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起/展开
查看 13453 回复 1

老陈

[复制链接]

7

主题

0

好友

67

积分

小野人Rank: 1

分享到:
发表于 2019-4-25 18:31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老陈是我小区门卫的同事之一,六十多岁的年纪,行走之间丝毫没有木纳呆板的举止。平时不大多讲咸话,但一提起当年艰苦創业的生活往事时,随即神釆奕奕,劲头十足。言语中不乏带有夸张牛皮的成份,但纵观他的最后成果,确实有农村人中少有的精明,强悍,甚至有几分狡黠和奸诈。
老陈是冶塘大河个只角里人。二十多岁是生产队里好劳力,样样农活拿得起放得下。但使他寒心的是;尽管家中有他小夫妻俩和父母四个壮劳力,。另外只拖一个妹妹和一对儿女,但生产队二,三毛钱的一个劳动日,到年底全家仍是退资户。家徒四壁,袋袋里挖不出一分洋钿,新年过的冰清冷水。这样的处境,逼使他想方设法要改变现状。那时乡镇企业刚开始发展,冶塘大多是窑厂,小水泥厂,建筑队等企业。职工工作都是苦累差的搬砖,拌水泥石子的苦差使,老陈无背无景,可是象这样苦累脏的活计也轮不到他。然后仍是心有不甘,从熟人的谈话之中发现了商机。他不声不响地到苏州买了辆破旧的三轮板车,来到了冶塘建筑队在苏州的施工工地上,那时少有汽车,建筑物资大都有轮队或机帆船运送到就近工地的河边。但河边至建筑工地往往还有几百米的距离。老陈得知的信息就是晓得建筑站缺少这样的短驳的临时工。讲好价钱就开拖,那时候都是烂泥路,千把斤宽点的一车货物,轮胎陷到烂泥里,每朝前蹭一步都要付出许多艰辛的汗水。但一想到每天有五元铜细进帐,与生产队近乎有二十倍的收λ,老陈心中乐此不彼。但到月底到公社建筑站结算工资时,管理人员称工资己被生产队接收,你只能拿个二成头。巨大的落差使老陈感到委屈,我又不是乡镇企业职工,不看见我起早摸夜地干,凭啥我也拿二成头?逐撂挑子,转移到平时留心的其它县市的建筑工地上,讲好现钿现甩,且和现在的夜搬运一样,这里做几天,那里做几天,生产队没啥郎去结算他的工资。所以后来的收入,几乎一分不漏地都藏进了他的口袋里。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6

主题

0

好友

54

积分

小野人Rank: 1

发表于 2019-5-20 10:05 来自于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wjr坚韧 发表于 2019-4-25 18:31
老陈是我小 ...


 来自: Android客户端
网络不是法外之地,法律底线不可逾越,网民应遵纪守法,不造谣传谣,文明互动,理性表达,共建诚信健康网络环境。

法律声明| 隐私保护| 联系我们| 关于我们| 手机版| 招聘精英| 广告投放| 注册找回账号
商业合作、广告:0512-52873733 QQ:1256191919 广告联系请点击 QQ:3603476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其他咨询 QQ:2798610337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