突然看见一个不影响过往船只的河湾时,我们就立即靠岸停船,在船头的行灶上煮好米饭,津津有味地嚼着米饭咸菜萝卜干,吃饱了就睡。在船上,我们始终靠咸菜萝卜干下饭,根本没有一点儿荤腥吃。曾经有好几次,在第二天一早醒来时,我发现我们停船的岸边竟然是乱葬岗,腐朽的棺材板斑斑驳驳,早已变黄变褐的人腿骨一根根戳在外面。幸运的是我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末七十年代初的改天换地,变坟茔为良田的运动中,对挖出的人体朽骨与骷髅见得很多。工余休息时,有些无聊的人甚至还把骷髅当足球踢来踢去,感觉那样做挺好玩,踢到厌倦时就用钉耙把骷髅砸碎,以示自己胆子比别人大。由于见得多了,故对人骨也就没有丝毫的害怕。但在船上过夜,我却总是提心吊胆,担心在沉睡中会受到歹徒的攻击。我有这样的担心完全是事出有因。因为,在我高中毕业后随生产队大伙儿去太仓参加浏河拓宽工程时,曾经在河底的淤泥下挖到一艘木船,船的尾仓里居然有三副铁锈色的人骨。有关人员鉴定后认为,他们是在许多年前船靠岸歇息后在睡眠中被强盗谋害的。
正因为这样,每晚在船上睡觉,我就会情不自禁地想到那三副尸骨,并因此而变得特别警觉,无论白天拉纤拉得多么辛苦多么劳累,熟睡中只要有什么异常的声响,我就会立即惊醒。几次下来,这警觉就成了我的习惯。即使到现在,在睡眠中我依旧很警觉,一有风吹草动就会立即醒来。
我们农村有句话叫做“热在船上,冷在船上”。在大自然里,一条河就犹如一个峡谷,即使在平原上开挖而成的运河也是如此。故在闷热的夏天,除了穿河风径直地通过河道给船上的我们带来凉快外,其它方向来的风根本吹不到,尤其是美好的东南风。再加上河边荒野蚊虫肆孽,即使支起纱帐也常被隔帐叮咬;而在严寒的冬天,西北风却总是顺着河道长驱直入,给本来就寒衣甚缺衣着单薄,常常冷得瑟瑟发抖的我雪上加霜。然而,无计可施的我自有取暖的方法,那就是拉纤。因为在天寒地冻浓霜似雪的三九严冬,只要是无风或逆风,就必然要上岸拉纤。一拉纤,我就再也不觉得冷,特别是踩在因冻得坚硬而发出悉悉索索声响的泥土上,顶着溯风用力拉后,没过多久就会觉得浑身汗涔涔,时间一长还会热得脱衣裳。然而,那种解脱寒冷的办法却完全是建立在消耗自己体力基础之上的,其对身体的伤害也是长远的。我如今每逢阴湿天就浑身筋骨酸痛疲惫乏力,很大程度上与青少年时仗着年轻与好胜,在农村忘我劳作所造成的肌体劳损有关。
如今,随着社会的飞速进步与发展,当年的摇船拉纤早已走进了历史的迥深。见惯了轮船、汽车、动车、高铁和飞机的年轻一代甚至根本想象不出摇船拉纤的艰辛,甚至还将划船看作是一件有趣的娱乐活动。因为在公园的湖塘里,与家人们一起坐上小船,然后荡着双桨缓缓地前行确实一件甚为开心愉快的事情。然而,摇船拉纤与此相比却根本是两件不同的事。
毫无疑问,每天套着纤板弯着背用劲拉着一条船步行几十里,几天下来行走上百里,一次次往地返于常熟与上海之间是极其辛苦劳累的,一路上栉风沐雨餐风宿露真的是吃没好吃,睡没好睡,甚至睡觉时还要竖起双耳保持着警惕。然而,不管有多么艰难困苦,我还是走过来了。不仅走过来,而且这样的经历还成为我这一生中所拥有的精神财富之一。因为,在我离开农村之后几十年的岁月里,虽然也常常遇到这样那样的脏活苦活和累活,但事实上没有一件比套着纤板弯着腰低着头,咬紧牙关拉着纤绳往返于常熟与上海之间苦。正因为这样,在别人眼里属于很累很苦的活,在我的眼里就再也不当回事。也正因为这样,我与妻结婚后,虽然风风雨雨一路走得很艰辛,但却如“芝麻开花节节高”走得很好。
所以,年轻时经历点艰辛吃点苦,并不是一件绝对不好的事情,长远来看,甚至还是一种不可多得的财富。

9

主题

2

好友

1656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0-19 14:42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字太多,就看了个总结……………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3

主题

0

好友

4214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0-19 19:29 |显示全部楼层
10吨,当时是大家伙了。生产队应是较富裕的了

0

主题

1

好友

717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0-20 00:19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一般人做不来!毅力强大!多谢分享这些宝贵的经历!作为晚辈要向你学习!

 来自: iPhone客户端

38

主题

1

好友

1655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0-21 10:12 |显示全部楼层
tbwjiang 发表于 2017-10-20 00:19
一般人做不 ...

非常感谢。我们互相学习。

38

主题

1

好友

1655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0-21 10:17 |显示全部楼层
5120 发表于 2017-10-19 19:29
10吨,当时 ...

是的,那时候我所在的生产队是挺富裕的。

7

主题

2

好友

4167

积分

土人Rank: 2

发表于 2017-10-21 23:18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向你致敬!我虽无经历过纤夫,但見过,与描述的一样。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7

主题

0

好友

3136

积分

咕噜Rank: 3Rank: 3

发表于 2017-10-22 12:24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小辈学习了,听大人讲过▽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38

主题

1

好友

1655

积分

大咕噜Rank: 4

发表于 2017-12-9 10:19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大家。

7

主题

5

好友

2407

积分

咕噜队长Rank: 5Rank: 5

发表于 2017-12-10 10:23 |显示全部楼层
小时候走亲戚(跑亲眷),坐村上阿公摇的水泥船,带亲戚家的礼品就是自家扎的扫把,读楼主文章倍感亲切,仿佛回到炊烟袅袅的孩提时代........

39

主题

0

好友

2175

积分

初级守卫Rank: 6Rank: 6

发表于 2017-12-19 20:33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我父辈级的,确实那时很苦的,一次上海运回来的有时是生活垃圾,有时是黄粪,行灶烧饭吃香,不过那时也担心船上人顺手牵羊的,叫“脚踏平几,三分贼气”
请遵守常熟零距离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